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当雷哲洗完澡出来,管家先生已经在那里准备已久,左手拎着一副轻盔,右手托着一个化妆盒。******$****

  “等等……那盔甲好像不是我的吧?”雷哲皱眉打量着那盔甲,质地明显比自己往日用的要差很多,上面带着好些擦痕,腹部那里还夸张地留着一个窟窿。

  管家笑眯眯地将盔甲递上:“这的老奴特地从亲卫那里找来的,您快试试能不能穿上。”

  “虽然我能明白你这么干的用意,但我真的不想穿别人的旧衣服,盔甲也一样。”雷哲·娇生惯养·费洛雷斯退后两步,抗拒之意再明显不过:“谁知道那上面沾过什么脏东西啊。而且盔甲穿着又重又不舒服,难道就没别的选择么?”

  “少爷请放心,这盔甲我已经叫人细细洗过了,绝对没有脏东西。还请您暂时忍耐一下。”管家逼近,再度将盔甲递到雷哲面前。

  “我不会穿的。”雷哲撇嘴,坚持道:“你怎么不直接往盔甲上泼血啊,这太假了。让裁判所的那帮老鸟看到,非得笑死不可。”

  “没错,我们会笑死的。”一个声音忽然插入。

  雷哲吓了一跳,扭头看向窗边:“莫里斯,你怎么来了?”

  “反正这场戏都不需要我出面,我就顺便过来看看你准备得怎么样了。”莫里斯跳下窗台,直接坐在了书桌上。

  管家亚尔曼忍不住皱了皱眉,莫里斯果然是平民出身,真是粗鄙。

  “你看我穿什么好?”雷哲看向莫里斯。

  “穿个五六层薄衣服就好。”莫里斯笑眯眯地回答道。

  “为什么?”雷哲迷惑道。

  “那样等你入狱时,就不怕衣服脏了,脏了一件就丢一件。”莫里斯一本正经。

  “……其实你这是在讽刺吧?是吧,是吧?”雷哲磨牙,愤愤反驳:“我又不是不能吃苦,我只是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让自己尽量舒适一点而已。”

  莫里斯挑眉:“啧,贵族。”

  亚尔曼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听闻这个莫里斯对贵族颇为失敬,没想到竟无礼到这种地步。

  雷哲决定无视掉这个愤青,转头对管家吩咐道:“亚尔曼,你还是直接拿件我的轻盔去作旧吧。”

  “可您这几个月身形变化有点大,之前的盔甲都大了一号……”管家为难了。

  “可这正证明了我饱受迫害日渐消瘦不是吗?”雷哲振振有词。

  “哈……”莫里斯不给面子地喷笑出声。雷哲恶狠狠地扭头瞪他。

  管家先生非常识时务地撤了,给这两位眼见就要掐起来的大人留下充分的战斗空间。

  “饱受迫害,日渐消瘦?”莫里斯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得太没形象。

  雷哲委屈道:“废话,从到这个世界起,我就没吃过一顿好的,每次都要嚼很久才能把那些面包咽下喉咙好吗?奶制品的腥味也重得要死。生活简直不能更艰难。要知道我在家的时候……呜呜。”

  嘴巴忽然被捂住,雷哲愕然抬眼,看向莫里斯。

  过于贴近的触感让嘴唇连掌纹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压低的嗓嗓音随着呼吸轻轻吹入耳洞:“有人过来了。”

  雷哲抖抖红耳朵,眨了眨眼,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

  莫里斯这才收回手。温暖的触感从唇上撤离,雷哲别开头,看向门口,偷偷地舔了舔唇。

  来的人是南希,她躬身行礼道:“管家叫我们来给您化妆。”

  雷哲还是来不及发表意见就被她给按平了,算了,既然南希能被母亲派来做自己的贴身侍女,应该是可信的吧。

  南希给雷哲的脸上细细上了层羔羊脂,接着用棉棒沾着一个小玻璃瓶里的液体,抹上了雷哲的唇。

  一股酸味钻入鼻端,雷哲皱皱鼻头,这世界的唇膏难道就这德性?略显猎奇啊。

  接着南希又将那液体倒进杯子里,捧到雷哲嘴边,明显是要喂他喝。

  这下雷哲可没法再沉默了,问道:“这是?”

  南希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还是解释道:“这是醋,能让您的嘴唇变得苍白。”

  雷哲抽抽唇角,我就说这酸味怎么这么熟悉。

  雷哲顺从地喝了醋,又见南希用吸管从一个小瓷瓶里吸了点什么,要往自己的眼睛里滴。

  “这又是什么?”反正已经暴露过一次无知了,雷哲也不介意暴露得更彻底点。

  南希耐心解释道:“这是颠茄汁,能让您的眼睛看起来更动人。”

  “我书读得少,你别蒙我,这明明是毒药吧!”雷哲一把攥住南希的手,说什么也不让她往自己的眼睛里滴。

  “可是大家都在用啊……”南希的表情越见疑惑,她真没料到,自家少爷能为这个一蹦三尺高。

  雷哲正想再说点什么,却忽然感到被人狠狠踩了一教,他侧头,只见莫里斯正冲着自己轻轻摇头。

  雷哲总算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也许在这个年代,身为贵族,用毒药滴眼是再平常不过的

  事,自己刚刚的反应未免太小题大做。但把这玩意儿滴进眼睛真的不要紧吗?他可没有信仰之力护身啊!

  雷哲那一副自己到底要不要英勇就义的挣扎模样实在是太难看,莫里斯叹息一声,插嘴道:“眼睛什么的不用管,毕竟颠茄汁还是有一点副作用的,得不偿失。你一会儿是不是还要给他擦粉?”

  “是的。管家先生吩咐说要让少爷看起来苍白憔悴一点。”南希回答道。

  还要擦粉?雷哲抽抽唇角,好像古代有不少人就是被粉中的铅给毒死的吧?要脸不要命么,这世界的妹子们还真是够有勇气的啊!他回头一定要给玛丽普及下健康常识。

  “你们这儿有冰么?”莫里斯问道。

  “有。”侍女南希回答道。

  “粉的痕迹很容易让人看破,你去取冰来,用冰给他敷脸效果会更好。”莫里斯吩咐道。

  南希看向雷哲,雷哲点点头,南希这才点点头,转身去取冰了。

  南希一走,莫里斯立马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