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回裁判所的路上,稍微冷静下来了点的雷哲不可避免地向莫里斯问起了金和多丽丝的事。**********请到看最新章节******介于现在雷哲所处的危险境况,莫里斯没有隐瞒,将他掌握的相关情报,和心中猜测全部告诉了雷哲。

  ……

  “所以说,达利·费利佩是冤枉的?”摇晃的车厢中,雷哲的表情有点僵硬。

  “考虑到多丽丝的身份,很有可能。”莫里斯淡淡道。

  “也就是说,他要不是在我的建议下,动用权势去给自己制造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他根本就不会有事?”想到这一点,雷哲难免有些内疚。帮完被告帮原告,达利还真是被他给坑惨了。

  “说起来,达利倒是从头到尾都在喊冤……可惜就算是他的盟友也没相信过他。”雷哲抽抽唇角,有点羞惭:“想当初我还抱怨过别人以貌取人,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没想到一转眼,我也成了以貌取人的肤浅之徒。”

  “你也许是因为长相才武断地认定他有罪,但我可不会。我之所以一开始就认定他为罪人,是因为这种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不过前几次他都暗中用钱摆平了而已。”

  莫里斯冷哼一声:“大概费利佩那时本也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不然他只需要实话实说就可以了,一直态度嚣张地反复说他是无辜的可不能算是为自己辩解。要是心中没鬼,他又何必听从你的建议特地去制造人证?”

  听莫里斯这么一说,雷哲那点小内疚立马烟消云散,转而关心起自己来:“你说金为什么要指使多丽丝去诬告费利佩?”

  “大概和我一定要将你扯进‘费利佩案’的动机一样吧。”莫里斯想起自己当初干的事,也有点赧然:“等费利佩被证明无辜,再曝出你们的关系,到时候你就戴定滥用职权助纣为虐的帽子了。”

  “我总觉得……他的目的不止这个。”雷哲皱眉:“原身的名声本来就够糟糕的了,就算再差点又怎么样呢?反正费洛雷斯能进裁判所靠的也不是名声,而是子爵继承人的身份。这点攻击根本就不痛不痒,他的目的要真的只是败坏名声,还不如直接诬告我来得快呢。”

  “确实……”莫里斯也深思起来:“他一定还有其他目的。”

  “哎,要是继承了原身的记忆就好了。”雷哲忍不住第一千零一次感叹这个问题。

  说话间,莫里斯和雷哲已经抵达了裁判所。之前的动乱已基本平息了大半,而车夫劳德,就巴巴地蹲在门口,忐忑不安地等着被提审。

  “走吧,我抱你下去。”雷哲主动弯下腰照顾伤残人士:“当然,你要嫌丢脸,用背的也行。”

  莫里斯的回答是一脚把他踹下了马车。

  雷哲委屈地捂着屁股,默默吐槽:残废还这么鬼畜,简直不科学!

  莫里斯将两只链枷的手柄对接,一柄手杖就这么制造出来了。他以手杖支地,即使腿脚不便依旧酷帅得令人无法直视。

  莫里斯无视想要搀扶自己的雷哲,带着劳德直接就进了审讯室。

  等雷哲进来关上门,莫里斯已经找了张椅子坐好,开口直奔主题:“说吧,那个女人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找上你的,又做了些什么?”

  劳德垂着脑袋交代道:“大概是下午两点的样子,我刚送完一个客人到白桦大街,就是裁判所后门那条,就被那个女人叫住了,她给了我一个银币,说她有急事,需要我迅速送她到好几个地方。我、我看她一个小姑娘,柔柔弱弱的,没多想就接了这个活儿。父神在上,我真不知道她有问题啊,不然…不然就算她给我一个金币我也不会载他。”

  显然劳德在等待的时间里,已经好好考虑过供词了,一番话虽然说得结结巴巴,但也算调理清楚:“我先是送她去了趟莫得村,看着她进了一间红瓦白墙的普通民房,我看到有人跟她打招呼,那应该是她家。她在屋里耽搁了大概两分钟就匆匆出来了,手上拿着个布口袋,有点大,我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然后他就让我送她去了驿站,她带着包在驿站里耗了可能有十分钟吧,等她从驿站出来的时候,手里还是拎着那个布包,至于里面的东西少没少,我可看不出来。最后,她叫我送她去芬德尔,好在半路就被您给追上了,真是父神保佑。”

  “那布包是什么花色,大概多大。你抵达她家是什么时候,到达驿站又是什么时候。赶路途中那女人做过些什么,和几个人打过招呼,又说了些什么?”莫里斯追问。

  劳德赶紧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个干净:“那布包是最普通的黄色亚麻布,大概有这么大吧。因为她一直在催,所以我车赶得很快,花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她家,去驿站的时间稍微长点,用了十五分钟左右。我没看到她主动和谁说话,也就是进家门的时候遇上过邻居跟她打招呼,她也只是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