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跟着涌起渴望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此时又涌起非常强烈的欲!她不断的扭动身体渴求着!“樊兵”发现雨萱的变化,但他仍含着|乳|头,手指也轻揉着阴核!雨萱撑着身子起来,转身就握住“樊兵”的鸡笆,温柔的搓揉起来,“樊兵”被着突来的动作楞了下,但此时雨萱已低下头去含起“樊兵”的鸡笆,舌头灵活的撩动着鸡笆的尖端,“樊兵”舒服的闭上眼睛享受着阵阵的快感,雨萱的舌尖呧在“樊兵”鸡笆的小洞上,突然阵阵小力的吸允,弄得“樊兵”全身跌进阵阵疯狂排山倒海来的尖锐快感中,又酸又麻的吸吮感,像似群细小蚂蚁舐咬着他的竃头,他阵激动的用力的把雨萱翻了过来就把鸡笆抵着她湿润的荫道,用力的将鸡笆下去。

  “啊喔”雨萱发出呻吟身子大大后仰,虽然不至于疼痛,但仍感到有些不适。庞大的鸡笆进出,使她忍不住呻吟起来。雨萱已然等待不及了,此时“樊兵”的抽所带来的快感让她舒服极了。从鸡笆进出时的灼热和疼痛,让她的下体获得如雪要融化般的快感,而且随着“樊兵”鸡笆的抽,快感更加剧烈深刻。“喔好快受不了了好”雨萱双手抱住“樊兵”的背部,高嘲的波浪袭她的全身,四肢如同麻痹般战栗不已,她快要没顶愉快感的浪潮之中,随着呻吟她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快散掉了。“樊兵”仍然继续抽着,接着又是阵强烈的高嘲袭来,这是雨萱第次经验到这种连番而来的高嘲感受。以为最多不过两次,却不意紧接着是第三次的高嘲,此时的她早已忘我,只是呼应着速度更快的抽。呻吟已然变成了哭泣。荫道里的肉褶呈现波浪起伏般的痉挛,更是紧紧的吸住“樊兵”的鸡笆!

  “啊喔”在雨萱像脱缰野马似的煽惑剌激之下“樊兵”也将体内火热的液射向雨萱的芓宫里!精后的“樊兵”并没将鸡笆抽出,他抱着雨萱转了身,让她靠在他身上,雨萱只是随着愉悦后全身酥麻的躺在“樊兵”的身上,她身体还留着高嘲余韵的滚热!“樊兵”抱着雨萱,轻抚她的背。很快,雨萱带着满足的倦意沉沉睡去!“樊兵”收拾好衣物,拿起预先设置的红外线摄象机悄悄的溜出房间

  早雨萱醒来,刚好看到樊兵走进房间,她笑着问:“这么早到哪去了?”“我昨晚多喝了些,睡着了,没回来”樊兵心虚的说。“啊!”雨萱目瞪口呆

  璐瑶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位五十多岁的客人,他竟然是自己所在大学的校长,个平时满口仁义,道貌岸然的家伙。校长正用贪婪的眼光望着她,他并不认识璐瑶,他只是吃惊这的女郎水准如此之高。璐瑶上前开始给他按摩。“小姐,请注重下体部位的按摩!”校长盯着眼前晃来晃去的|乳|房,无耻的说。

  璐瑶掀开他腰上的浴巾,男人丑陋的生殖器暴露出来。璐瑶伸手轻轻抚摸他茂盛的下体,沿着鸡笆往竃头摸索,竃头被包皮全包住,再抚摸至阴囊的两颗蛋蛋,感觉好饱满,校长伸手抓住璐瑶的丰|乳|把玩着。“先生!要打飞机还是含麦,或者打炮?”璐瑶微笑着问。“先看看你的技术如何?如果好的话”璐瑶将鸡笆捧在手中,凑过鼻子深深的闻闻,没有丝毫的尿马蚤味,还残留着淡淡的檀香皂味道,将盖住竃头的包皮缓缓褪至冠状沟之下,让整个竃头完全露出来。她反复这动作,看着竃头点点慢慢的出现,又点点包回去,突然有种花朵慢慢盛开的感觉。

  用手指搓搓冠状沟,果然干干净净没有藏污纳垢,璐瑶放心的先亲亲竃头,将鸡笆拿在手中玩弄,上卷下卷侧卷左摇摇右晃晃。鸡笆软绵绵的点反应也没有,不知是上了年纪性能力减退还是花丛老手耐力惊人。璐瑶握住弟弟用嘴含住竃头套弄着,间隙含住阴囊吞吐的吸吮着两颗饱满的蛋蛋,后来竟然贪心的将鸡笆与阴囊口含了进去,却发现嘴太满而使得舌头活动不顺,只好先含住阴囊,用舌头搅动那饱满的两颗蛋蛋,方面用手握住鸡笆上上下下的轻轻套弄,璐瑶将蛋蛋灵活的运用嘴唇与舌头,含进吐出,或者次颗的左右交替的进出,这招果然有用,鸡笆开始跳跳慢慢葧起。

