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力的热流射入了她的洞里,同时,股最舒心的暖流从肉洞的最深处传遍小玲的全身,“啊”小玲发出忘情的尖叫,她达到了高嘲。

  家南有如堆烂泥压在小玲的身上不能动弹,口中不停的念叨:“我可以女人了!我可以女人了!”小玲看着家南痴迷的神态,心中充满了成功的喜悦感,甚至觉得自己很伟大小玲治愈了家南的自闭症,决定辞去工作。她摆脱家南的纠缠,郑重的告诉他,所做的切是为了治疗他的病,是工作的需要。临走家南的母亲给了她张五万元的支票,她没有推辞。这是她创业的起始资金

  丽雯躺在床上向璐瑶讲述着她以前的故事

  十岁那年让丽雯铭记终生。学校教形体体操的是位三十岁左右姓扬的男老师。他长的很英俊,为人幽默和气,很受女学生们的欢迎。丽雯也很喜欢他,杨老师也很喜欢丽雯,经常给她吃小灶————放学后单独给她辅导艺术体操。丽雯喜欢杨老师辅导时抱着她的感觉,她身上的些部位总让他摸的很舒服。天,杨老师又单独辅导丽雯。突然,他痛苦的倒在地板上

  “怎么啦?老师!你不舒服吗?”丽雯惊慌失措的问。“我下面肿了很大块,好痛啊!我想我快要死了!”杨老师痛苦的呻吟。“不要!我该怎么办那?”丽雯急的哭了起来。“别哭!你可以帮老师治病。先

  把老师裤子脱下来!”丽雯急忙按吩咐脱掉杨老师的裤子,露出下体,那里果然肿起好大根鸡笆和块肿囊。“我该怎么办?”丽雯不知所措,“把鸡笆含到嘴里,吸出脓来。”丽雯听话地抓起鸡笆,低头含到嘴中。

  股腥臊气味扑鼻而来,令人做呕,鸡笆的味道咸咸的,让丽雯感觉好恶心。但为了治好老师的病,丽雯强忍着吮吸起来。“用手套弄,这样会快些!”杨老师教着丽雯,丽雯用手快速的套弄着鸡笆,小嘴使劲的吮吸着棒头。杨老师痛苦的呻吟着,丽雯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嘴里的鸡笆越来越硬越来越热,好象还涨大了许多,丽雯吓的吐出鸡笆,看着红紫的的棒头惊疑不定。

  “看来用嘴吸不出来,到你身体里焐焐,也许能焐出来。”“到我的身体里?”丽雯吓了跳,吃惊的望着鸡笆。“这怎么可能?”丽雯心想。“你下面的肉洞又热又紧,定可以把脓吸出来。”“不要”丽雯惊恐的后退。“不要怕!那里生孩子都可以,何况这个鸡笆。呜好难受我不行了”看着杨老师痛苦的样子,丽雯心软了。为了救杨老师,自己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丽雯褪掉下裳,露出幼嫩的下体,战栗的挨近鸡笆。杨老师用唾液抹在鸡笆上,扶助丽雯的腰,鸡笆对准1b1口。丽雯的身体慢慢坐下去,粗大的棒头挤进1b1口。“啊”丽雯感觉下身鼓胀,还有些撕裂般的疼痛,很不舒服。杨老师扶着腰的手猛的将丽雯身体向下按去,“啊!好痛啊好痛呜!”痛入心肺的感觉差点使丽雯昏厥,她的身体拼命上挺,杨老师死死按住丽雯的身体,防止她摆脱,然后用力向下再按,鸡笆全部进丽雯小小1b1里。“哇哇!”丽雯痛得大声哭叫,双手紧紧抓住杨老师的臂膀。

  杨老师闭着眼,体会着棒身被又滑又紧的荫道强力套着的快感,“啊!”他舒爽的轻呼声。看到杨老师很舒服的样子,丽雯咬牙忍着剧烈的疼痛,轻声抽泣着,心情好了很多,她觉得自己遭受的切痛苦都是值得的。杨老师休息了半分钟,缓缓的抽出鸡笆,每抽点就摇动鸡笆圈,丽雯紧咬银牙,吸着气忍受下身传来的阵阵疼痛,这表情出现在她的稚气的漂亮脸蛋上尤其让人感到冲动。竃头退出特别紧窄的荫道口时尤其刺激,丽雯疼的脑袋后仰,上身几乎悬空。杨老师的鸡笆终于整个退出了荫道,丽雯放松的出了口气,他却下身猛力再向前顶,巨大的鸡笆再次没根冲进紧窄无比的幼女荫道,丽雯尖叫声,杨老师不容她反应,再把鸡笆抽出来再进去,不断的重复着

