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1/2)

加入书签

  大概是因为之前已经刷了不少次,这次人品将将涨到一千七百就不再动弹了,雷哲本也没奢望能就此凑够路费,脱离苦海。淡定地望着门罗枢机主教,等待答案。

  作为一个老奸巨猾的教廷上层人物,门罗枢机主教当然不会相信雷哲那套为神奉献的说辞,并且他很快就脑补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那就是——雷哲·费洛雷斯的信仰之力恐怕是永远都找不回来了,而玛丽那边的情况也并不乐观,即使苏醒,实力方面也多半是存在着严重问题。所以雷哲才不得不豁出一切,以圣徒身份寻求教廷的庇护。

  毕竟没了玛丽这个圣骑士顶着,雷哲一但被免去裁决者身份,失去骑士资格的他就和教廷再无挂钩。国王可是垂涎费洛雷斯家族的封地很久了,没了教廷插手,结局不言而喻。虽然都注定是要当肥羊,但给教廷当和给帝国当还是很不同的,国王陛下一心盼着玛丽去死,他们教廷却是真心希望玛丽能好起来。整个教廷的天骑士不足百人,玛丽这么一个强大的战力兼贵族领主,如果不是确认了那毒无药可解,他当初本也是不会对尼德兰庄园出手的。

  而现在,既然雷哲这么识趣,他也不介意代表教廷独吞下尼德兰庄园这块大蛋糕,顺便给费洛雷斯家族一点小小庇护。

  门罗枢机主教将手放在雷哲头上,大声道:“我的孩子,你的虔诚我神已经感受到了。欢迎你成为我神殿的一员,我以枢机主教的身份宣布,从此时此刻起,你就是一个荣耀的圣徒了。”

  “可是这不合规矩啊!哪儿有贵族去当圣徒的。”眼见到嘴的肥肉飞了,安奇罗大裁决长忍不住大叫出声。

  “圣徒肩负着侍奉我神的光荣使命,难道你觉得我神不该得到贵族的侍奉吗?”枢机主教凌厉地反问道。

  安奇罗当然不敢否定,圣徒等于贱奴这种事,大家虽然都心知肚明,却是不能摆在台面上说的。安奇罗不甘地瞪了雷哲一眼,也只能偃旗息鼓。他单知道雷哲·费洛雷斯很不要脸,但没想到他能这么不要脸,为了保住封地连圣徒都愿意当,无耻得简直是登峰道极。

  “虽然你成了圣徒,但由于你的信仰之力消失,你依旧需要配合我裁判所的调查。明白吗?”安奇罗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我一定会配合调查的。异教徒们研制出这种毒的用心实在险恶,如果我方骑士大面积中毒,恐怕整个帝国都会陷入危险中……”雷哲不动声色地转移着重点。背后那两道视线陡然变得凌厉灼人,雷哲一哆嗦,不敢再多说。

  雷哲这瞎话一放,顿时激起一阵恐慌。之前大家关注着失去信仰之力有罪没罪的问题,反倒忽略了最重要的这点,费洛雷斯大少会出现这种问题全是因为异教徒的毒啊,再想想至今瘫倒在床的玛丽圣骑士,这背后隐藏的危机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在这紧张沉重的气氛中,事情就这么轻轻巧巧地定了下来。雷哲放着好好的裁决官不做,成了一位看似光鲜,实际卑贱的圣徒。

  仪式结束,就此散场,雷哲却并未被门罗带去神殿。顾及到吃相问题,门罗大发慈悲地放他这头肥羊先回去将私事处理妥当,然后再来神殿。于是毫无悬念地,雷哲被莫里斯给拖走了。

  “为什么?”暗室中,莫里斯的态度出乎雷哲意料的平静。

  雷哲怯怯地瞅着莫里斯,总觉得这有点像暴风雨前的平静,一时倒不知道要怎么说了。而比他嘴巴更诚实的身体,却是一边因为恐惧而止不住地往后缩,一边又因为求而不得的悲愤挺直了脊梁,抬高了下巴,妄图反击点什么回去。

  莫里斯看到雷哲这副可怜巴巴的怂样,几乎都要被逗笑了。但他的面容依旧冷硬,因为这次,雷哲真的触到他底线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中毒的谎言一出,会造成多大恐慌,又会浪费我裁判所多少人力物力?”莫里斯:“所以,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雷哲垂下脑袋,不让莫里斯看到自己的表情:“我其实也不想的,毕竟圣徒那种身份,一旦认下就永远都是教廷的奴隶,没有批准连神殿的门都出不了,我又没疯,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我能这么干吗?”

  “所以我才来问你要解释。”莫里斯定定地看着雷哲的脑袋顶,等着他的答案。

  雷哲闷闷地说:“之前,罗伯特差一点就说破了我信仰之力消失的事。他知道这个秘密的事,你应该是知道的对吧?”

  “嗯。”莫里斯别开眼,这件事,确实是他的失误。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放任罗伯特这么干?”雷哲忍不住拔高了声音,莫里斯对着自己就千防万防的,凭什么放到罗伯特身上,就信任有加了?仪式上那被莫里斯踢出的小石头,沉沉地压在雷哲心头,让他不吐不快。

  “罗伯特从十岁起就跟着我了,从未违背过我的命令。他会这么做,我也很意外。”莫里斯叹息着皱紧了眉:“照他一贯的性格来说,本不可能这么做的……看来回头必须得好好调查一下才行。”

  听到莫里斯这会儿还在为罗伯特开脱,雷哲心底那点无名火瞬

  间炸了,这货扯起唇角就开了嘲讽:“所以说,都是我的错咯。是我这人太招仇恨,所以害得你的好手下不惜违背你的命令也要搞死我?”

  这就属于无理取闹了,莫里斯也不接话,静静地看着雷哲,一言不发。

  对上莫里斯那双银色眼睛,雷哲条件反射就想缩起脖子,同时又觉得委屈得不行,他自己也清楚,这些不平,这些不甘,全是因为自己对莫里斯渴求得太多,莫里斯对自己已经够意思了,根本一点错都没有,但他就是忍不住!

  “虽然罗伯特被拦下来了,但谁知道他有没有后手。他有多恨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已经把我的把柄说给十个人听,百个人听了呢?与其一直背负着这个致命的秘密,等着挨宰,还不如我主动说出来。再不会有比此刻更好的时机了不是吗?”雷哲梗着脖子,眼眶都红了。

  莫里斯手指抽动了下,想要摸摸雷哲的头,但刚抬起又放下了。雷哲的解释明显是在避重就轻,重要的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