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两只手紧紧的紧紧的握在起待续

  令娜正在厨房忙碌着,项老伯走近她身旁捉着她,下身紧贴在令娜的屁股上,只手在浑圆的臀部上抚摩着,另只手探进令娜的上衣,握住她丰满的|乳|房。“别这样,这里不方便”令娜哀求着。项老伯毫不理会,他开始脱令娜的衣服,“呜”令娜轻泣着,很快她身上的衣服被清除干净,就这样赤裸裸的被项老伯抱起来,有如老鹰捉小鸡般的被抬到楼上卧房里面。虽然令娜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但她无法逃避,只能害怕的直哭泣不停。“快过来帮我吹喇叭乖乖听话才不会受伤害知道吗”项老伯边说边把自己衣服脱掉,露出他松弛的肌肤,下体根黑黝黝的大鸡笆随着他的动作摇荡着。令娜吓缩在床角边,身体不住的颤抖。

  “怕什么想讨打吗”项老伯把将她拉到面前,把令娜的头压在自己下体前面,威逼令娜含下他可怕的肉根,项老伯双手捧着她的脸,用肮脏的体毛就去刷着她的嫩脸颊,热腾腾的r棍贴在令娜脸上,让她想逃都没地方可躲。令娜被人控制住,鼻子闻到男人的臭汗腥味,根火热的鸡笆压在嘴边,要她含着恶心的臭腥鸡笆,是她最可怕的梦呓,不得以只好张大嘴巴,把项老伯根脏兮兮的竃头含进嘴里面,勉为其难的滑动舌头,希望能让这场恶梦尽快结束。

  “哦哦好耶真是爽再用力点”项老伯高兴的命令着令娜。项老伯根大鸡笆,在令娜的嘴里面慢慢澎涨起来,变的既粗大又肥长,把令娜张小嘴撑到最大,她只好后缩含进整个竃头而已。粗大的鸡笆表面,布满青筋血管肉瘤,模样非常的吓人,二颗鸡蛋般的睾丸,悬在鸡笆下面跳动着。项老伯仍不满足的抽动下体,想要更深入的侵入令娜喉咙,让她感到痛苦不堪。“好啦现在该试试你的下面了”项老伯抽出令娜嘴里的大鸡笆后,用力的把令娜推倒在床上,把她的双腿扒到最开,翻到令娜跨下,

  将头埋在她的阴阜外面,伸长着根舌头,很快的就钻进令娜下体的荫唇内,在荫道里面胡乱钻刺,粗糙的舌头磨在细嫩的荫道壁面,刮起不少滛水出来。

  项老伯的嘴唇将阴阜向两旁剥开,露出湿淋淋的肉洞,阴也因为性奋而站立起来,洞里的滛水不停流出,

  他伸出舌头挑弄阴那颗珍珠,令娜全身颤,“噢”的声也紧抱住项老伯的身体。“我高嘲了,

  啊真是舒服啊!”身体享受着高嘲,心里却极端的厌恶。令娜喷出阵滛水出来后,项老伯更是努力的舔着令娜下体,

  他大力的扒开阴阜,伸出舌头在大小荫唇间滑动,不时吸允着阴,同时将根中指伸进荫道内抽送,令娜的荫道有时紧有时松,喷出阵阵荫精出来,夹的他的手指爽呼呼“啊啊哦哦啊嗯啊啊”令娜忍不住呻滛起来。令娜被项老伯波波的口舌攻击,至少得到3次高嘲,全身脱力的趴在床上喘气,双眼微闭满脸春意,头发零乱不堪,呈大字般的瘫在床上。

  “哼出水来哦”项老伯得意的舔着嘴巴,对令娜炫耀下。项老伯猛力的吸吮着令娜的下体,把流出体外的分泌物,滴不少的全吞进肚子里。吃完不少滛水后的项老伯伸出根中指,吱的声,就把指头完全伸进荫道里去,然后快速的滑动指头,让中指在荫道里面快速磨擦着,边看着令娜皱着眉头,痛苦呻吟的表情,更加得意起来。“舒服喔小美人”项老伯卖力的挖着令娜的下体。“好可怕喔!我的身体怎么会有反应”令娜忧心着。

  项老伯玩弄着令娜的下体好阵子后,把令娜双腿拉开,让她的下体毫无遮掩的完全曝露出来。项老伯抱起令娜的大腿,将早已经翘的指天高的鸡笆对准荫道口挤送进去,令娜嗯的声无力抗拒,任由项老伯的粗大竃头刺向她的窄1b1,荫道内满满的滛水,所以送起来还算容易,只听见噗吱噗吱的二声,竃头就完全挤进令娜的窄1b1里面,把荫道皱折撑开大半了。“啊哦”竃头刺进荫道的瞬间,令娜忍不住尖叫着。令娜皱紧眉头眯着眼呻吟着,项老伯支粗大的庞然大物,就在令娜下体进进出出,鸡笆上面的筋脉磨擦着荫道内壁,带出许多滛水泡沫来。黑鸡笆全部进入荫道里面,撞到芓宫颈底部,每次抽出时,鸡笆刮着荫道嫩皮,把令娜的荫道内壁都翻到外面去了。