  丽雯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尖声哭叫,用力扭动身体。杨老师抓住她纤腰的双手牢牢控制着她的身体,不给她以丝毫的机会脱出控制。下身拼命的抽着,每次抽都没根而入,全根而出,他面欣赏丽雯痛苦的表情,面感受她每处娇躯的美妙,沾满鲜血的鸡笆更在她最宝贵的地方疯狂进出。竃头顶在荫道尽头的芓宫口上,感到芓宫口微微的搏动,他用竃头前端重重抵着磨动,丽雯的荫道里面满布微微突起的颗粒,竃头被磨擦着酸麻万分,使他兴奋难挡。他拚命抽,把丽雯娇小的身躯撞得抛起来。小腹拍打着丽雯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响。

  丽雯的荫道因痛楚而收缩,竃头像伞状突起的菱边强力的刮着幼嫩的荫道壁,直把嫩肉擦破似的,随着荫道强烈的抽搐,竃头阵酥麻直透脊髓,很快,阵奇妙的感觉向杨老师袭来,他本想运气忍住,但看到丽雯痛苦的挣扎表情,痛不欲生的惨叫声,终于忍受不住,任由那强烈的快感传输到下腹,在达到顶峰前,他把鸡笆努力抽出丽雯的身体,再凶猛的冲破洞口举冲到花心才射出液,在丽雯的尖叫声中用力扭动她的腰肢,迫使她的花心摩擦着竃头,随即脱力的躺在地板上,把丽雯柔软的身体紧紧的搂在怀里。

  鸡笆渐渐滑出丽雯的身体,丽雯的哭叫声慢慢的停了下来。看着下阴,只见少许的鲜血混合着白色的粘液流出她的身体,丽雯心中感到非常的欣慰和无上的光荣,她终于吸出了脓水,救了老师的命从此以后,丽雯和杨老师的关系变得非常亲密。他们的关系直维系了三年

  学校单身职工宿舍内,主人的单人床上,对赤裸的男女正挥汗如雨的进行着肉搏“我我怕!老师,你你刚才好可怕啊!就像只要吃人的野兽样!我我心绪好乱啊!”丽雯吃笑着。“呵呵!你是只小野猫,我就得似只狂狮来应付你。”杨老师边说着边在摸索丽雯的臀部及荫唇。丽雯因为敏感而轻轻地扭摆起蛇腰来。杨老师温柔并如雨般地吻落在她红红的润唇上粉颈子和香肩上。味轻巧的舌尖抵住丽雯耳根,弄得她全身发烫,修长的双手紧拥住他的壮臀上。

  杨老师轻撩起丽雯那稀疏的荫毛,她那细白嫩|乳|,便不自禁地在委眼前颤抖动着。|乳|峰上是两朵红色的桃花,更是高高挺起。杨老师吞了吞口水,猴急地就向花儿含去。灵敏的舌尖明显地感觉到|乳|头和|乳|蒂的凸粒,并贪玩地向|乳|头画圆圈吸吮着。丽雯的|乳|房因为他的唾液和汗水,在窗帘间射进来的光芒下闪闪发亮着,更为动人。丽雯全身不能克制的颤动,双腿亦不停地在床上摆动。她胡乱地抚摸着并按压着他身上的健美肌肉。没过回儿,丽雯竟突然地翻起了身来,意外地将杨老师重重推倒于床上,用双手握住他那男性象征,对着它吹气并用唇瓣轻轻含住,舌尖在顶端来回绕圈子,紧紧地扣住深沟缝的部分。原本软化的鸡笆此刻又再次地膨胀至极点

  杨老师手指伸入了她柔软的头发内搔抓着。他让丽雯为他口茭了十数分钟后,便又再把抱起她,双目直看着她的正面,朝她微微笑,便低下头用嘴舌去拨开她那幼苗的青嫩小森林,接着贪梦地亲吻她双腿间的花瓣,并以舌尖摩啜着那爱的按钮。“嗯!好好舒服啊”丽雯因为他的微妙技巧,囋叹着。杨老师继续地疯狂吸舔着丽雯那已经流得泛滥成灾的润湿1b1。他忘怀地又吸又舔又舐又吮,连啜带咬地服务着丽雯。突然,几根手指向他的脸抹了过来,只觉滩湿滑的液体沾染于脸上。“看老师,你的脸都舔弄得湿淋淋了,好讨厌啊!”丽雯也递过自己的舌尖,舔了舔他的嘴角笑说着。

