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2)

加入书签

  “各位大人能不能让一下,费洛雷斯大人确实受了重伤,急需休息。”埃勒急得汗都出来了。

  拦路虎骂道:“闭嘴,这儿有你这小杂种说话的份儿吗?还是你以为,金走了,你就能当费洛雷斯的小弟弟了?”

  “不敢不敢,小的哪儿配啊。”埃勒唯唯诺诺地垂下头。

  弟弟?雷哲疑惑地看着埃勒的脑袋顶,这货不是说他只是自己的仆人吗?如果这家伙也有继承权的话,那他是不是也有动机弄死自己?

  “知道就好,就算你住进了尼德兰庄园,也只是个下贱胚子。”拦路虎的视线重新回到雷哲身上:“喂,费洛雷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清楚以金的本事,根本没必要费那个心弄死你。只要没瞎眼的都知道谁更适合当子爵的继承人。”

  “……”雷哲简直不敢想象原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作为受害者,居然能搞得多数人都同情嫌疑犯,这得是有多大本事啊。

  “费洛雷斯大人现在说不了话,也动不了。”埃勒无奈道。

  “这倒省事,正需要他解释的时候,偏偏就受伤了,别是故意的吧。”拦路虎愤然:“要是金是无辜的,等他伤好了,金怕是连尸骨都被黑水荒原的狼给啃没了。”

  被人一语戳中事实,雷哲不免心虚,不敢让这帮人再继续真相下去,他终于开口了:“咳咳……请团长…咳调查…他们……咳咳咳。”

  “胡说!”几人的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

  达利见机赶紧帮腔:“你们要没问题,干嘛堵着路,故意让雷哲的伤恶化。谁知道金·费洛雷斯的阴谋里,有没有你们的一份。其实你们是想趁着雷哲无法指证的时候杀人灭口吧?”

  “当然不是!”这么怒吼着,那三人却是不由自主地让开了路。

  “发什么呆呢,还不快走!”见埃勒还在发呆,达利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个爆栗。

  “是。”埃勒赶紧跟上。

  之后再没什么波折,雷哲很快就到了自己的房间。骑士的待遇还不错,这是一个单间,床桌子柜子武器架之类的一应俱全。

  埃勒小心翼翼地将雷哲放在床上,雷哲仰躺着与他大眼瞪小眼,埃勒的脸色有点发白,雷哲不禁升起一丝同情,要是让他背着个二百多斤的胖子爬楼梯,他这会儿的脸色绝对比埃勒还要惨烈得多。

  “他会好吗?”达利站在一边,看埃勒给雷哲脱靴。

  “也许吧,大主教的神术没有效果,现在只能祈祷药水能有用了。”埃勒小声答道。

  “哦,那你好好照顾他吧。”嘱咐了一句,达利也不再逗留,很快就离开了。

  埃勒给雷哲盖好被子,又喂了药,然后压着嗓子问道:“真的需要我去找团长调查托马斯他们吗?”

  雷哲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埃勒说的是拦路三人组,于是艰难开口道:“咳咳……是……”

  “那我这就去。”埃勒点点头,出去了。

  雷哲眼珠左右晃了晃,这才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句:“药真他妹的难吃。”

  声音清亮如初,全无半点嘶哑。

  也许是药物的作用,雷哲很快睡了过去。直到……他被窒息感所惊醒。

  脸上不知被什么糊住了,冰冷,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