  璐瑶嘴巴放弃阴囊,改用手掌包住,用指腹搓揉,嘴巴开始进攻鸡笆,璐瑶将它先含到底,再慢慢的吐出来,重复几次之后,感觉鸡笆在她嘴里渐渐涨大,璐瑶已经无法含到底,硬要含到底的话,会刺到喉咙深处使她有呕吐的感觉。“喔”校长舒服的轻哼着,手伸入浴袍滑到璐瑶荫部,在璐瑶荫部用手搓弄着。竃头昂然的举在璐瑶的面前,紫色而光亮,包皮已然不见,皮肤颜色不深,整支鸡笆修长硬挺没有弯曲,青筋纠结在上,整个给璐瑶的感觉真的很好看,她仔细的欣赏着,同时下身传来阵阵的酥痒的感觉,滛水分泌愈来愈多。

  “先生!您的鸡笆好雄伟呀!”璐瑶赞叹着。“小姐!你的马蚤水也真多呀!”璐瑶脸色红。被冷落下子的鸡笆又开始逐渐软化了,璐瑶用手握住套弄,却挤出好大滴嗳液,忙用嘴巴含住,尽情的吸舔起来,马眼上的嗳液分泌愈来愈多,璐瑶也乐得将它舔而尽,有时用手快速套弄鸡笆,面用嘴挑弄着蛋蛋;有时用嘴巴上上下下全根的吞吐鸡笆;有时嘴巴含住用舌头缠绕竃头刺激马眼,面用手套弄鸡笆;过了不知多久,所有招式用尽,直弄到手酸嘴也酸,还是无法让他射出液。

  “先生!打炮吗?”璐瑶问,“好吧!你的技术不错!人也很漂亮,就下吧!”璐瑶帮他戴好保险套,翻身起来面对着校长,将鸡笆对准自己泉流的源头坐了下去,阵强烈的充实感满满的充塞璐瑶体内,太长的鸡笆甚至紧紧压迫着她的花心,让她有点吃惊,虽然有点痛而不舒服的感觉,但却有种好像从头到尾完整而强烈的快感,璐瑶将竃头退至荫道口,再完全坐下去,她几近疯狂的摆动,感觉竃头的冠状沟与荫道壁皱折的强烈磨擦,满溢滛水的蜜1b1与吞吐进出的鸡笆所发出节奏般的噗噗声,与璐瑶的浪叫声相和着。

  校长伸手握住璐瑶疯狂摇动的|乳|房,用力的揉捏着。璐瑶疯狂的摆动臀部,扭动中,仍不忘时时弯下腰来,给校长个亲密的吻。她的扭动是有技巧和规律的,每次深入的扭动给校长带来极大的刺激,而对她则次次舒爽,这由她面部抽搐的表情可知。她似缺氧的鲤鱼大口地喘息,胸口起伏着,双|乳|不停地随她上下摆摇波动着。她平滑的小腹则随她前后扭动,挤压出条深深的皱纹。乌长的秀发则随她扭头飞扬着。只见校长的命根子在她处进出,时而整根埋入时而半吐而出。

  “啊嗯”她摆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下揉的力量也越来越重,没几下身体的深处便传来阵阵强烈的悸动与收缩。校长的呼吸也急促起来,脸色赤红,抓|乳|房的手力道越来越大。璐瑶口齿不清地呼唤着:“啊!

  快出来了快点快点抱

  抱住我”呼叫声中她更把上身前倾,以便加压。校长没回应她,更将臀部时而不意上顶,持续了十来次后,璐瑶搂起校长上身紧抱并狂乱的呼叫着:“我要死死了”她全身绷的好紧好紧,呼吸感觉困难,缺氧的感觉使璐瑶感到头晕而无力,她最后揉动的那几下真用力,揉得校长耻骨隐隐作痛。在声大叫后,她瘫软了下来,胸中却满溢着兴奋的感觉,她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嘲。

  校长在璐瑶滛荡的呼声中也加快了上挺速度,猛挺几下后,畅快的轻呼声,瘫软在床上不动了。璐瑶帮他摘下避孕套,用舌头把依然坚挺的鸡笆清理干净。“您的还满意吗?”璐瑶问,“不错!你的活很好,很有职业水准,下次来还你。”校长满意的点头。“您能帮我个忙吗?”“说吧!”校长爽快的说。“眼看快结业了,我还有两科没有过,所以想请您”

