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处子作品

  处子作品第部高中时代

  璐瑶暗叹自己的运气不好,赶上了下班高峰。公车上人群拥挤,她被围挤在角,闻到的都是烟味和男人的汗臭味,令人作呕。“该死的小玲,又要补习,害我白等,现在要受这份罪。”璐瑶心中想着。从学校到家坐公车需要四十五分钟的路程,都是主要干道,这意味着她要路都受这份罪。

  忽然,她感到好象有人在抚摩自己的臀部。“也许是人多无意间的磨蹭”她想。璐瑶身高1。62米,身材高挑,对于个高中二年纪的学生来说,发育的相当不错,女人的些特征已经非常突出。相貌文静秀丽,在整个二年组,仅次于她的好友刘小玲,是公认的学校名花之。从中学就直不断的有人追求她,但她都以学业为重,不加理睬,直到她心中有了个人,就更不会对他人动心了。璐瑶回头看了眼,在她身后的是个40左右的中年人,穿着西装,是个上班族。“看他不象坏人,是误会吧”这样想着,左手抱了抱书包,右手握住吊环保持身体平衡。

  突然,只手掀起她的校裙伸了进来,紧紧抚在她的臀部上。“色狼,天啊!”璐瑶脸色下变的苍白,嘴唇轻轻的抽搐。从来只在书上或别人的口中描述的情节竟然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实在不敢相信。她害怕极了,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太丢人了,怎么办呢?”

  那只手见没有什么反映,就肆无忌惮的揉捏着赤裸的臀峰。“天哪!”璐瑶心中喊着,十七年来第次让人如此触摸身体,还是个陌生的男人。璐瑶羞的无地自容,她终于体会到遭受性马蚤扰的滋味,有口说不出。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璐瑶拼命的向前挺动身体以躲避手掌的侵扰,中年人发现了她的企图,另只手扣住她的纤细柳腰搂向自己,同时身体从背后贴压住璐瑶的背臀。璐瑶突然感到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她愣了下,“难道是生理课上讲的男人的。。。”想到这,璐瑶的脸下子涨的通红。“简直要死了,老天,帮帮我”。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下下来回揉搓,中年男人慢慢的享受着可口美味,璐瑶却浑身肌肉绷紧,如同上刑般的忍受着。

  慢慢的,中年男人的手开始向前开进,直到隔着内裤抚上荫部,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璐瑶的臀沟。中年男人的小腹,已经紧紧地从后面压在璐瑶丰盈肉感的双臀上。中年男人,正开始用他的鸡笆滛亵地品尝她。“天啊!不要!让我死了算啦。”璐瑶内心狂喊,浑身血液,羞的恨不能钻到地缝里去。中年人手指

  熟练地做着爱抚动作,微微前后扭腰,在璐瑶拼命夹紧的双腿间,缓慢地抽送着鸡笆,品味着璐瑶充满弹性的嫩肉和丰臀夹紧鸡笆的快感。璐瑶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彷佛要被烫化了样。阵阵异样的感觉,从下腹扩散开来,那感觉竟然非常好受。“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璐瑶红着脸想。渐渐的,璐瑶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分泌出种液体,越来越多,最后把内裤都湿了大块。“啊!羞死了,怎么回事呀,我不想的。。。”

  中年男人显然很兴奋,扭腰的动作逐渐加快,手指的动作也加大了力量。忽然,中年男人停止了动作,抚弄荫部的手也缩了回去,身体稍稍离开了少许。“终于结束了!天啊!太可怕了。如果让人知道,我就无法活了。”然而璐瑶的心中竟然又有些对那种感觉的期待。

  璐瑶想错了,中年男人很快又贴了上来,那只手又探到前方,直接从内裤边缘伸进去,抚在璐瑶湿热柔嫩的花瓣上。坚挺的鸡笆再次抵住璐瑶的臀沟,压挤到最深的部位,缓慢抽送。但这次的感觉要比以前真实炽热的多。原来中年男人掏出了鸡笆,以求获得更大的满足。璐瑶张大了嘴巴,惊呆了!“他竟然在公车上

  这么大胆,竟然对我对我。。。”直到下身传来双方面的异样感觉,璐瑶才清醒过来。“我该怎么办?我。。。哦。。。不。。。呀!”粗糙的指肚摩擦嫩肉,指甲轻刮嫩壁。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拼命想扭动腰身也无法逃离,羞耻的秘处完全被猥亵的手占据,中年男人火热的呼吸喷进璐瑶的耳孔。璐瑶满脸绯红,呼吸急促,头无力地倚在死命抓着吊环的右手臂上,更显得雪白的玉颈颀长优美。

