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这火不会烧到我身上吧?”雷哲满脸冤屈:“我又没真把信给他,口信这种东西可不能当证据用,撑死我也就是个资敌而已,还只资了两个银币。”

  莫里斯睨他一眼,淡淡道:“放心,这火不回烧到你身上。”

  见莫里斯态度笃定,雷哲不免愕然:“为什么?”

  莫里斯表情淡漠,抬手轻抚雷哲狗头:“因为裁决长是我。”

  简直帅哭!雷哲忍不住捧心感叹:能及时抱上这位的大腿实在是太好了,要不等这档子事发,自己的下场完全可以想象--被莫里斯裁决长当成内奸收拾什么的,不能更虐。

  “虽然这件事我可以替你压下,但我怀疑,这是个序幕而已。”莫里斯收回手,看向不知名的远方:“恐怕,金的的计划,已经启动了。”

  头顶的温度撤离,雷哲忍不住抖了抖:“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局的啊,这线也铺得太长了。”

  “所以你最好仔细回想一下你到底干过哪些蠢事。”莫里斯郑重警告。

  “如果你对蠢事的定义是乐于助人的话,我大概只有躺平待宰了。”雷哲无辜耸肩:“不如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如果你是金,你会怎么向我复仇。”

  “我的方法未必就是他的方法。”莫里斯皱眉。

  雷哲笑笑:“按照抵挡狼牙棒的水准来打造盔甲,就算真正临身的杀招是匕首,那又有什么要紧呢?”

  莫里斯勾起唇角:“我是不是该为你对我凶残程度的肯定表示荣幸。”

  雷哲立马摆出贵族式假笑,颔首道:“不客气。请务必毫不留情地开始考虑如何弄死我这个问题吧。”

  莫里斯沉吟片刻,逐渐带入金的角色开始了陈述:“如果我是他的话……”

  几天后,神殿暗室中,四位身份贵重的大人物悄然聚首。

  “诸位在这些日子里,都向我打听过某些事,我想,大家手上应该都捏着一封信,是么?”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没错,那信上说,已经把雷哲·费洛雷斯勾结异教徒的证据寄给您了,不知您可有收到?”

  “收到了。我特意请诸位过来,也是为了这个。”苍老的声音继续道:“你们看,这就是证据。”

  “这是……费洛雷斯以尼德兰情报为筹码,要求异教徒配合他行事的信?”一个奸猾的声音笑道:“这倒是印证了最近的那条流言,费洛雷斯迫不及待要当子爵,于是下手暗害了玛丽。”

  苍老的声音询问道:“你们觉得这证据是真是假?”

  “这字体看起来确实像是雷哲·费洛雷斯的,印信也像。”一个浑厚的声音说:“但,就我对费洛雷斯的了解,那家伙可没这么大魄力。勾结异教徒就为了早点继承子爵之位?明显弊大于利,就算异教徒帮他堆砌再多的功劳也敌不过事情败露后的风险,自毁天骑士靠山这种事正常人都不会干,除非玛丽已经准备废黜他的继承人身份了……”

  “应该不会。”苍老的声音道:“玛丽送费洛雷斯来神殿解毒的时候,表现出态度明显是很溺爱这个儿子。”

  “证据的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玛丽的毒到底能不能解,如果玛丽能实力完好地苏醒,那么这信上的一切就都是狗屁。”奸猾的声音嘿嘿一笑:“但如果玛丽的毒解不了,那这信上写的就算是狗屁也能置人于死地。”

  “这倒是符合你们裁判所一贯的风格。”那人浑厚的嗓音里不无嘲讽,欺软怕硬,哼。

  “证据先不谈,这信上还说,他陷害弟弟金·费洛雷斯,利用裁决者的身份为奸细传递消息,收买民心意图不轨,你们怎么看?”苍老的声音询问道。

  “雷哲·费洛雷斯一直都很嫉恨金。”浑厚音点点头:“金倒是挺爱护这个哥哥,要说费洛雷斯陷害金,确实有可能。”

  “费洛雷斯确实有帮助囚犯,要说传递消息也说得过去。”圆滑嗓道:“至于收买民心,尼德兰谁不知道雷哲·费洛雷斯仁慈的美名呢?”

  “玛丽一个月内到底能不能醒?”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插嘴。

  “基本不可能。”苍老的嗓音道。

  “那就以保护尼德兰子爵的名义将人扣在神殿保护起来,然后开始问罪叛逆雷哲·费洛雷斯。”阴冷的嗓音道。

  “那要是玛丽事后醒来……”圆滑嗓建议道:“要不我们干脆……”

  “我看到那封信前,雷哲·费洛雷斯就已经将子爵接回去了。”苍老的声音说:“而且最近尼德兰庄园一直在鼓吹玛丽的功绩,对她的保护也非常严密。谁敢去动她,那就是众矢之的。”

  “哼,教廷不会是舍不得玛丽这个圣骑士吧?”阴冷嗓道。

  “如果玛丽实力还在,我教廷当然会舍不得。”苍老的声音不紧不慢:“但现在她中了毒,而且很可能再也醒不过来。教廷又有什么理由要放弃尼德兰这块肥肉呢?”

  阴冷声音道:“那好,就这么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