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安奇罗被贵族大人们堵住谈人生去了,半个小时后,当他再踏上主审席时,整个态度都不同了。而莫里斯也被他顺手带上坐在了旁边。

  安奇罗一上台就表态道:“本大裁决长经过刚刚的紧急审讯,已查明了事情始末。雷哲费洛雷斯,是无辜的。而陷害他的罪人费奇,在试图诬陷费洛雷斯失败后,竟是利用本大人对裁决官的信任,将虚假的证据传递上来,以至于造成今日的误会。”

  倒了八辈子血霉的费奇彻底躺枪不起……

  “骗谁呢!”台下忽然想起这么个不和谐的声音。

  人艰不拆知不知道!安奇罗愤怒地循着声音看过去,却只见乌泱泱一片脑袋。他只好悻然收回视线,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现在,我宣布,雷哲费洛雷斯无罪释放,而罪人费奇,将因构陷忠臣之罪被处以血天使之刑,于明日正午行刑。”

  一听到有人要被处刑,人们群众们顿时兴奋起来,纷纷叫好。

  “诸位觉得这样的判决还可以么?”得了现场反馈,安奇罗终于有底气转头看向陪审席上的贵族大老爷们,表情甚至可称得上谄媚。

  大家都很清楚,费奇就是个被推出来顶罪的倒霉蛋。但安奇罗这么说了,他们也没必要跟个大裁决长较真,于是纷纷出声表示同意。

  唯有雷哲,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似乎对他们讨论的东西的毫无兴趣。

  审判到这里,按照流程就该问问被审者的意见了,但安奇罗刚刚才处理掉雷哲的好盟友费奇,一时不好去触他霉头,挥手就想叫裁决者上去将人直接带走,不想莫里斯却是忽然开口:“雷哲费洛雷斯,你对审判结果可有异议?”

  “我能有什么异议。”雷哲嗤笑:“反正我母亲现在昏迷不醒,当然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莫里斯一挑眉,厉声训斥道:“大胆!大裁决长阁下为你洗清冤屈,你不心怀感激,反而言语不逊,信不信我裁判所判你个无礼之罪。”

  此言一出,台下顿时哗然,群情再度激愤。

  喂喂,求别闹!安奇罗看着正在耍威风的莫里斯,为这只猪队友的神助攻深深蛋疼。

  就在这时,莫里斯却是不不动声色地将一张羊皮卷推到了安奇罗面前。

  大裁决长定睛一看,却见上面写着:仅仅无罪释放,恐不足以安抚那些贵族们。为防雷哲费洛雷斯心怀怨愤,给我们带来麻烦。我将故意激怒他,届时再由您出面施恩,将此风波彻底平息。羊皮卷的后面还贴心地列着雷哲费洛雷斯自当裁决者来的种种功劳……

  安奇罗顿时被莫里斯给感动了,仇恨帮转移,坏人亲自做,收揽人心的好事却通通让给上司,简直就是模范好队友啊有没有!唉,莫里斯都如此牺牲了,自己也只能勉为其难地委屈一下他,做个好人了。

  “莫里斯,闭嘴!”安奇罗训斥出声,一脸的宽厚仁慈:“玛丽子爵因公重伤,人尚在昏迷,就有人污蔑上门,费洛雷斯有些怨气也正常,你要理解。”

  安奇罗微笑着看向雷哲,俨然一副长辈样:“别紧张,我当然不会以无礼之名问罪于你,但你也该学会控制下脾气。这次你遇上的好在是我,不会与你计较,但下次未必就这么好运了。你母亲不幸陷入昏迷,你就更应该谨言慎行,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你的母亲,守护你的家族不是吗?”

  雷哲乖顺地点点头。

  安奇罗心下舒爽不少,原来费洛雷斯这小子如此好哄。他继续煽情道:“其实我裁判所从未忘却过你们一家对帝国,对教廷的贡献。即使你,雷哲费洛雷斯只是一个小小的裁决者,我也切实关注着你在我裁判所作出的种种成绩。

  自你进入我裁判所,一直都勤勤恳恳,努力上进,你改善囚犯待遇,让一些死硬分子开始主动配合审查;你主动帮助贫民,大大提高了我裁判所在民众中的公信力;你整理了那些无人在乎的陈旧卷宗,一个人完成了工程浩大的统计;更不用说你主动放弃安稳的后方,奔赴前线,冒着生命危险拖住了两个狂信徒,进而成功审讯出异教徒的军事情报,为尼德兰这次胜利提供了关键性的情报支持。庆功之夜你还勇敢地追回了遗失的情报,救回了尼德兰子爵……”

  随着安奇罗的宣传,系统音接连响起——

  ‘因xx基本认可了您拥有爱国这一人品,宿主雷哲人品加,目前人品值11,节操1111。

  ‘因xx基本认可了您拥有善良这一人品,宿主雷哲人品加,目前人品值1,节操11。

  ‘因xx充分认可了您拥有尽职这一人品,宿主雷哲人品加1,目前人品值13,节操1313。’

  “原来……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