  敏感的下部在男人老练的亵玩下,波波地向全身电射出官能的袭击。火烫的指尖正轻轻掠抚过从无访客的纯嫩花瓣。电流直冲每根毛孔,璐瑶娇躯轻颤,蜜肉不自主地收缩夹紧。夹紧的是大胆火辣的陌生的指尖。指尖轻挑,湿热柔嫩的花瓣被迫羞耻地绽放。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展开。陌生的鸡笆丝毫不容喘息,缓慢而不容抗拒地开始抽动于璐瑶那紧窄之地。火烫的坚挺摩擦身体,竃头鲜明的

  角刮擦嫩肉,前后的抽动中,尖端轻触饱满翘立的花蕾,花蕾被坚硬火热的触感不由自主地颤动。彷佛坠入寒冷的冰窖,璐瑶的思考力越来越迟钝,相反地感觉越发清晰。像有火焰从身体的内部开始燃烧。大量的蜜汁开始涌出,已经开始顺着玉腿下流。“不,我。。。”璐瑶心里直打哆嗦。中年男子加快了速度,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周围的人也开始注意到这对满脸是汗,脸色通红,呼吸急促的奇怪男女。璐瑶简直心都要停止跳动了,感觉到自己彻底完了。就在这时,中年男子突然迅速挺动几下,璐瑶感到有什么东西射在校裙上,然后中年男子缩回了双手,阵动作后迅速离去。

  车到站后,不管是否是自己要到的站,璐瑶拼命挤开人群,飞奔下车,路小跑直到无人处才停下。看过四周后,翻看自己校裙的后面,果然有大滩浓浓的白色的液体挂在校裙上。她感到阵恶心,有种要吐的感觉。回到家后,她用特效的洗衣粉把那个地方洗了无数次,直到洗掉了色才罢手。躺在床上,不由得怨恨起刘小玲来,“都是因为你,害的我受此奇辱。有机会非报复你不可。”稍后,又想起那种奇怪的感觉,那感觉真的好舒服。此时,她的朋友刘小玲也正遭受着同样的境况。

  * * * *

  “唉!这个学习委员真不好当。放学了还得辅导后进生学习,老师也真是的,偏心不说,还拉着我受罪。”刘小玲心中抱怨着。教室内只有四五个学生在百万\小!说,都是学习不好的。老师说临时有事,嘱咐刘小玲几句后就走了。掏出书本,她也认真的看起书来。很快,她就投入到书本中,忘记了时间。

  “刘委员,这题怎么做?”刘小玲抬起头,惊异的发现教室内除她外只剩下个人,大名鼎鼎的校霸王阿良。这个阿良是校内暴力团的头目,为人凶狠残暴,学生们甚至有的老师都怕他。他还是这个班的班主任的侄子。刘小玲也很怕他,因为有两个追求她的男生被阿良打折了胳膊,名义上说是怕影响刘小玲的学业。从此,没有人敢追求刘小玲。刘小玲也希望安安静静的学习不受打扰,但她的心中时时感到丝不安的感觉困扰着她,不知害怕的是什么。

  “他们到哪去啦?”“他们都回家了,只剩下我了。”“你不走吗?”“再呆会儿,要有始有终吗!”

  刘小玲暗自嘀咕,“这个魔头不知搞什么鬼,最近安静了许多,突然加紧了学习。正因为他的表现,才让老师组成这个补习班,希望通过辅导使这些绩差生学习成绩大幅提高。真是的,把我也拖进来了。”“这道题我不会,请你给讲讲。”无奈,刘小玲走到阿良身边。阿良让出座位,刘小玲坐了下去,看完题后,思考阵,开始耐心讲解。阿良紧挨着她坐下,只胳膊伸到刘小玲的背后。

  刘小玲讲了阵,突然感到有只手在隔着衣服摸自己背后的|乳|罩带。她浑身震,瞅瞅阿良,他若无其事地微笑着,阴深的眼睛盯了小玲眼,转望向书本,不断的提着问题。刘小玲嗡的声,头脑中片空白,呆坐在那。茫然中,小玲感到自己被紧紧的搂在阿良的怀里,只手从上衣下方伸了进去,还没来得及作任何反应,已经将她的丝质胸罩向上推起,胸峰裸露出来,立刻被魔手占据。柔嫩圆润的娇小|乳|房马上被完全攫取,边恣情品尝美|乳|的丰挺和弹性,同时滛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的娇嫩|乳|尖。