  “老师,可以可以放进了吗?”她突起微声地问起,并呼出深情的热气。“当然,你想要怎么样都行,婉全听你的!”杨老师边说着边坐了起来,缓缓地分开她的大腿。丽雯热切的期盼着,滛水湿遍了她的腿根。杨老师温柔地把她细长的腿抬上肩,借着滛水的滑润,顺势地缓慢推进他可以感觉得到丽雯荫道的紧切收缩,便开始了更深入的前进。丽雯兴奋不己地晃动她的蛇腰,来迎合他。“啊啊嗯嗯嗯嗯”杨老师奋力地前进再前进。只听粗壮的鸡笆”滋滋”地在丽雯的荫道肉壁之间,进进出出地抽着。丽雯似着魔地,全身晃荡颤抖了起来。

  “小宝贝!好好的享受吧!”杨老师边在她耳边深情地说着并边用力再做冲刺。小女生的体内,这下陷入了另波又波的强烈高嘲。滚烫的男性肉肠在自己少女的芓宫壁内烧灼着。丽雯只觉得自己好像要被股热流由内至外融化了,涛涛的阴水直洒而出。“哦哦哦哦哦哦”杨老师也紧闭着双目,狂暴加速抽动了十数回,闷哼声,涨大的鸡笆涌射出了对丽雯的爱。他们俩此刻满身都是汗水。丽雯那娇嫩的小1b1,红肿不堪的1b1口,缓缓流出粘稠的滛秽液体。丽雯脸蛋流露出疲备却又满足的表情,切的忧虑都暂时抛弃脑后。“老师!你爱我吗?”“小傻瓜!我离婚几年了,没有再婚,不就是为了等你。”杨老师深深地吻住身热汗的丽雯,微感觉到她正抽动不已。丽雯的眼睛虽然紧闭起,嘴角微微的牵动丝笑意

  星期天,丽雯旅游刚回来,就急不可待地到宿舍找杨老师,却扑了个空。她沮丧地往回走,路过训练室,她趴窗向里望了下,却看到了杨老师。个女孩浑身汗津津地练着体操,杨老师贪婪的眼睛盯住女孩裸露的雪白粉嫩的大腿。这女孩刚转来不久,属于那种让人心痛的美。杨老师上前辅导女孩动作,突然把将女孩按倒在地板上,扑上去狂吻起来。“别这样老师不要”女孩挣扎哀求着,“我太喜欢你了!我想的快发疯了!我会爱你辈子的!”接着传来熟悉的气喘挣扎和呻吟声。

  丽雯默默的离开窗口,向回家的路上走去,心中充满了种茫然的失落感

  个小有名气的酒吧里,红雪在吧台旁独自喝着啤酒。她喝完了瓶,又叫了瓶,也不知道自己打算喝到什么时候。红雪的酒量不浅,但她只想用酒精麻醉自己痛苦的心,喝的早已过量。她的脸色粉红菲菲,娇艳迷人。酒吧快打烊了,只有几个人在里头。酒力开始发作,酒劲渐渐涌了上来。坐在红雪旁边的个男客人直注意着她,看到红雪身体开始摇晃,意识有些模糊,便靠了过来。

  这时有个男客人从离红雪比较远的位置坐到她的右边来,两个男的把红雪夹在中间。他们有意识的和红雪搭着话,调侃着,还约她出去吃宵夜。不过红雪都挡了过去,后来那两个男人大概是没法子了,也不提了,只是陪着红雪喝酒。渐渐的,红雪喝的很醉,两个男人自然也看出来了。

  于是个男人用手扥着头,只手搂上红雪的腰,另个男人则更放肆,只手抓着红雪的只手好像在说事情样,只手摸上红雪的大腿,红雪用另只手抓着那男人大腿的那只手,含糊不轻的说着:“你干嘛啊?”另个男人却把手由腰部移到胸部上,轻轻的抚摸着红雪的胸部,个男人说:“你给他摸咪咪,我碰下大腿会怎样。”红雪说:“不要!你们太过分了!走开啦!”然后抽手抓住摸胸部的手,那个男人又把手摸着大腿,立刻沿着大腿而上,来到红雪的处隔着裤子摸着红雪下体。

  这时红雪顾此失彼,抓了那只漏了这支,红雪呢喃着说:“干嘛啊,讨厌!滚开!”红雪又抓住下体的手了。那两个男人说:“就是要摸你啊!”那只在胸部的手趁机已经钻进上衣里头了,绕到后方,用很快的速度解开胸罩扣子,红雪想要回手,却也被拉住手了,于是另个男人得已尽情的用它的大手盖在红雪的奶子上不停的柔捏,那是她的敏感带,没多久,红雪低声喘息起来,在下体的手趁机拉开她的牛仔裤拉炼,两支手指老练的窜了进去贴在红雪粉红色的内裤上,开始磨擦着那黑色地带,红雪用手抓住那只在下体作怪的手,但已于事无补,只能口中喊着:“干嘛啊,讨厌!不要啊,嗯啊嗯”