  令娜胸前两粒肉球也随着撞击而左右晃动,粉红色的|乳|头尖挺在嫩|乳|房上,项老伯粗暴的用手压在|乳|房上用力的揉搓,虎口夹住|乳|头旋转。令娜被这个样子的刺激,突然小蛮腰挺,荫道里面滚热的滛精喷发出来,冲刷着项老伯的鸡笆和竃头,项老伯阵舒爽,深情的将舌头吐在令娜嘴里吸吮口水,并在她耳边说:“啊真是紧啊没玩过如此过瘾的女1b1好爽啊”这时项老伯猛烈的摆动下体,阵猛推急抽,让令娜的秀眉都绌在起,表情又是痛苦又是兴奋,张大嘴巴大口呻滛,只能拼命抱住项老伯,指甲用力的在他背部刮出条条血痕,项老伯的鸡笆经过荫道几次收缩按摩,让他感到太舒服了,痛快的刺激让他忍不住狂吼急抽起来,然后对着令娜的荫道射出道道白色的液来。

  “哦真是爽啊”精之后的项老伯仍是贪婪的摸着令娜粉嫩的肌肤。过了段时间,还浸在令娜荫道里面的鸡笆,又变大葧起来了。项老伯笑嘻嘻的摇动着下体,让半软的鸡笆在荫道内磨擦不停。“哼我要再来次”项老伯再起色心,他抽出鸡笆站在令娜面前,令娜知道,任何的哀求对他都没有用,换来的只是更不堪的侮辱,所以她乖乖的张着小嘴,忍着奇异的味道把竃头含进嘴里面,用舌头舔在鸡笆每寸地方,连他的卵蛋也含进嘴里拨弄番,然后把头伸到他的腿根处,延着会阴直舔到屁股缝的肛门口附近。令娜用她湿热温润的舌头,舔着他的屁眼洞,舌头磨擦着他的性感带,让他爽到全身毛细孔都并张开来了。

  “哦哦小美人真是爽啊喔真是有天份”项老伯变换姿势躺在床上,让令娜跪在他的脸上继续帮他含着老二,项老伯用手指玩着令娜的下体,指尖沾点滛水,就按在阴核上磨擦。“小美人想要了吧你下面真是湿耶滛水真多啊”项老伯嘻嘻哈哈的笑着。项老伯边享受着让令娜含着鸡笆,根湿淋淋的手指就摸上了屁眼,用指尖搔刮着令娜的肛门,玩起挖屁股的游戏来。“啊他想要干嘛,难道他要玩我的屁股,天啊!不会吧!”令娜不禁担忧起来了,如果他要进后面更窄的屁眼,令娜真的无法想象会是如何的痛苦。果然项老伯将他的指头进直肠里面,翻搅着肠壁,让令娜痛苦的想要大便。

  “啊哦”早就知道他的企图,但是指头戳入肛门时,还是会觉得不适应,令娜强忍住便意,任由项老伯扩张她的肛门肌肉。“哦真是紧哦真担心小美人会吃不消喔”项老伯假好心的说着。“好了快趴在哪儿翘起屁股来快啊”项老伯命令着令娜,毫无怜香惜玉之情,令娜苦闷着张脸,等待着下面的酷刑。项老伯先挖些润滑油抹在令娜的屁眼上,自己的鸡笆也同样抹的湿淋淋的,把令娜翻身压在屁股的上方,用力扒开她的屁股,把鸡笆扶正对准肛门洞口,腰部沉就向窄洞里面挤。想要肛茭没有想象般容易,令娜的后洞相当紧小,已经用手指扒开到最大了,仍不容易将竃头挤进去。项老伯知道只要竃头能进去的话,后面就容易多了。

  令娜的肛门洞口有圈括约肌,茎肉非常的紧实,不易被突破,项老伯的鸡笆才进去半,就有快被夹段样的感觉。他只是把竃头进去,二人就弄的满身大汗,他寸寸的推挤进去,令娜实在受不了了,全身发抖起来,猛然喊叫“啊啊我的屁股快裂掉了喔真的好痛啦要死了啊你快停啦啊啊屁股好痛喔我好痛喔啊我快死了啊啊快死了啊”令娜力竭嘶声的哭叫着,全身不支而颤抖着。“好啦已经进去啦后面就没那么痛啦”项老伯看她如此痛苦,就安慰起她来。

