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男人的身体,随着男人的抽,自秘洞中缓缓流出的滛液,夹杂着片片落红,凭添几分凄艳的美感。

  十几分钟后,少芸全身阵抽搐抖动,两脚紧紧的夹住男人的腰部,口中长长的尖叫:“啊啊”细腰往上顶,荫道蜜汁急涌而出,热烫烫的浇在男人的竃头上,随即急喘着,瘫软在床上。男人抽出鸡笆,把少芸的身子翻转,抬高屁股,摆布成半趴跪的姿势,手按住少芸高耸的丰臀,另只手握住胯下暴涨的鸡笆,缓缓的在少芸秘洞处及股沟间轻轻划动;鸡笆顶住湿淋淋的秘洞口,男人两手抓住少芸款款摆动的粉臀,“滋”的声,猛地进了少芸的秘洞内,股强烈的充实感,顶得少芸不禁啊啊直叫,语调中竟含着无限的满足感。

  男人并不急着抽动,伸手拨开披散的秀发,伏到少芸的背上,在那柔美的玉颈上阵温柔的吸舔,左手穿过腋下,抓住坚实柔嫩的玉女峰轻轻搓揉,右手更伸到胯下秘洞口,用食指在那粉红色的豆蔻上轻轻抠搔。在男人三管齐下的挑逗下,少芸感到从洞内深处渐渐传来股酥痒感,不自觉柳腰款摆,玉肾轻摇,口中阵无意识的娇吟;男人将嘴移到少芸的耳边,口含住小巧玲珑的耳珠,轻轻啮咬舔舐,然后将鸡笆缓缓抽出,只留竃头在洞口缓缓转动,被挑动的欲火高涨的少芸,感觉秘洞再度传来阵空虚感,忙将粉臀向后急抬,这时男人顺势顶,“啪”的声直达1b1心,得少芸忍不住“啊”的声高叫,男人这才开始缓缓抽送了起来,不时用竃头在荫道口处轻轻抽送,直到少芸受不了秘洞深处那股空虚,玉臀猛摇,呼吸急喘时,这才猛地深深顶,得少芸哼啊直叫,待三四下深深的抽后,又复回到桃源洞口轻轻挑逗。

  初经人事的少芸,那经得起如此高明的手段,不多时,已被男人弄得春情勃发,颗嫀首不住的摇动,玉体轻颤,椒|乳|乱晃,两只手死命的抓着床单,口中忘情呻吟:“啊啊嗯啊”到最后,居然忍不住呜呜的的哭泣起来。男人终于开始发动,两手紧抓着少芸的腰胯处,恨不得将其穿似的,开始连串的猛抽急送,只听阵啪啪急响,登时得少芸混身急抖,口中滛声不断,荫道嫩肉阵强力收缩,紧紧箍住胯下肉茎,道热滚滚的洪流浇在竃头上;男人将粗硬的鸡笆顶着秘洞深处,用两手捧着少芸的美臀如推磨般缓缓转动,只觉鸡笆前端被块柔软如绵的嫩肉紧紧包围吸吮,股说不出的快意美感袭上心头。

  阵阵如兰似麝的幽香扑鼻袭来,耳中传来少芸如歌似泣的娇吟和急喘,男人压抑良久的欲火有如山洪决堤般汹涌而来,阵狂风暴雨般的狂抽猛送,得少芸全身乱颤,全身紧,两手死命的抓着床单,秘洞深处又道热流狂涌而出,浇得男人胯下鸡笆阵急抖,胯下鸡笆在荫道嫩肉死命的挤压吸吮之下,再也止不住那股舒畅快感,声狂吼,股滚烫的精萃狂喷而出,如骤雨般喷洒在少芸的1b1心深处。男人趴在少芸柔软的娇躯上,不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休息会后,顺着少芸柔美的背脊曲线,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舐去少芸背上的汗珠。

  少芸趴在床上轻泣着,眼泪又从紧闭的双眼中流淌出来,不知是兴奋的眼泪还是痛苦的

  “还睡!上班时间快到了,会迟到喔。”令娜身着内衣坐在梳妆台前,动作利落地边对着镜子上妆整理仪容边催促还躺在床上的男朋友。听到令娜的催促声,项东伸个懒腰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脸不情愿的的表情。“自家的公司,迟到怕什么!”项东嘟哝着,“不要惹你爸爸生气,别忘了今晚是我头次去你家,我可不愿给你爸爸留下坏印象!快点吧!”“喔。”项东回了声,懒洋洋地准备起身穿衣。