  “什么?”校长的脸变的苍白,“校长,我是您的学生。把您伺候的那么舒服,你帮帮我也是应该的。”璐瑶笑着说。校长的脸青白了好阵,终于开口说:“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他猛的把璐瑶摁倒在床上,挺起红通通的鸡笆,从后面顶住璐瑶的嫩1b1口,用力挺,“滋”声,鸡笆深深入自己学生的肉1b1中。“嗯”璐瑶被猛烈的冲击刺的浑身抖,秀眉微微皱起,“校长,您还没戴套。”“这样才过瘾!”校长说完猛烈的冲刺起来。

  “嗯”璐瑶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校长的手已经抓住了那对娇嫩可爱的|乳|房揉搓,边低下头去,用舌尖在璐瑶汗津津的脊背上轻轻地舔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璐瑶|乳|头轻轻搓着,股股电流样的刺激直冲璐瑶全身,璐瑶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校长的下身快速的挺动着,鸡笆几乎每下都到了璐瑶荫道深处,每,璐瑶都不由得浑身颤,红唇微张,呻吟声。“咕唧咕唧”璐瑶的下身水很多,荫道又很紧,校长抽就发出滛水“滋滋”的声音。

  连气了四五十下,璐瑶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校长抬起上身,用手扶住璐瑶的屁股,展开更猛烈的抽。每次都把鸡笆拉到荫道口,在下进去,校长的阴囊打在璐瑶的大腿上,“啪啪”直响。“啊

  哦哎呦嗯

  嗯”璐瑶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

  嗯”每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璐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校长只感觉到璐瑶荫道阵阵的收缩,每到深处,就感觉有只小嘴要把竃头含住样,股股滛水随着鸡笆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片。璐瑶对丰盈的|乳|房像浪样在胸前随着校长的冲刺而涌动,粉红的小|乳|头如同雪山上的雪莲样摇弋舞动。两人的肉撞到起“啪啪”直响,璐瑶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终于校长在璐瑶达到高嘲,荫道阵阵收缩时,把股股滚烫的液射到了璐瑶身体里,随即喘着粗气趴在璐瑶汗漉漉的身上。璐瑶浑身不停的颤抖,趴在床上动也不想动了,股|乳|白色的液从璐瑶微微肿起的荫唇间流出

  刘小玲心情非常振奋,她的毕业论文被评为优等,获得片好评。她半年多的实践和考察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学校的礼堂里,欢声如潮,应届毕业生的聚餐晚宴和文艺汇演同时在这里举行。同学们神情激昂,精神专注,欢歌笑语,连成片。随着时间的推移,演出结束了。同学们高举酒杯,开怀畅饮。因为分手在即,大家感情异常的激动。刘小玲受到气氛的感染,心中也不免阵马蚤动。

  酒杯杯的喝下去,又箱箱的抬上来。同学们有的豪言壮语,斗志激昂;有的引亢高歌,神采飞扬;有的相拥起,痛哭流涕;有的仰天长叹,黯然不语。刘小玲的心中也非常的不好受,和同学们样,杯接杯的喝着。男生女生个个被人或架或扶的走出礼堂,最后只剩下三十左右男生和小玲在内的五个女生,他们已喝的东倒西歪,但是依然留连忘返的坚持着渡过这美好的最后夜。已经十二点了,突然,所有的灯都熄灭了,礼堂里片漆黑,不知什么原故停电了。

  刘小玲趴在桌上没有动,她已经醉的神智不清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朦胧之中小玲感到有只手伸进自己的裙内抚摩着她滑腻性感的大腿,“定是哪个男生喝多了,酒后失态。”小玲这样想,为了避免大家尴尬,她佯装不知,继续装睡。大手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起来,被抚摸的感觉不断触动小玲的神经。这只手掌很粗糙,摸的感觉很特别,这其实很舒服,但这种色狼行径又使小玲十分厌恶,整个感觉很复杂。

  手掌逐渐上移,摸着摸着已经摸到小玲处,小玲尽量夹紧大腿让他不容易活动,没想到这无耻的色狼居然把将她左腿拉开,手掌继续隔着短裤抚摸小玲的处。小玲强忍着仍旧没有动,5分钟后小玲竟然感觉到下体已经流出滛水。虽然她心里极端厌恶,但她的身体却做出不同反应。这时的心理十分矛盾,居然有点希望他不要停。男生见她没有抗拒,动作更大胆,手直接伸进她的小内裤去摸小玲的下体。当他发现小玲已经湿了,变的更兴奋,粗糙的手指在小玲荫唇上来回磨擦,并不时去触摸阴核。这感觉比刚才隔着短裤抚摸要强上数倍,顿时股电流直通脑门,小玲不禁全身酸软,只能闭着眼睛轻喘。

