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虽然答应了雷哲要帮忙,但并不意味着莫里斯会无原则地庇护他,他不会让无辜者背负他人的苦果,但也不会容许犯错者逃脱应有的制裁。***[****$****]**

  莫里斯补充道:“但我的帮助有一个前提,你必须保证,等玛丽苏醒后,你会履行承诺,用技能控制住她,直至她卸任领主。”

  雷哲麻利点头:“可以。”

  他会乖乖履行承诺直到离开这个世界的,但要是他穿回前玛丽还没被免除了领主之位,那就不是他的错了。

  “你是不是在打什么鬼主意?”莫里斯眯起眼:“我想你应该清楚惹了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我向光明神保证,我会尽心尽力履行承诺。”雷哲发誓发得很有底气。

  “能跟我详细描述一下你将用来控制玛丽的那个技能吗?”莫里斯虽明智地心底存疑,但很遗憾地疑错了方向。

  雷哲解释道:“这个技能的效果是——瞬间消除他人的伤害意图,身体强制陷入脱力状态12小时,身体恢复速度 10%。但这个技能有个副作用,那就是可能会激起好人的怜悯之心,或者鬼畜的凌虐之心。”

  从前的诸多痕迹在莫里斯脑中迅速串联,一直盘桓于脑中的某些疑惑迎刃而解。莫里斯笑了:“原来那么早以前你就向我展示过你的能力了,你这个技能还挺好用的。”

  “是啊。”雷哲也想起当初的事了,他顿了顿,补充道:“对了,我给罗伯特喂神耀剂后也用过这个技能,他那会儿一直昏睡,应该没什么感觉,不过要是他意识到了什么,还得麻烦你帮我圆一下。”

  “好。”莫里斯的眼中又多了两分温度:“找药的事我会全权负责,你只要尽力保证玛丽和你自己的安全就好。那个报复计划既然是要针对你,就必定需要有人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你最好抓紧时间清理一□边的人。”

  雷哲肃色道:“明白,多谢。”

  莫里斯回到裁判所,再度走向关押金的密室。

  负责守着金的是那晚把他背回来的两位——埃文斯和马克。他们和罗伯特一样,是只属于莫里斯的人,不客气地说,如果莫里斯改投混沌教,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跟着叛逃。关于金的事,莫里斯从不避讳他们。

  “大人。”两人躬身问好。

  莫里斯在他们身上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酸臭味道,如果没闻错的话,那应该是……

  “发生了什么?”

  埃文斯解释道:“半个小时前,金·费洛雷斯忽然开始抽搐和呕吐,我们怕他被呕吐物呛死,就进去处理了一下。看他的症状应该是‘神之吻’上瘾,但我们没给他药,只是给他换了个姿势重新绑好。”

  “做得好。”莫里斯点点头,吩咐道:“马克,我记得上次我们从异教徒手里缴获的‘神之吻’还有剩,你去拿点来。”

  马克点头应是,两分钟后,一个红色的小瓶被交到了莫里斯手上——神之吻。

  “神之吻”是种毒药,由异教徒从混沌之域特有的仙人掌中提取制成,麻醉作用很强,并能给人以强烈的欣快感,极易上瘾。当毒瘾发作,受害者可谓是予取予求,用来控制或逼供简直再方便不过。

  莫里斯冷笑着看了眼手中“神之吻”,走进了密室。

  密室里还残留着呕吐物的酸臭味,金被四肢大张地绑在金属床上,趴成大字,脑袋垂在床外,惨白的脸上全是冷汗,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身体抽搐着,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嘶吼声,就像一只痛到极处,只能哀哀嚎叫的野兽。

  半个小时,足以令任何一个瘾君子在生理的渴求下,崩毁成只会追逐本能的野兽。

  莫里斯站在金的面前,打开了瓶盖。

  惑人的甜香味散发出来,金猛地抬起头,那双湛蓝的眼底燃烧着焦灼的渴切:“给我……求你。”

  莫里斯清楚,现在不管他要什么,金大概都会悉数奉上,只为自己手中的小小药剂。

  莫里斯一语不发,将“神之吻”直接喂了一半进金的嘴里。

  身体的痛苦被迅速缓解,迷幻的舒适感席卷全身,金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沉浸在“神之吻”的快感中,整个人都洋溢着虚幻的幸福气息。

  莫里斯并不喜欢趁火打劫这种审讯方式,就像他不喜欢纯粹的酷刑,屈打成招固然有效,但招出来的往往会是审讯者期待的答案,而非真相。

  他更喜欢在给予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