第五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看着莫里斯此刻的笑脸,两个裁决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战。[*****$*****]*低下头,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看住他,治好他,别让任何人知道。”莫里斯似乎没有察觉到房间内气氛的变化,愤怒与失望在眼底交替浮现,笑容却变得更加完美。

  “是。”两位裁决者领命,小心地抱起金,飞快离去。

  看着再次空下来的屋子,莫里斯的笑容渐渐沉寂:如果雷哲胆敢不乖,就别怪他给费洛雷斯家族送上一份大礼了。

  墙边的圆桌上,放着只余四分之一的残酒——内比奥罗,不知是哪个手下替莫里斯收进屋的。

  莫里斯翻出水晶杯,将红酒注入,大口咽下。猩红的酒液顺着食道涌入身体,令人不适的冰寒和酒精一起顺着血管淌入四肢百骸,连情绪也一道冻结,当酒杯放下,莫里斯的眼中已经褪去种种情绪,只余理智的平静。

  再度将酒杯斟满,莫里斯漫不经心地小口品着,开始认真思考一个问题——雷哲·费洛雷斯为什么要这么做?

  两兄弟串联起来演戏?

  没必要,之前所发生的种种事对雷哲几乎只有害处没有好处,除非他想借机把自己骗出去杀掉,但结果明显不是这样。

  利用战争给自己进阶?

  先任由弟弟叛国投敌,给自己制造建功的机会,接着借追捕金·费洛雷斯的机会放倒玛丽,然后再找机会慢慢弄死,那他就能借着玛丽为帝国牺牲的荣耀光环,稳步继承子爵之位了。但如果是这样,他就该杀了金这个重大隐患才对。

  身为混沌教派来的奸细,不愿金·费洛雷斯这个人才就这么牺牲?

  那他为什么要帮尼德兰赢取这场战役?想要洗白真正成为雷哲·费洛雷斯,或是,为了更大的利益?雷哲之前的很多行迹都非常可疑,似乎的确是一直在为某种目标而奋斗……

  “左右摇摆中的奸细或是城府极深的阴谋家吗?呵。”

  裁决长端起杯,将最后一点酒喝干净,俊美的脸庞上只余淡漠:“拭目以待,你的演出。”

  而那位奸细兼阴谋家,呼呼大睡到第二日中午才从床上爬起。没心没肺地啃完一大堆食物后,带着点小期待打开了人品面板。

  一夜过去,人品喜闻乐见地涨到了666,而人品面板上的评价也有了变化——“拿什么来拯救你,作死的蠢胖?”

  咦?终于不说我春心萌动了吗!

  雷哲挠挠头,有点意外也有点小愉悦,误会总算解除了,天天被这么提醒,要是一不小心真萌动了怎么办?

  关注点根本完全错误好吗!也许连面板都看不下去了,当即改了评价,这次的评语言简意赅,只有两个字——“呵呵。”

  “诶?”

  蠢胖茫然地瞪了评语半晌,最终决定……不管它。

  雷哲收拾整齐,出了门拖着瘸腿直奔玛丽房间。

  玛丽依旧昏睡着,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雷哲担忧着,却也不厚道地暗暗舒了口气,他还真怕玛丽昨晚就醒过来,那样莫里斯就会知道所谓的让玛丽让出领主之职纯属胡扯,完全不敢想象莫里斯意识到自己坑了他时的情景啊……

  “大少爷,按照子爵大人之前定的计划,今天就该撤军了,您看……”亲卫的声音打断了雷哲的沉思。

  “哦,那就……我去问问裁决长的意见吧。”雷哲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听听莫里斯的意见。

  雷哲起身,转头又一瘸一拐地去了莫里斯的房间。这次他倒没被拦在外面,很容易就进去了。

  晨曦中,莫里斯站在窗前,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亲切又温和。

  雷哲差点被闪瞎了眼,一瞬的惊艳后是掩不住的心虚,他别开视线,就像第一次发现那制式的凳子有多吸引人:“亲卫说,该撤军了,我看来问问你的意见。”

  “你决定就好。”莫里斯的声音像兄长那样包容又柔和,鼓励着雷哲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听得雷哲耳朵都红了。

  雷哲有些不自在地挠挠头,将此归功于昨晚的救命之恩:“你觉得我们现在撤回安全吗?”

  “当然安全。”莫里斯笑着说,如果雷哲对莫里斯足够熟悉就会发现,莫里斯的此刻的笑脸根本就是官方表情,不带任何感情。

  但这蠢胖只是粗神经地点点头:“那好,我们就撤回去吧,到时候就能让主教给母亲看看了。”

  “你不怕主教看出问题?”莫里斯似笑非笑。

  “啊……那个啊,走一步看一步吧。”雷哲心虚垂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