  项老伯不理会她的哀求反抗,继续将鸡笆刺到直肠深处,将直肠完全扩张开来。然后再慢慢拔出来,鸡笆抽出时,大竃头来到洞口时,又被肛门口的那圈筋肉锁住,所以项老伯又再往体内刺。项老伯怕竃头拔出来后,待会不容易再进入,所以又把鸡笆进去,就这样来来回回抽,等到顺了,才加快活塞的速度。令娜被整治的要死不活的,大声的哭了起来。突然间直肠肌肉松,令娜从阴阜中央,喷出道金黄铯的尿液出来,洒到整床都是尿水。“嘻嘻出尿来啦嘻嘻”不知道是因为项老伯的嘲弄,或是因为肛茭的疼痛,

  还是令娜因为洒尿出来而过分的羞辱,总之令娜就是啼哭不停。

  令娜的肛门洞口都红肿起来了,项老伯的鸡笆上面,也都沾满了黑黑黄黄的粪便,发出阵阵恶臭味。但是项老伯玩得正高兴,当然不愿意停手,反而加快抽送速度。令娜被压制在下面难以翻身反抗,只能低声啜泣,被人捉着屁股,任由根大鸡笆,捅在屁眼里面进进出出。项老伯每次拉出鸡笆,都好像快把红肉色直肠给拉出去,竃头将肛门里的粪便给刮了出来,所以气味不太好闻,房间充满尿粪味,但是项老伯却愈愈有精神。“啊痛啊嗯啊啊”令娜无力的呻吟着。令娜体内的直肠,被根硕大的鸡笆侵入,下腹瞬间涨的满满的,

  鸡笆抽出后,有种排泄而出的快感。二种完全不同的感觉,迅速在体内交互的做用,麻痹之后又引来怪异的快感,让令娜直处于疯狂的边缘中。

  令娜嘶喊完之后,居然忍不住又再度失禁了,在项老伯屁眼的同时,尿水沿着大腿流出来,搞的俩人身都是尿粪。这时候项老伯忍不住紧夹的快感,腰眼麻精门大开,将液都喷进令娜的屁眼里了。等到项老伯射完精后,抽出鸡笆出来,令娜马上半跪半爬的在床上拉肚子,唏哩哗啦的狂泄而出,然后陷入昏乱的意识中

  酒吧里,少芸和雪纯同情地望着对面的令娜,令娜把手中的酒喝完,痛苦的垂下头,“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再也不要回到那个所谓的家。简直就象场噩梦!天!”“去告他!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雪纯气愤的说。令娜摇了摇头,“我不想失去项东,对我来说,他是我的全部!”“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少芸问道,令娜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我想到英国去,只要项东在我身旁,我就什么都不怕了!可是”“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雪纯问,“我怀孕了我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少芸和雪纯吃惊的望着令娜。“没关系!不论父亲是谁,孩子是无辜的,只要你和项东真心相爱,去找他吧!在他身边你会幸福的!”少芸安抚着,令娜沉思着,点了点头。

  “她终于可以和心爱的人在起了!”送走了令娜的飞机,少芸感慨的说。“你呢?怎么样?有心上人了吗?”她转问雪纯,“我?也许算有了吧!”雪纯的脸红了起来,“哦?怎么认识的?”少芸感兴趣的问,“偶然在花市认识的,后来他经常约我,我看他人还不错,就和他交往了。”“很浪漫呀!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以后再说吧!我们才刚刚开始。”两个人说笑着走出机场

  两个月后,令娜来信说她和项东已经在英国注册结婚

  房间内,对情的男女正在床上翻滚着。男人的头压在女人丰满的胸脯上疯狂吸吮,发出“吱吱”声,他的手在女人的下体抚弄着;女人喘息着,双手抓住男人的头发,头不住的左右摇晃,如云的秀发四散开来。男人抬起头,看着女人娇媚的秀厣,迷人的神态,忍不住内心的激动,重新压上女人的身体,坚挺的鸡笆对准女人下体目标,臀部用力挺,籍着滛水的润滑,鸡笆举贯穿了1b1。“啊!”女人发出满足的娇吟。男人却皱起了眉头,他慢慢退出鸡笆,俯身向下看去。

  “你!?”少芸看到刘伟惊怒的眼神,心中哀叹声,慢慢抬起上身坐起来,伸手拉过床上被巾遮住赤裸的身体。刘伟扑上去,双手紧紧握住少芸的肩头不住摇动,愤怒的吼叫着:“谁?谁的?说!!快说呀!!”少芸身体前后摇摆着,秀发随着四处飞扬,她依然默默无语。“贱货!”盛怒之下的刘伟记耳光扇了过去,少芸抚着火辣的脸,下床默默的捡起四散的衣服,穿戴起来。“混蛋!!”刘伟双手抱住自己的头,跪伏在床上。少芸静静的穿好衣服,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外面下着细雨,她缓步在雨中走着,仰起头,任冰冷的雨水洒落在她的脸上

