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此时费洛雷斯庄园已经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

  雷哲隔着门前的窥孔,看向外面的不速之客们,基本都是生面孔。也是,莫里斯既然要把他自己摘出去,就不可能派自己的亲信来。倒是带队者是位老熟人,强奸案的好盟友,曾经的裁决长,现在的裁决官——费奇大人。

  看来这位确实是对将自己挤下裁决长位置的莫里斯深恶痛绝啊,连自己和他曾经的同盟情谊都不顾了。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窥视自己,费奇高声开口道:“雷哲·费洛雷斯,现在我裁判所以叛国罪逮捕你以及玛丽·费洛雷斯,你拒不开门,是准备顽抗到底吗?”

  费奇的话音刚落下,周围就响起一阵嘈杂的议论声。

  “不可能吧……”

  “子爵大人怎么可能叛国,这肯定是诬告!”

  “费洛雷斯大少爷也是个大好人啊。要不是他,我和我老伴怕是早就饿死了,费洛雷斯少爷这样的大善人怎么会叛国!”

  “是啊,我家房子还是费洛雷斯少爷帮忙修的,不管怎么样,我信他……”

  “别担心,大家都清楚子爵大人和您是无辜的。”看雷哲脸上毫无血色,一个亲卫主动上前,低声安慰道:“那些闲汉一听说是为您跑腿,都说就算一分钱不要也要帮忙,决不能让您蒙受不白之冤呢。”

  “我知道。”雷哲笑笑,他平时的钱可不是白撒的。

  雷哲思索了一会儿,开口吩咐道:“你们给我搬把图书室的梯子来,我要跟他们好好聊聊。”

  亲卫应了声是,很快把梯子给雷哲拖了来,这种梯子成人字型,可以通过调整底部宽度来改变高度,总体比围墙还要高一些,梯子顶部是一个大平台,周围还围了栏杆,以防梯子顶部的人掉下来。

  雷哲命亲卫在下面扶好,然后一个人爬上了梯子,很快,围在庄园周围的人都看到了某个苍白憔悴的身影。人们的议论声再度嗡嗡地响了起来……

  “明明费洛雷斯大少爷往日看起来也是很威风的,今天怎么……”

  “是啊,看那小脸白的,头发也乱了。”

  “这位少爷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会被裁判所以叛国罪逮捕吧。”一个闲汉见机插话道。

  另一个闲汉聪明地接上话题:“看到他那身盔甲没,那盔甲上的伤痕还没修补好,就要被问罪,真让人心酸啊。”

  看热闹的群众纷纷点头:“是啊,是啊……”

  听到平民们议论的裁决官费奇恨不能立马将这帮子乱民通通关进监狱里,只可惜这会儿他手上既没这么多人手,也没那么大权限。费奇恶狠狠地瞪了高台之上的雷哲一眼,然后决定将这些账通通记到雷哲·费洛雷斯脑袋上。

  “费洛雷斯,你这是要拘捕吗?”费奇故作威严地昂起头:“我有义务提醒你,鉴于你之前的恶劣态度,你的罪名里已经多了一条认罪态度极差,毫无悔改之意了。”

  雷哲却是没有理他,他转头看向那些围观的民众,深深鞠躬:“我,雷哲·费洛雷斯,代表我母亲尼德兰子爵以及费洛雷斯家族,谢谢诸位的到来,谢谢你们还记得我母亲为这片土地所做的一切,谢谢你们依旧感念我费洛雷斯家族流淌于战场的鲜血,谢谢你们能在这个时刻,站在这里,代表正义与公理发出声音,让我与母亲不至于对这残酷的世情彻底绝望。”

  苍白的脸颊,破旧的盔甲,微微颤抖的身躯,深深弯下的腰,还有被刻意拔高的谢意,这一切的一切,让眼前这一幕陡然变得凄凉起来。

  就连那原本只是来看热闹的人们,都忍不住生出一种自己正在代表正义参与这历史事件的责任感与荣耀感。

  正在向自己道谢的那可是活生生的贵族老爷啊,也许等若干年后,他们还能摸着孙子的头说:“当年你爷爷我,可是亲眼见证了费洛雷斯家族的覆灭危机。那时我就站在那里,冒着被吊死的危险为子爵大声喊冤,当时子爵的继承人还亲自向我鞠躬致谢……”

  “因xx初步认可了您拥有忠诚这一人品,宿主雷哲人品加2,目前人品值745,节操7450。”

  “因xx基本认可了您拥有谦逊这一人品,宿主雷哲人品加5,目前人品值750,节操7500。”

  ……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音响起,雷哲再鞠一躬,由衷感谢这帮人民群众的单纯朴实。

  费奇的脸色自然是更加难看,再张嘴时,那嗓音已经几近咆哮:“少在这儿妖言惑众,我们已经掌握了你和玛丽·费洛雷斯勾结的异教徒的切实证据,就算你再怎么诡辩也逃不脱法律的制裁!”

  “证据?”雷哲定定地看着费奇,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惨笑:“我不知道你手中捏着什么,我只知道,尼德兰一战,我费洛雷斯家族骑士,四十三人殒命战场,八人终身残疾,十九人至今重伤卧床不起,轻伤者不计其数。

  我只知道,母亲为了追回情报保证帝国安全,误中异教徒的陷阱,身中剧毒的情况下血战数人,直到我们赶到,将情报夺回才安

  心倒下,昏迷不治。

  我只知道,现在我费洛雷斯家族的荣誉已被人踩到了泥地里,唯一值得人惦记的,就只剩下用一代代浴血厮杀换来的财富!”

  诚然雷哲那张脸既不英俊也谈不上美丽,但他脸上那双燃烧着悲愤之火的清澈双眼,却比任何诗篇都更能打动人心。一番表白,有些情感丰富的姑娘大婶,已是红了眼眶,联想到前几日才听过的子爵大人的英雄事迹,更觉英雄末路,悲壮非常。议论声一时又大了起来……

  “子爵大人刚倒下,这就欺负上门来,简直太过分了。”

  闲汉们适时地引导起了舆论:“哎,费洛雷斯家族刚在战争里大伤元气,不这时候来,什么时候来?反正异教徒已经被打退了,他们也用不着一个中毒的天骑士了。”

  “用完就扔吗,真无耻啊……”

  “愿父神保佑费洛雷斯少爷,还有子爵大人。”

  费奇抽抽唇角,费洛雷斯这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他根本什么还没做好吗,他只是来逮捕个人而已,就被扣上污蔑英雄觊觎财富的帽子,是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