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但同样的,没有人该为别人的错误承担代价。*******$******明显,现在的这个雷哲和那个陷害幼弟的卑鄙之徒不是同一个人,不然那晚他就该给金再补一刀,而非冒着得罪自己的风险竭力留他一命。

  脑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那只肚皮软软的胖仓鼠,如果雷哲知道他辛苦救下的人对自己怀有怎样的执念的话,大概会郁闷得蜷成一团嘤嘤哭泣吧。

  莫里斯在恼恨之余,都忍不住要可怜他了:那家伙还能更倒霉点么,冒充谁不好,非得选雷哲·费洛雷斯这么个猫嫌狗憎的废物少爷。居然还敢背着自己救人,嫌被坑得不够惨吗?简直蠢哭!

  金望着莫里斯缓缓变化的神色,有些惊讶,没想到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莫里斯也会流露出这样柔软的神情。

  莫里斯很快注意到了金眼神中的探究,他深吸一口气,压下那些无谓的情绪。他需要以一个绝对中立的身份来处理这件事,这是他身为裁决长的义务和责任。

  “我无意阻止你享受复仇盛宴,我在乎的是你的盛宴对教廷和帝国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莫里斯凌厉的目光锁定了金,明确地警告着他若保持缄默必将招致某种并不美妙的后果。

  好在金并不介意回答这个问题:“我接下来的计划,对教廷和帝国并无妨害,准确来说,还有不少好处。”

  金的样子看起来并未说谎,莫里斯本该舒一口气,可事实上,他却更加警惕。如果对雷哲的复仇能惠及教廷于帝国,那就只能说明,在不久的将来,雷哲很可能不仅要面对金的报复,还将面对教廷与帝国的迫害。

  那金的报复计划到底是什么?看他之前表现出的态度,好像并不觉得自己身陷囹圄会对计划产生多大影响,似乎只要有玛丽昏迷这个前提在,这一切就能顺利进行下去。但玛丽之所以会昏迷不醒都是因为雷哲的技能,为什么金会知道?还是那蠢胖子还有事瞒着自己?!

  莫里斯压下心底那不合时宜的气恼与担忧,摆出一张幸灾乐祸的笑脸:“如果我没理解错误的话,你的盛宴已经呈上前菜了。雷哲·费洛雷斯一定想不到,他正面对的那些……会是拜你所赐。”

  金的眼睛猛地亮了,迫不及待地追问:“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莫里斯挑眉。

  金没有任何犹豫,他开口道:“我愿意用情报和你交换,身为异教徒的顾问,我可是接触到了不少混沌教的机密。而身为尼德兰子爵的亲子,我同样掌握着为数不少的机密。”

  莫里斯不为所动:“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先说一部分来听听。”

  金淡淡道:“异教徒的统帅昆尼尔被怀疑与教廷勾结,回去后很可能会被问罪。”

  莫里斯心下一惊,面上不动:“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金笑得无辜:“因为那就是我告发的,要不是被逼到绝路,他又怎么会舍得放我回城堡为他偷盗情报?”

  莫里斯皱眉:“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金一字一句地开口:“我要雷哲现在的情况。”

  莫里斯:“没问题,我派了人去监视他,并做了详细记录,今天的还没到,我可以将他昨天的给你。”

  “多谢。”金礼貌地说道,但他的眼神却是截然相反的热切与狰狞。

  很快,莫里斯将一张羊皮纸亮在了金的眼前……

  从锁子甲事件起,莫里斯就一直怀疑雷哲并非真正的雷哲·费洛雷斯。而雷哲那些五花八门的奇怪技能,更是为这种猜想提供了可行性上的有力佐证。随着两人相处的时间增长,这个答案越发清楚明晰。唯一让莫里斯犹疑不定的,是玛丽这位亲生母亲一直以来表现出的宠溺态度。

  但现在,靠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