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雷哲对此证据的反应是粲然一笑:“那信是不是开头就写着尊敬的混沌教xx,内容直白详细,言辞恳切,结尾还写着您忠诚的玛丽·费洛雷斯敬上啊?对了……信后还一定得有个我费洛雷斯家族的印鉴才称得上完满,对吧?”

  “内容记得还挺清楚嘛,这信果然是出自你与你母亲之手,你这是供认不讳了?”费奇狰狞眯眼:“我宣布……”

  “别着急啊。”雷哲强硬地打断了费奇,朗声道:“这信我当然没看过,但这并不妨碍我猜中上面的内容。别摆出这副惊讶的样子嘛,费奇大人,信的内容其实很好猜的。

  开头必定要点名是给混沌教的,这样才好落实我勾结的对象是异教徒不是吗?

  内容当然要直白又详细,这样才方便广大人民理解他们敬爱的子爵大人有多么罪孽深重嘛?

  结尾署名更是必须有,不然怎么能让大家清晰直观地看出谁是那个作死的叛徒呢。

  最后加个印鉴,才能让信看起来更像那么回事对吧。”

  “狡辩!”费奇将信纸拍得啪啪响,根本无力反驳啊怎么破?他倒是很想直接给雷哲判罪,但看看陪审大人们的表情……根本就不可能强行栽赃啊摔!

  “费奇大人,像我这种智商的人,怎么可能掌握狡辩这种聪明人专属技能呢。”雷哲讽刺一笑:“毕竟我可是那种,会将勾结对象明晃晃地写在信纸上,将自己的叛逆之言直白陈列,结尾还大喇喇地署上自己名字的蠢货啊!”

  “也许你就是想反其道而行之呢?”费奇冷笑。

  “我得多有病才会用这种除了给自己惹事外毫无益处的方法啊,直接找个人去传口信行不行?按照你的假设,作为一个即将带着全家投靠敌方的子爵,都能叫人给敌方递信了,却死活非要亲手写这么封特别方便被问罪的通敌信,我母亲是脑残啊脑残啊还是脑残啊?”

  雷哲嗤笑:“最搞笑的一点是,异教徒那边有多么贫瘠众所周知,我母亲和我难道是为了减肥才毅然决定抛弃锦衣玉食的贵族生活,跑去吃糠咽菜的吗?”

  这话配上雷哲那略显圆润的身材,顿时引起全场上下一片欢笑。人品面板涨分的提示音也随之陆续响起,毫无疑问,大多数人已经认可了雷哲的清白。

  其实,费奇也觉得雷哲说得真他妈有道理,问题在于,上头的人胃口太大,非要一口将子爵也咬死,搞得自己各种被动。

  妈蛋,要是只用弄费洛雷斯一个,他只要给他冠上个觊觎子爵之位,勾结异教徒出卖情报暗害亲母的罪名,分分钟定罪了事。至于子爵,暗中弄死不就成了吗。

  世间最悲剧的事,不是遇上个神对手,而是自己这边站着个猪队友,而那个队友还偏偏是你的上司……

  “陷害也请专业些好吗,连我这么废物的家伙都能看出问题,更别说诸位睿智非常的陪审大人,以及双眼雪亮的人民群众了……”

  雷哲叹息一声,似乎在为费奇的智商惋惜:“我要是你,我就只伪造一封雷哲·费洛雷斯勾结异教徒的信。就说雷哲·费洛雷斯之前暗害其弟弟金·费洛雷斯的事被子爵发现了,为了逃避惩罚掩盖罪行,进而继承子爵之位,这家伙狗急跳墙决定联合异教徒弄死自己母亲。然后为了取信异教徒,署个真名盖个印章什么的就好解释了……你看,这么个栽赃法,多么轻松愉快。你真该先跟我商量下的,现在搞成这样,我也很替你遗憾啊。”

  雷哲这话又在广场上引起一阵笑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