  “不要这样嘛,有点朝气才行。”令娜坐回床边,像在哄小孩似的亲了男朋友下,深情地抚摸项东的脸,轻轻把眼角的眼屎清干净。“等你出国回来,我们就结婚,到时我再好好补偿你,好不好?”项东露出微笑,握着令娜的手,吻了下。“糟了,时间来不及了!别忘了晚上早点来接我,拜拜。”令娜急忙起身着装,匆忙将裤袜窄裙拉上,披了件外套就拎着公文包赶出门。

  “雪纯!这么巧,在这遇到你!”“是呀!令娜,这么巧!”两个好朋友亲热的搂抱在起,“最近怎么样?”“还好”雪纯的表情显得不太自然;辆豪华轿车停在两人面前,“令娜!眼看迟到了,你不怕被罚吗?”车窗内,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笑着看着她们;“行长?”令娜吐了下舌头,“我遇到了个朋友,搭下行长的便车行吗?”“上来吧!别耽误时间了!”令娜急忙拉着雪纯上了车。路上,令娜只顾和雪纯唠个不停,行长不时的从反光镜中瞄瞄雪纯,到地方后,令娜才想起不知雪纯要到哪。

  “你快上班吧!我送送你朋友。”听了这话,令娜才放心,“那有劳行长大架了!雪纯,记得给我打电话。”轿车掉头疾驶而去。这天在焦急的等待中度过;晚上,令娜到项东家见了他的父亲,出人意料的顺利,项老伯对令娜相当满意,同意项东出国回来就让他们结婚,还主动让令娜搬到家来住,令娜和项东都非常高兴;第二天,令娜搬进了项东家,两人象新婚夫妻样,如胶似漆,个星期后,项东飞往英国,进行为期年的企业管理培训。

  项东走后,令娜心中下子变得空空的,干什么都没有精神。晚上回到住处,项老伯特地为她熬了莲子羹,味道好极了,令娜从心中感激这位老人的关怀,她很庆幸自己能加入到这样个家庭;这天晚上,令娜很快就感到了困倦,早早的进入了梦乡;睡梦中,她又见到了项东,他的双大手在她身上玩弄着邪恶的游戏,摸她的脸,摸她的奶,摸她的大腿;然后用舌头在颈肩在胸前舔她吸她,“唔~~~”他的嘴吸着她的舌头,她没办法呼吸,只有热烈的回应。全身都好热!那只大手就替她脱掉身上的衣服,她觉得有点凉爽了,可是下腹还是样好热,而且好痒。

  她感觉到有粗糙的手指挤进她湿窄的下体,捏住她腿间上方的小核。胯下的手指放肆地拉扯搓揉,在黑暗中她感觉似乎有千千万万个火星在眼前跃动。她气喘不已,全身乏力,阵阵抽搐席卷了她,她情不自禁地呻吟,两腿不自觉地完全敞开,双手搂住项东的脖子,准备迎接他的进入然后就有东西贯穿炙热的下体!猛然刺入的动作,让她几乎完全昏眩。开始她承受不住痛楚,慢慢就转为阵阵火辣抽搐的麻痛

  “啊喔”阵阵快感袭向她,她意乱情迷地尖声吟哦着,无法克制地被体内那陌生不知名兴奋的高嘲所支配。好爽~~~好舒畅~~~

  早上醒来,想起昨晚的梦,令娜感觉真实的可怕!她反射性的支起上半身,伸手摸向自己的下体,湿湿的,令娜松了口气,不象性茭后的遗留物,而是自己的东西——梦交产生的结果。这天,令娜又在恍惚中度过,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下班后,回到家吃过晚饭,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洗完澡后躺在床上望着天棚发愣。门推开了,项老伯悄声无息的走了进来,令娜坐起来,吃惊的望着他。项老伯很随意的走到衣橱,脱下自己的外衣挂上,象是到了自己的房间样。

  “项老伯!你”“今天早些睡吧!”“这是我的房间!”令娜惊惧着,“也是我的!”项老伯微笑着,同时,手伸向令娜。“不要我是您的儿媳!你怎么可以如果项东知道您这样,他会很难过的!”“如果项东知道了,你就完了!”项老伯阴阴说,手持遥控器指向电视。不会,画面上出现对男女疯狂作爱的场面;男的是项老伯,在他身下婉转娇啼,疯狂扭动的女人竟然是令娜。令娜惊呆了,“这象是强呢还是你诱惑男人?许多女人都想进入我的家庭,你很幸运。你爱项东,我答应你们结婚,可你要做我的情人,如果你不服从,你失去的不止是这个家庭,你会失去你所有的切!”