  刘小玲嘴巴微张,脸色变的苍白,却发不出声音来,种无名的恐惧袭上心头,浑身发出轻微的颤抖。

  阿良彷佛要确认丰胸的弹性般贪婪地亵玩小玲的|乳|峰,娇挺的|乳|房丝毫不知主人面临的危机,无知地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着自己纯洁的柔嫩和丰盈。指尖在|乳|头轻抚转动,小玲能感觉到被玩弄的|乳|尖开始微微翘起。十七年来首次和异性如此亲密接触,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瞬间,刘小玲俏脸绯红,紧咬下唇,拼命地用力想拉开阿良的色手。

  见小玲死守胸|乳|,阿良低头压向小玲战抖的性感红唇。小玲激烈的扭动头部,泛红的脸颊被啾啾地亲了两下,随后双唇立刻成为下个目标,阿良火烫的嘴唇不断转圈紧追。舌头在脸颊上来回的舔,小玲几经无力的拒绝后,鲜嫩的红唇终于被逮到。阿良强硬的将嘴唇贴上并粗重地喘着气,舌尖沿着牙龈不断向口腔探路。无比的厌恶感,小玲纯洁的双唇四处逃避。阿良使力抓住下颚并在指尖用力,使小玲的下颚松弛,而阿良的舌头就趁机钻进牙齿的接缝中。

  小玲的抵抗渐渐减弱,舌头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了像真正恋人般所做的深吻。阿良由于过份兴奋不禁发出了深沉的呻吟,恣肆地品味着眼前的全校名花被男人强迫接吻的娇羞挣拒。贪恋着小玲口中的黏膜,逗弄着柔软的舌头,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不但滛乱且死缠着。若说是接吻,不如说是强口腔来的恰当。

  很长很长的接吻阿良将自己的唾液送进小玲的嘴里,小玲因厌恶而颤栗着,而喉头在发出恐惧之声的同时无处可逃。小玲的美貌的面容越来越红,不但双唇被侵犯,连敏感的胸部也刻没休息地被搓揉玩弄。

  酥酥痒痒的感觉使全身都要抽紧般的蔓延,小玲慌了手脚。已经发涨的|乳|峰被用力上推,娇嫩翘立的|乳|尖蓓蕾被捏住拉起,无辜地证实着主人的羞耻。从未遭受如此的羞辱,小玲的脸像火烧般烫。可是此刻小玲的头再也无法扭动,阿良的胡须痒痒地抚刺着小玲雪白的玉颈嫩肤,小玲不由得战栗了下。

  阿良的手开始往下移动,直接深入内裤,伸向他向往以久的神秘地带。遭遇到更强烈的抵抗,但根本起不到作用。贞洁的花唇被左右拨开,将中心的入口处裸露了出来。情的手指在内侧的粘膜上轻轻重重地抚摩,小玲的身体在小幅度的抖动。纯洁的幽谷已经开始泥泞,真是羞死了。

  小玲通常是被理性所支配的;但在被阿良亵戏时,小玲却觉得脑海彷佛要变得片空白。指尖轻柔地在小玲那粉嫩而敏感的阴上划动,小玲感受到那甜美的冲击,发出颤抖的声音。自己也感到那声音听起来竟有几分滛荡。苗条玲珑的身体轻轻扭动,小玲觉得自己几乎要燃烧。

  阿良感到无比的兴奋,鸡笆涨得几乎要爆炸。当阿良的指尖第三次划过娇嫩的蓓蕾时,不只是小玲的身体内部而已,从全身各处好像都喷出火来了。发出呜咽之声,吐着深深的气息,小玲俏脸上那雪白的肌肤都已被染成红色。从隐秘花园之处传出的快感,使得全身在瞬间麻痹了。裂缝早就流出嗳液,从白色内裤之中不断流出的滛液早已黏腻地贴在大腿内侧了,内裤几乎湿透。

  看着小玲迷死人的表情,听着小玲发出的滛荡的声音,加上手指感觉到的腻滑;阿良血液加速,神经越加兴奋,忽然“啊。。”的声,终于登到顶点,液喷涌而出,把裤子湿了大片。刘小玲乘着他的胳膊微松,猛力推开他,跑到自己座前拎起书包冲出教室,眼泪已经流满面容。身后隐约听到阿良得意的笑声和话语“刘小玲,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哈哈哈”

