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大裁决长安奇罗那冗长的任命终于念到尾声,他说:“……雷哲·费洛雷斯,根据你对帝国与教廷做出的巨大贡献,我代表裁判所擢升你为裁决官,希望你继续努力,做出更多贡献。”

  安奇罗双手托起代表裁决官身份的铜制天平徽,递向雷哲。

  雷哲却是没有伸手,他深深低下头,大声道:“对不起,请恕我无法接受这高贵荣耀的裁决官的身份。”

  惊呼声此起彼伏地响起,人们不可置信地看着雷哲,不明白他在想什么。而有一道视线,格外锐利,牢牢地锁定了雷哲,似乎在警告他不要妄动。

  但雷哲却是头也不抬,继续道:“秉承我裁判所诚实正直的教条,我实在无法厚颜担任裁决官,因为——为了给母亲解毒,我的信仰之力貌似被压制了,现在的我,不再具备骑士的实力。”

  “什么!”雷哲的话就像一条导火索,瞬间引爆了整个广场。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除雷哲本人,居然无一人能保持淡定。

  安奇罗好半天才从这惊雷中找回自己的舌头,结结巴巴地追问道:“这是……怎,怎么回事?”

  雷哲起身,面对着诸位大人们震惊的面容,面对着莫里斯惊怒的双眼,坦然开口:“因为母亲一直不醒,所以走投无路的我尝试了一个笨办法,那就是换血。我将我的血与母亲的血对换了,万幸的是母亲的状况终于有所好转,不久后应该就会醒来。唯一的遗憾是,在毒血的压制下,我的信仰之力,似乎无法使用了。裁决官的实力,关系着辖区人民的安全,所以,虽然我很希望能在裁决官的位置上为帝国与教廷服务,也只能遗憾谢绝了。”

  人们望着雷哲,心底满是惊叹。虽然放血已经成为常规的治疗手段,但还却没几个人试过换血,因为之前试过的人,几乎都死了。没想到费洛雷斯为了救治母亲,居然有这个勇气。更别说主动坦白信仰消失推辞裁决官之位了,这是何等高尚的品格啊!

  人品增长的提示音疯狂响起,纷纷认可着雷哲的孝顺与正直,人品值转眼便飙升到了一千五以上,向着一千六大步迈进。雷哲微微松了口气,这世界,终究还是只有人品值和自己最亲,就算之前的盘算全都付诸流水了又怎么样呢,他稀罕的,本就不是什么裁决官的位置啊。

  还差三百多人品他就能离开这个操.蛋的世界了,只要他一走,信仰之力的问题不攻自破。与其一直仰仗着莫里斯的庇护来辛苦遮掩,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坦白。审判时建起的舆论优势尚在,自己的功绩刚刚才被安奇罗亲口肯定,再加上各大贵族、无数民众围观见证,再不会有比此刻更好的坦白时机了。

  雷哲目光灼灼他观察着台上每一位大人的反应,唯独漏下某人,连一个眼神也不肯给。

  安奇罗没有接话,他眼中狡色闪动,默默算计着得失,不肯轻易开口。

  这难堪的沉默却是被莫里斯打破,他大步上前,朗声开口:“安奇罗大人,虽然雷哲暂时失去了信仰之力,但他的能力毋庸置疑,完全能胜任裁决官一职。”

  安奇罗的表情微妙起来,他可是从未忘记过那个侵吞尼德兰庄园的计划呢。轻咳一声,安奇罗摆出一张公正严明的脸,沉声道:“众所周知,信仰之力是骑士对我神虔诚的证明,在没有调查清楚雷哲·费洛雷斯失去信仰之力的真正原因之前,我们恐怕无法赐予他任何职位。”

  “属下觉得,这一切等子爵大人醒来再说更合适。”莫里斯提醒安奇罗。

  安奇罗满不在乎地一笑:“雷哲·费洛雷斯的信仰之力既然消失了,就说明他的信仰有所动摇,为了尼德兰子爵的安全着想,我想,还是由我们暂时派人接管尼德兰庄园,照顾子爵大人的好。”

  安奇罗这话一出,不等雷哲反驳,已是群情激奋。几天前费奇那副贪婪的吃相还历历在目,人民群众在雷哲的引导下早就明白接管等于暗害子爵加侵吞财产这一公式。仗着人多,胆子大了不少的民众纷纷出声抗议。

  “谁不知道你那点算盘,别想找借口谋害子爵大人!”

  “才说完费洛雷斯大少爷贡献巨大,一转眼就不认了,你就不脸红吗?”

  “想侵吞费洛雷斯家族的财富就明说,扯这么多借口,当我们是傻的吗!”

  ……

  安奇罗没想到群众的眼睛是如此雪亮,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将自己的膝盖给射成了筛子,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他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自己刚才貌似说了些傻话啊,这可不是在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