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你救了我?”先开口的是金,他坐在囚椅上,彬彬有礼地微微颔首:“无论如何,谢谢。**********请到看最新章节******”

  没了那些歇斯底里,无可否认,金的嗓音还算动听。但莫里斯只是表情淡漠地看着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我猜,我这伤的治疗时日必定不会短,方便告诉我距离那可怕的一夜已经过去了多久吗?”金眨眨眼,态度就像一个友好的访客。

  聪明,冷静,而且懂得审时度势。莫里斯有些惊讶,那夜的金表现得简直就像个神经质的暴徒,和现在这副模样简直天差地别。所以说……

  “也没用多久,考虑到你是尼德兰子爵的儿子,我们给你提供了相当不错的治疗条件。”莫里斯笑笑。

  “想用我这个污点来给尼德兰子爵定罪?”金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在我的脸已经完全无法辨认的前提下,这可不是什么好选择。”

  担忧,警惕以及一点点恼恨,所以,不是玛丽。莫里斯不动声色地将金表情中传达的讯息分析完毕,拎出另一个关键词继续试探:“事实上,比起给尼德兰子爵定罪,我更倾向于给雷哲·费洛雷斯定罪。”

  瞬间,金的脸就疯狂地扭曲成一团狰狞的皱皮:“哈哈哈,没想到我的好哥哥也有这一天。他跪着求你将这一切掩盖过去的时候是多么卑微啊,他肯定做梦都想不到你背后还给他准备了这么一手吧?我真想……真想看看他知道你背叛了他时的表情是什么样!”

  好吧,结果出来了,是因为雷哲。莫里斯并不意外这个结果,但他很好奇为什么金对雷哲的恨意会如此之深。

  “萨克雷跟我说过,你是一个很优秀的骑士,就算没有继承权也完全无损你的前途。”莫里斯眯起眼:“我想区区继承权问题,完全不值得你在暗害兄长的恶行暴露后,还冒着被抓捕危险继续进行报复。”

  “暗害兄长?”金轻笑一声,然后猛地嘶吼起来:“是他害我,不是我害他!”

  于此同时,荣耀骑士团。

  埃勒,曾经的小扈从,新晋的骑士大人,往墙边一靠,像往常那样将自己彻底隐入背景中,静静地听取着那些贵族少爷们的讨论。

  “嘿,听说尼德兰子爵在战场上中毒昏迷了。”

  “那可就便宜雷哲·费洛雷斯那胖子了,等子爵一死,他可就是尊贵的子爵大人啦。”

  “说不定子爵那毒就是他下的,我可听说,异教徒是通过密道袭击的子爵,尼德兰城堡的密道,可不是人人都知道的,谁知道真相是什么样。”

  “不至于吧……就费洛雷斯那蠢样,也能玩儿出这么高级的计谋?”

  “好像,确实,不太可能。哈哈哈……”

  “哈哈哈……”

  埃勒冷眼看着笑成一团的几人,唇角扯出一个讥讽的弧度,曾几何时,他也是这么看雷哲·费洛雷斯的,一个嫉贤妒能的胖子,一个空有身份的废物。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埃勒永远不会忘记,骑士团撤离的那夜,雷哲是怎样用自己的武器将毫无防备的金砍得昏死过去,然后威胁自己给金补上一剑,将他的尸体丢到黑水荒原去喂狼。

  那时他几乎吓呆了,但他还是屈服在了雷哲的威逼利诱之下,给金补了一剑,然后将他丢到黑水荒原。但他没有杀死金,那时的他依旧愚蠢地相信着,雷哲是个除了嫉妒心比谁都强外一无是处的废物,所以他给自己留了条退路。他给金处理了伤,然后将人放置在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而不是狼群的聚集处。

  他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雷哲远比他想象的更加阴险狡诈。在雷哲的强令下,和金一样金发黑眼的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