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十五分钟后,裁判所……

  雷哲毫无形象地瘫在座椅里,脑袋后仰着搁在扶手上,一只手垂在椅外左右晃荡,喘得活像只不小心掉到岸上的胖头鱼。

  “没有那个体力就别跑这么急,丢人现眼。”莫里斯鄙视地扫了他一眼,然后起身给他倒了杯红茶。

  雷哲喉结滚动了一下,喘着粗气道:“哈啊……我们的计划……哈……必须得提前发动了。”

  莫里斯眼神一凛,把红茶塞到雷哲手里,转头就走出了房间。

  看到莫里斯这反应,雷哲在最初的愕然后很快笑了起来。

  居然什么都不问就直接去做了吗?莫里斯你还真是……

  当雷哲的红茶喝得差不多时,门再度被打开了。莫里斯走到雷哲面前,淡淡表示:“我已经安排下去了,计划一个小时后发动,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要知道,我们给子爵造的势还没到最高点,提前发动只会增大计划的风险。”

  雷哲将红茶一饮而尽,开口道:“萨克雷收到了一封关于我的举报信,信上面的内容应该和你当初假设的那些差不多。而现在,萨克雷悄悄进了神殿。我想他大概是去问玛丽的伤情的,一旦他确信母亲无治,恐怕立刻就会展开对我的诘责。”

  “只有神殿和骑士团?”莫里斯扬起半边眉毛。

  “我收到情报里的只有这两个。”雷哲抽抽唇角:“金应该不至于像你似的连国王都一起扯进来吧?”

  莫里斯勾了勾唇角:“我关心的是,裁判所会不会有人参与进来?”

  “如果没有人呢?”雷哲紧紧盯着莫里斯:“如果裁判所没人参与,你会去当那个恶人吗?”

  莫里斯果断否决:“当然不会。”

  “……”雷哲的小耳朵立刻无精打采地耷拉了下来。

  “看我不顺眼的人可是很多的,只要我表现出保你的态度,自然就会有人跳出来攻击你。”莫里斯轻抚蠢胖狗头,眯了眯眼:“恶人这种东西,如果没有的话,临时制造一个就是了。”

  小耳朵抖了抖,雷哲扬起头,恹恹告辞:“那么就按计划来吧,我该回去了。”

  看起来还是很失落的样子啊。莫里斯快被雷哲的表情给惹笑了:这家伙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难道是觉得唯有牺牲才能证明感情深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逻辑……呵呵。我家属下还真是越来越蠢了呐。

  “赶紧回去吧,自己多做点准备。你知道的,我只会在不影响教廷利益的范围内帮帮你而已。”莫里斯笑咪咪地又补了一刀。

  “我知道……”雷哲捂着被现实射烂的膝盖,郁卒地离开了。

  莫里斯笑着目送他渐行渐远:雷哲这种蠢蠢软软的生物,欺负起来最有意思了。

  雷哲回到庄园书房,将管家叫来,吩咐道:“给我列一份名单,凡是与我们家交情的贵族都要在上面。”

  “是。”管家没有多问,乖乖回房去整理了。

  见机,一直候在书房里的埃勒凑了上来,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大人?”

  雷哲瞅了瞅埃勒那深埋的脑袋瓜,想了想说:“你是偷偷回来的,明面上的事我不好交给你做,你去继续盯着萨克雷那边吧,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是。”埃勒领命,冲雷哲深深地行了个礼。

  “还有,最近我们庄园这边可能会发生一些看起来不妙的事,你不用管,这都在我计划之中。”雷哲摆出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明白。”埃勒点头遵命,然后迅速地出去了。

  雷哲轻轻舒了口气:嗯,总算把这家伙给打发了。虽然埃勒看起来无比忠心,但总觉得这家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靠谱的气息呢,果然还是别让他参与进来比较好吧。

  管家很快将名单送了过来,雷哲接过名单,开始奋笔疾书……

  “尊敬的xx大人:

  请允许我省去那些应有的客套,风度尽失地直奔主题。

  我想您已经听说最近发生在我与我母亲身上的那件事了,这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又如此迅疾。仿佛一夜之间,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英雄沦为罪人,荣耀化为尘土,牺牲变作笑话,而这一切的原因,仅仅是由于我的母亲,战争的英雄,强大的天骑士,尊贵的尼德兰领主,也许中了种无法解开的毒。

  我不愿浪费时间去痛斥某些人是何等的背信弃义过河拆桥,我更愿意在尚存一丝自由之时,向您这样品行高尚的贵族恳求帮助。

  如果拥有财富注定会招来贪婪者的觊觎,如果身为领主必定会导致弄权者的背弃,如果像我母亲这样的英雄,都能在为保护帝国奉献一切后,遭到如此残酷的对待,那么还有谁能幸免于难呢?

  群狼环伺,如果我们贵族都不能联起手来互相保护,那么还有谁能保护我们呢?今日我费洛雷斯家族倒下了,那么明日又会论到哪家的家主被抓捕,领地被侵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