  公司的人早已走光了,少芸依然埋头案上;她在抓紧赶份报告,其实是在逃避回家后的孤独。天已经黑了,少芸站在窗前,看着街上的景色,心中感到阵烦乱。听到身后门响,她回过身,看到徐光良正惊讶的看着她,“少芸!?你还没走?”“我在赶份报告!你你睡这?”望着徐光良手中的暖壶和他脸上的抓痕,少芸心中明白了七八分。徐光良尴尬的笑笑,“可怜的家伙!”少芸心想,她又转身望向窗外。“少芸!我我直想找个机会向你说声对不起!上次”少芸轻轻摇着头,阻止他说下去。

  “你没事吧?”徐光良悄悄走到少芸身后,“你最近怎么了?好象有什么心事!”徐光良柔声的说,“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他轻轻的把手放在少芸肩上。少芸感到心中酸,眼圈红了,她轻叹了口气,身子微靠在徐光良身上,徐光良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试探着搂住少芸,见她没有反对,胆子大了起来,嘴在少芸耳后轻哈着,少芸感到耳朵好痒,头轻轻扭动,徐光良的手隔着衣服盖在少芸的|乳|房上,轻轻揉弄着;隆起的下身紧贴在少芸的臀部不停磨蹭;嘴在少芸的后颈上温柔的吻着。在他的挑逗下,少芸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徐光良进步的试探解开她的上衣纽扣,在得到默许后,兴奋的加快了速度。

  少芸的衣服件件被徐光良脱掉,当她雪白粉嫩的美丽胴体完全呈现在徐光良跟前和手中时,他才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她紧紧抱住,利用肉体的接触,继续刺激她的情欲。少芸给挑逗得全身皮肤泛起玟瑰般的红色,忘情地娇吟低呼,心灵肉体彻底开放,在他怀里扭动逢迎,进入前所未有狂野的发情,徐光良耐着性子,继续着对她的挑逗,把她直接送上情欲的巅峰,阵强烈至近乎痉孪的剧烈抖颤。他把她搂入怀里,低头闻着她身上的气息,用轻柔的声音诉说着甜言蜜语,开始以手指探索她的曲线,由于她双手护胸,只能抚摸其它的部份。徐光良像是要在她身上烙下印记,吸吮着她的肌肤,直到她发红发热,她才渐渐地放松了下来。

  徐光良导引她转过来面向他,她含羞带怯的半闭着眼睛,张迷人的脸庞红烫如火,手托起她的娇靥,徐光良柔情蜜意的吻着她的双唇,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不断地探索,然后跟她的舌头纠缠在起,他这吻,足足吻了五分钟之久!当她开始回应他的亲吻,双手回抱着他的脖子,徐光良的手侵占她那挺实的|乳|峰,手掌轻轻地拂抚着她的|乳|头,她的双唇已烫如火,|乳|头也硬挺起来。

  看着少芸动人的曲线,大小适中的双峰,随着少芸的喘息上下微弱的起伏着,徐光良手搓揉着她那浑圆的右|乳|,张口含住雪白微红的左|乳|上,虽说少芸的双峰并不是很大,但粉嫩的皮肤,粉红的蓓蕾却分外的娇艳迷人。少芸虽说害羞不敢主动,但身体传来波波的快感,也逐渐淹没她仅存的羞意,喘息声渐渐急了起来,而身体也越来越热,身心有着莫名的空虚感,使她不禁的轻扭动着身体。

  徐光良把她放在沙发上,然后压上少芸的身子,咬着微微颤抖的椒|乳|,双手不停逗弄着少芸敏感的身体,等到少芸渐渐呼吸急促起来,反应也越来越热烈时,他的手也从腰到大腿,然后爬到她双腿之间,她立刻全身僵硬紧绷了起来。他双手分别攻向少芸的玉胸和大腿,边吻着少芸微张的小嘴,手轻轻在大腿间来回抚摸着,手搓揉着坚挺的|乳|峰,还不时的轻咬着耳朵,并在她耳旁轻声细语表达他的爱意。少芸终于弃守阵地,让他侵入她最后防线,徐光良伸出脚卡在她双腿间,让她无法再合并起来。

  他的手已经开始在内裤的重点部位上慢慢的抚摸,用手指在那纵的裂缝上上下不停的游走着,他微妙的振动着手指时,可以感觉到少芸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