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1/2)

加入书签

  莫里斯找到雷哲的时候,雷哲正在跟人品面板较劲。******请到看最新章节*****

  面板上的评语打从他和莫里斯坦白后就从“呵呵”变成了——“傻人有傻福的蠢胖,随时准备着抛弃忠犬的负心汉。”实话实说得完全不能忍!

  于是,莫里斯一翻上雷哲的阳台,就看到这货正对着空气喋喋不休。

  “你的功能难道就只有吐槽吗,啊?!跟别人家鸡蛋主神啊,剑三面板啊什么的学学行不行,别人都在兢兢业业地缔造传说,你特么却是在兢兢业业地玩弄宿主!作为系统你这么坑爹你家里人知道吗?

  听哥一句劝,逗比这种路线真的不适合你,评语里来点对形势的总结,对未来的预估多好?每次都这么直戳膝盖,真的很不利于和谐!

  还有,话不能乱说,咱俩熟归熟,乱说话哥一样告你诽谤,忠犬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咳咳……”近在咫尺的咳嗽声打断了雷哲。

  雷哲一扭头,脸色顿时涨得通红:“莫…莫里斯,你怎么又来了?”

  “来得不巧?”莫里斯彬彬有礼地道歉:“刚好赶上你发病真是不好意思……”

  “哪儿能呢。”雷哲干笑:“裁决长大人您特地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刚刚得到一些新的消息,特地来告诉你一声,金的情人是关键人物,她手上掌握着某些能至你于死地的信件,你最好尽快把人找到。”

  “金的情人?”雷哲皱眉:“好的,我回头就找庄园的人问问。但我估计庄园里问不出什么来,毕竟那两兄弟都只是偶尔回庄园。主要还是得找荣耀骑士团的人,那个扈从埃勒可能知道,不过一时半会儿他也赶回不来。对了,还有个人,他最有可能知道……”

  莫里斯也很快意识到了:“你是说杰克?”

  “对。”雷哲点点头。

  “你去问还是我去问?”莫里斯征求意见。

  “鉴于他的嘴硬程度,还是我去吧。”欺负熊孩子颇有经验的雷哲当仁不让。

  “那我们现在就走,早点解决早点安心。”莫里斯一想到金那时的神态就隐隐觉得不安。

  “嗯,我去跟亲卫吩咐一声就走。”

  雷哲麻利地安排好人照顾玛丽,就迅速动身了,但谁都没想到,当两人回到神殿,等待在那里的却是一个糟糕至极的场面——裁判所空无一人,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

  “什么情况?”雷哲诧异地看向莫里斯。

  “问个人就知道了。”莫里斯转头看向一旁的大道。

  雷哲诧异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道,不知道莫里斯什么意思,但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五秒后,一个穿着裁决者制服的年轻人驾着马车出现在了道路末端。

  很快,马车抵达了眼前。

  “裁决长大人。”年轻人翻身下车。

  “怎么回事?”莫里斯面色不善。

  “地牢被人打开了。”那人垂着头,解释道:“因为马克之前把能带走的人全都带走了,结果裁判所里人手不足,囚犯们大多都逃了出去……现在大家正在尽力追捕。”

  “被谁打开的?”莫里斯眼神凌厉。

  年轻人打了个哆嗦:“我不知道。”

  莫里斯瞬间黑了脸:“地牢的守卫呢?”

  那人又哆嗦了一下,弱弱地解释道:“都中了毒,昏过去了。我刚刚把他们都送去教堂了,才回来,更多的情况您可能就得问别人了。”

  “地牢里还有囚犯留着吗?”雷哲插嘴道。

  那人点点头:“有,有一个死囚留在囚室里没跑,但他什么都不肯跟我们说。”

  不等莫里斯发话,雷哲直接命令道:“带我去看看。”

  子爵继承人这个名号还是很有用的,那人应了一声,带着人就往地牢走去。

  怕这位费洛雷斯大少一会儿无功而返,面子上过不去,这位给雷哲做起了心理建设:“那人犯的是杀人罪,叫约翰,您大概也听说过他,就是那个杀了自己老婆给兄弟报仇的家伙。他是自首的,本就存了死志,什么都打动不了他,嘴非常硬,问了半天还是一声不吭更没听到似的……”

  说话间,一行人终于到了那人的囚室外。

  看见来人,传说中嘴非常硬的家伙抬手就冲雷哲打了个招呼:“哟,费洛雷斯大人。你从战场上回来平安啦。”

  带路的小伙子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这什么情况?主动打招呼不说还一脸笑容是什么节奏!说好的油盐不进呢……

  “你好,约翰,多谢记挂。”雷哲颔首回礼:“刚刚发生的事你能跟我说说吗?”

  “当然。”约翰很爽快地回答道:“大约五十分钟前,一个大概只有十一岁的少年直接过来把牢门给打开了,然后让我赶紧逃。我没理他,他就直接走了。那少年穿着囚服,偏瘦,灰发褐眼,脸上有雀斑,尼德兰本地口音。”

  不止说了,还说得超级详尽啊!小伙子瞪圆了眼,几乎要怀疑自己眼睛和耳朵

  了。

  “多半是杰克。”雷哲很快根据描述得出了结论,他看向莫里斯:“可惜还是不知道是谁给守卫下的毒……谁会挑这种时候来救杰克呢?如果真想救人,趁着我们在尼德兰城堡那边的时候不是更方便?”

  莫里斯眼神一凝,显然是想起了什么。连话都顾不得跟雷哲解释一句,转身往外奔去。

  雷哲愣了一下,赶紧跟上。

  唯有那个带路的小伙子依旧保持着目瞪口呆的造型站在原地,好半晌才扭头看向约翰,问道:“明明之前谁问你都不理的,为什么费洛雷斯一来你就……你跟他有交情?”

  约翰笑笑:“事实上,是我单方面欠了他很大的人情。”

  “啊?怎么可能。”小伙子再度呆住,一个死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