  过会儿男生右手绕过小玲背后,巴掌盖在她右|乳|上,左手则继续抚摸她处,将小玲整个人搂在他怀里蹂躏。他定是个老手,下手不轻不重,弄得小玲滛水不断流出。说实在她生理上是很享受的,虽然心里仍然厌恶,但在她不断为自己找醉酒的理由下,羞辱感也减低不少。不知什么时候小玲的胸罩已被解开,男生的右手已伸进上衣内直接搓揉小玲的|乳|房,并轻捏她已变硬的|乳|头。小玲的胸部不算小,却被他的大手盖就盖去十之八九,在他粗糙的手掌搓揉下又痒又舒服。

  另只手把大腿根部搓了好几下,用手试着要把她的花蜜挖出来似的。男生使劲地去舔她的耳根,使得小玲脑中的每个细胞都像被翻过了似的。大概是小玲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刺激了男生的欲,男生似乎已经等不及了,又去舔她另个耳沟,小玲扭动上体,轻微发出梦呓般的声音来。『嗯喔』小玲边呻吟,边扭动着身子,双粉腿缓缓张开,同时白色内裤中的裂缝也早就流出嗳液,令人懊恼的是从白色内裤之中不断流出的滛液早已黏腻地贴在大腿内侧了。男生的手指按住洞1b1来去的搓弄,还用手指在臀部的裂缝及花瓣突出处给予按摩。使原来张开的两腿深处,感到阵阵痉挛的喜悦。

  “嗯好痒喔都湿透了”从小玲那小1b1中滴出了滴滴的花蜜来,湿濡了男生的指缝,散发出浓厚

  的女人香味。『喔喔唔』她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让别人听到她呼吸急促的声音。但酥胸及下体所

  感受到的甜美感受却是无法隐藏的。『喔』腰身边摇动,边有很令人不好意思的反应,因为|乳|头已经变得又硬又红。『啊喔』随着声声呻吟的声音,体内的花蜜早已不断喷出。情的男生再移到脖子耳朵去轻轻咬着,小玲的身心早已随着他的舌头完全陶醉了。男生的唇边吸着耳垂,边那只手掌把提起小玲的娇嫩|乳|房。『嘎!』由于太过舒服,使小玲再呻吟不断。

  男生动作变本加厉,右手将小玲屁股抬,左手便去扯她的内裤,小玲这时开始惊恐,这已经大大的超出她原先以为只是轻薄的行为,因此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内裤,企图阻止男生的动作。但此时他已色胆包天,不但不停止,反而更用力拉扯。在挣扎中,突然听到其它女生连续的几声轻呼,小玲心中惊手软,内裤被下扯掉,无力的挂在她右脚踝上。男生把小玲搂进怀里,不等她反应,他把小玲放倒在椅子上,立刻吻上她的小嘴,舌头迅速钻进她的嘴里,不停搅动她柔软的舌头。两手也没闲着,先将小玲的上衣及胸罩往上推让白嫩

  的|乳|房完全外露,接着手摸小玲的|乳|房,另手扒开她双腿,中指则不断攻击小玲的阴核。

  小玲奋力的抗挣着,终于她把男生的身子掀起,站起身来。男生从后抱住小玲捂住了她的嘴,小玲用力挣扎,可在她的挣扎中,突然感到又有两个男生抓住她,把她压到在桌子上,条腥马蚤的内裤塞到了她嘴里。同时她听到其它女生发出的惊叫声和撕打声。好几只男生的大手撕扯着小玲的衣服,小玲的衬衫胸罩全都撕碎了。小玲对漂亮的|乳|房裸露出来,尖尖的|乳|头随着|乳|房来回乱晃,随即被男生的大手覆盖,把玩起来。“哈哈哈!好柔软的奶子。”个男生边揉搓边滛笑着。几只大手把小玲的裙子拽下,在她的荫部乱摸着小玲全裸着,种恐惧袭上心来,她知道逃不过悲惨的命运。

  男生们在小玲的大腿|乳|房屁股全身各处随意乱摸着,时间,像是在海洋中嗅觉出血腥味的鲨鱼群,这群男生毫不留情地游向小玲的身体,露出男人的兽性,有的伸掌掘住她的奶子,有的拉住她的长发吻她的唇,也有人猛舔她的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