  当天夜里,小玲三次被噩梦惊醒,终于无法入睡,哭泣着直到天亮。

  ** * *-----------------

  樊兵今天的情绪很低沉,因为他注意到他的梦中情人刘小玲今天始终有团愁云笼罩在脸上,这使他很不开心。樊兵是班上的体育委员,1。85米的身高,健硕的体魄,刚毅的脸庞,不知迷倒了校内多少个女孩子。他有天生发达的运动神经,每项运动都非常出色,更难得的是他的品学兼优。他在学业上非常努力,这是非常难得的。在感情上,他坚持在上大学以前不谈女朋友,这使很多女孩子都伤心欲绝。但他的心里早有了意中人,那就是刘小玲。他决定在高考结束后向刘小玲表白,之前只想做个学习上的良伴。

  “她今天怎么了?病了吗?有心事吗?”樊兵胡乱揣测着。“刘小玲最近有什么事吗?”他问同桌的璐瑶,“不知道”璐瑶酸酸的回答。“我今天也很不舒服,你没注意吗?”“是吗?我没注意。”樊兵红着脸回答。璐瑶饶有兴趣的看着樊兵的脸,动情的说:“你现在的表情真的很迷人。”“发疯了你。”樊兵笑着推了璐瑶把。在他的眼里,璐瑶是他的好伙伴好朋友,就象哥们样。璐瑶叹了口气,知道樊兵的心思在刘小玲身上,“总有天你会对我动心的。”璐瑶想。

  “我替你刺探军情,你怎么谢我?”“什么呀!我才不会那么无聊。”樊兵口不对心的说。璐瑶深情的望着他。“暑假快到了,有什么打算?”“我想带着微型摄象机去旅游。可惜摄象机太贵,恐怕几年内无法实现了。”樊兵兴奋又略带沮丧的说。璐瑶低头沉思不语。

  从上次事情发生后,刘小玲始终避免和阿良接触,上下学也和璐瑶结伴而行。奇怪的是阿良再也没有马蚤扰过她。这让她更感到不安,不知阿良在打什么主意。时间很快,暑假到了。刘小玲松了口气,终于可以避过阵子了。

  暑假已经过了半,璐瑶今天很是无聊,打电话给刘小玲,她家人说她登山去了。“死小玲,有好事从来不想我。”放下电话璐瑶嘟哝着。没办法,上街转转吧。璐瑶穿上件宽松的上衣,套上件短裙出了门。街上人很多,路旁棱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璐瑶悠闲地逛着,突然,橱窗内的件商品吸引了璐瑶。她站在橱窗外久久的盯着它,那是台小巧别致的摄象机,玲珑精致,招人喜欢,同时她看到了价签15,000。她深深吸了口气,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它。“喜欢吗?进吧,这是目前最先进的摄象机。”璐瑶扭头看着象店老板的人笑了笑。“我买不起。”“没关系,我们进去谈谈,也许可以用其它方法拥有它。”店老板微笑着说。璐瑶愣了下,迟疑地跟着店老板走进店内。

  “我们店除了销售以外,还搞些摄制工作,作品均出口到亚洲各国。我们正在物色各种类型的女主角,你很适合。如果你愿意的话,这台摄象机就作为报酬。拍摄时不动真格,男演员的下部用胶带纸贴住,制作时女演员的下部用网格遮住。而且保证不在本土兜售。如果你有心,以你的条件可以外加5,000。你考虑下。”璐瑶耳边回应着店老板的话。当时,她根本没细想就如旋风般的冲出店外。她知道,这是种地下黄铯小电影,非常流行。“天,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回到家后,躺在床上,璐瑶平静下来心情,开始考虑这件事。“我并没有失去什么,却能获得我想要的东西,这也未尝不可。可是这多羞人呀!让人知道我怎么见人。不会有人知道的,带子都出售到国外的。”璐瑶思想来回的斗争,举棋不定。突然,樊兵的影子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合上双眼睡着了。

  间密室内,璐瑶身着睡衣坐在张床上。她的内心紧张极了,不知道会会发生什么事情,她该怎么办。这种摄制很简单,个摄像师扛着机器,张床,个男主角,个女主角就齐全了。“怎么是你?”璐瑶惊讶道,她看到三十几岁,有点歇顶的店老板穿着睡衣走了进来。“为了降低成本,没办法。会你尽量放松自己,其它的交给我好了。”店老板笑着说。璐瑶只好点头。

  “开始”随着摄像师的声喊,店老板走到床沿并脱下衣服,璐瑶羞涩的偷看眼,果然店老板的下身用胶带纸贴着。她开始放松情绪,心中不断的念叨“这是演戏,这是演戏”。店老板很温柔地吻着璐瑶的嘴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