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需要小的去杀掉他吗?”埃勒的话将雷哲从沉思中惊醒。

  “千万别。”雷哲飞快摇头:“我疯了才去和莫里斯为敌。”

  “但罗伯特对您心怀恨意,掌握着这个秘密的他,对您是一个致命威胁。”埃勒劝道:“我会小心动手的,绝不会让莫里斯大人发现。”

  “我说了不准!”雷哲暴躁地一拍桌子,埃勒瞬间瑟缩成一团,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雷哲面对埃勒这种反应,已经吐槽无力,转而继续思考起致命把柄落入敌手这个问题来。琢磨了好一会儿,雷哲终于再度开口:“埃勒,以你的实力,能做到跟踪罗伯特而不被发现吗?”

  “能。”埃勒点头。

  “那你就去看牢了他,如果他有什么异动,就立刻阻止,还有……别杀人。”雷哲郑重叮嘱道。

  “是。”埃勒领命离开。

  十分钟后,雷哲换上裁决者的制服,对女仆吩咐道:“去,安排好马车,我要去趟裁判所。”

  以防万一,这件事还是跟莫里斯报备一声的好,总要问清楚莫里斯是个什么意见,才能安心。

  然而,之前一直都一找一个准儿的莫里斯,这次却是让雷哲扑了个空。裁决者表示他们也不知道自家boss去哪里了。

  雷哲心头焦躁却也别无他法。好在明天就是费奇行刑的日子,莫里斯身为处刑者一定会到,到时再找他也是一样的。

  为了莫里斯,雷哲第一次出现在了刑场上。雷哲对一个人是如何被自己同类弄死或是折磨毫无兴趣,是以虽然在这世界混了好几个月,雷哲却从未真正见过一场完整的刑罚。

  雷哲到场时,费奇已经被押解上场,上身赤裸地绑在血迹斑斑的铁铸刑台上,他的双臂在枷锁的作用下大大张开,双腿被捆成一堆,固定在地上,整个人被拉扯成了个十字架的形状。正午的太阳炙烤着他,豆大的汗珠自惨白的脸上不断滑落。

  “血天使”这种刑具体是什么流程,雷哲根本毫无概念。但在他想来,这个刑应该不会很凶残,毕竟大家都清楚,费奇只是个倒霉的替罪羊而已。

  人们议论着他的罪行,并对即将开始的行刑抱以热切期待,一个个都很懂行的样子。雷哲支着耳朵,正准备听听那些平民说了些什么,不想转眼就被几位贵族给围了起来,各种嘘寒问暖,溜须拍马,简直神烦。雷哲只能强打起精神,应付这帮“同类”。

  “当当当……”

  正午的钟声响起,整个刑场忽然安静了下来。

  雷哲扭头看去,原来是莫里斯出场了,白色的施刑袍包裹着他精悍的身躯,凛然而神圣。雷哲望着那个高高在上的挺拔身影,几乎痴了——我家男神穿什么都好看。

  莫里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雷哲那与众不同的视线,但他这会儿没空去管这只蠢胖抽的什么风,于是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后,莫里斯就将全副注意力放回了眼前的处刑上。

  莫里斯打开羊皮卷,用他那磁性的嗓音将费奇的罪行念了一通。罪行公示完毕后,按照惯例,莫里斯取下了费奇的口塞:“罪人费奇,你可以向父神忏悔你的过错了。”

  费奇一得到话语权,立刻“呜呜哇哇”地大嚷起来,可惜台下众人完全听不出他是在说什么。想也知道,一个替罪羊是绝不该有机会替自己伸冤的。

  雷哲默默为莫里斯的机智点了个赞。

  费奇“忏悔”完毕,口塞被放回,行刑开始。

  费奇似乎明白即将发生些什么,他拼命地挣扎起来,遗憾的是身体已经被固定死了,完全动不了。莫里斯放下羊皮卷,绕到费奇的身后站定。

  雷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台上,他还是第一次看莫里斯公开行刑呢,男神这种一本正经的模样,真是格外让人心痒痒啊。雷哲的视线贪婪地在莫里斯身上逡巡,从英俊的脸庞到宽阔的肩膀,最后停驻于修长的手指。

  莫里斯自一旁的裁决者手上接过了匕首,炽烈的日光在莫里斯指尖镀出一抹银光,银光挨上费奇光裸的后背。雷哲明知下一刻恐怕就要见血,却无法将视线抽离,此刻的莫里斯,危险而性感,残酷而惊艳,雷哲听着自己怦怦乱跳的心率,为自己无可救药的花痴而绝望。

  匕首刺入皮肉,狠狠割下,很快,费奇的脊柱两侧,就多了一对手掌长的口子。鲜血自背上的那两条割痕中淌出,台下的民众纷纷欢呼起来。

  雷哲心头一颤,终于忍不住垂了眼:所谓的血天使不会就是在受刑者背后用刀刻出一对翅膀吧……

  事实上,“血天使”之刑远比雷哲想象的更为残酷。当又一波欢呼响起,雷哲忍不住抬眼看去,却见莫里斯居然将手伸入了费奇的伤口中,五指陷入皮肉,翻搅起来。

  雷哲的胃也跟着翻搅起来,这到底是在干什么!要不要这么凶残啊……

  一声脆响,当莫里斯那沾满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