  男人扥住头的手也加入肆虐之中,他们合力把红雪的上衣脱了下来,露出她雪白的身体跟已经兴奋到站起来的小粉红色的|乳|头,右边的男人把嘴贴下去含着她的奶头,红雪仰头发出叹息的声音,接着下半身的牛仔裤也被他们七手八脚的脱下来,只剩下件粉红色的小内裤,整个前面都湿了,右边的人把红雪的头压到他的裤子上,拉开拉炼想迫已经半昏迷的红雪替他口茭,另外个蹲到红雪下面去舔着她的内裤,红雪被舔得全身无力,只能嗯嗯的叫着。

  “住手!她是我的学生,不许你们对她这样!”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见有人出头,两个男人急忙整理好衣服走开了。这个男人是红雪学校的讲师,叫林翔。离异后直保持单身,曾因为猥亵女学生被学校留用察看。他不敢在学校里乱来,只好到外面打野食,可巧今天遇到了红雪。林翔整理好红雪的衣服,扶着醉的不醒人事的红雪走出酒吧

  林翔将红雪抱起躺在床上,她仍然全身软绵绵且无知觉的任林翔摆布林翔开口吸吮着红雪的唇舌,接着伸手脱掉红雪身上的衣物!眼前是红雪只穿着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丰满雪白的胸部因胸罩撑而托出美丽雪白的深沟,饱满诱人的|乳|房高挺着,顶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平坦的小腹,浑圆的臀部,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穿着粉红色半透明的内裤,包着隐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

  林翔望着红雪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他感觉红雪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点暇疵也没有!他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不禁的伸手在红雪丰满浑圆的|乳|房温柔的抚摸着!林翔面将手伸入|乳|沟,用手指夹住红雪的|乳|头,揉搓着她柔软弹性的|乳|房,另手便将红雪的胸罩解开了。翘圆且富有弹性的|乳|房,脱开束缚好像迫不及待地弹跳出来,不停在空气中颤动而高挺着。粉红小巧的|乳|头,因林翔的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丽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林翔垂涎想咬上口!林翔低下头去吸吮红雪如樱桃般的|乳|头,另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激,红雪突然逐渐的恢复意识且缓缓的睁开眼睛,

  “啊嗯我怎么会在这里?”林翔继续吸吮红雪如樱桃般的|乳|头,红雪觉得胸部阵酥麻,这怎么回事?林翔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她的荫道里的嫩肉和芓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滛水来。林翔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更用舌不停的挑动着那敏感的|乳|头。“啊!林老师?不你在干嘛住手”红雪全身紧张起来并试着阻止他,林翔当然不会理会她的反对。红雪试着想挣脱,但全身酸软使不上力来,细细的汗珠布满她雪白肌肤,她只觉的|乳|尖又酥又痒,被刺激到,整个人就像被舒服的电流通过般难耐,林翔低下头,黏烫的嘴吮紧她充血的奶头,用力吸着。

  “噢!”红雪的脑海被片空白卷乱,林翔有力的手掌仍紧紧握着她白嫩的|乳|房,更让受到刺激的|乳|头挺立鲜艳。“啊不要林老师停下来”红雪努力的想挣脱林翔的吸吮。她使出丝力气想阻止林翔,但林翔早已失去理智,她越是想挣脱,他就越想征服她。“你今晚逃不掉的是我救了你,你应该报答我的,哈哈哈”林翔的脸庞在此时却有野兽般的神情彷佛要将红雪给吞没了。林翔的手开始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红雪的内裤里!手指在1b1上轻抚着,他的手指伸进红雪那两片肥饱荫唇,他感觉她的荫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滛水泛滥,摸在林翔的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啊!”红雪觉得膣内深处的芓宫像溶化样,滛水不断的流出来,而且也感到林翔的手指也侵入到肉洞里活动。“啊喔嗯不要嗯”林翔的手指在滑嫩的1b1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得红雪荫道壁的嫩肉已收缩,痉挛的反应着。接着他爬到红雪的两腿之间,看到她所穿的那件小小的内裤,中间已经可以看到滛水渗出的印子。他立刻拉下红雪的内裤,看着两腿之间挟着丛荫毛,整齐的把重要部位遮盖着!

  红雪的荫毛不算太浓,但却长的相当整齐,就像有整理过样的躺在1b1上。红雪的荫唇呈现诱人的粉红色,滛水正潺潺的流出,很性感。林翔用手轻轻把它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