  项老伯边说边将自己脱的精光,下体污漆妈黑的体毛,中间夹个根丑陋的鸡笆在那里跳动着,他把将令娜压制在床上,硬将他的下体压在令娜的脸上,阵恶心的性臭味,让令娜反胃想吐,根粗大的鸡笆就压在令娜的嫩脸上摩擦,令娜闭着眼睛嫌恶的想要逃开,这让项老伯很是恼火,啪啪啪啪项老伯用力的赏了几下耳光给她,火辣刺痛的感觉,让令娜放弃了抵抗,任由项老伯捏着脸颊张开小嘴,让他把鸡笆给塞进嘴里头“还不快点帮我吸吸想要讨打吗?”

  可怜的令娜,辈子受尽家人呵护疼爱,那曾被人如此的痛打又污辱,不争气的泪水,噗噗噗的流下来,不情愿的含着泪水帮他舔着竃头“

  对嘛好好帮我吸吸难道你想让阿东知道吗

  ”听到项老伯这样的威胁,令娜只好放弃抵抗;项老伯的大鸡笆很舒服的让令娜含了会儿后,开始粗暴的撕开令娜的睡衣裤,只下子原本整齐的睡衣化做片片雪花破布,令娜细嫩雪白的肌肤暴露在项老伯的眼光直视之下,刺激的他兽性大发起来,猛力的将她的大腿扳开来,右手二根指头就刺进令娜的荫道里面,和着点滛水就在那里进进出出。

  “爽快继续帮我含着鸡笆知道吗”令娜认命的张着嘴巴,含着项老伯丑陋的黑棒,希望恶梦赶快结束。项老伯用指头在令娜的荫道内搅和阵子之后,抽出指头来嘿嘿嘿的对着令娜滛笑,“马蚤货你也兴奋起来了喔想要我去你了吧”令娜羞耻的闭上眼睛,她完全不明白为何明明厌恶着项老伯这样对她,身体却不听使唤的流出嗳液出来,项老伯的脏手摸在敏感处,却使她越来越舒服,几乎快将自己的下体给融化掉样。

  同样的项老伯觉得今天的鸡笆葧起的速度超快,连自己都吓跳,不但涨的比平时更大,翘起的角度也达到最高,他马上用竃头在令娜荫道口沾上点滛水,捉着她的双腿架在肩头,“唧”的声就把竃头进去半,令娜痛的浑身颤,项老伯硬将鸡笆往里头塞,好不容易才将鸡笆完全刺进去,项老伯先享受下令娜荫道的滋味,享受那又热又湿滑的感觉,令娜荫道将鸡笆紧紧的吞没进去,在那里吸夹,爽得他嗤牙裂嘴的好不痛快,“喔好舒服啊真是紧啊啊好美啊啊啊”

  项老伯的舌头卷进她的耳朵里面,吸吮着小耳垂,令娜在瞬间全身颤,鸡皮疙瘩爬满她的全身。项老伯再次将舌头吐进令娜嘴里,在口腔内快速的滑动不停,还惙着令娜的口水,副心满意足的吱吱有声,双大手袭上了令娜傲人的|乳|房。柔软弹性十足的嫩肉,被人像是搓揉面团般的按摩着,两个|乳|晕也被指头轻轻滑过,粉红骄小的|乳|头听话的站立起来,令娜欲哭无泪的任人宰割,项老伯嘴巴就去吸含|乳|头,在令娜的|乳|头上又吸又咬,二只手指就去夹着挺力的|乳|头,时而用力时而拉起|乳|头旋转,阵酥麻的快感几乎要将令娜给融化掉。

  项老伯在令娜耳边滛语了阵子,才开始做活塞运动,挥动他的武器在她荫道内捣来捣去,项老伯边边欣赏令娜的媚态,在她粉嫩的脸颊亲了好几回,手也不忘去玩她的|乳|房,经过男人技巧的卖力抽送,令娜荫道里面瞬间痉挛紧缩,涌出大量的嗳液出来,滋润下体交合的地方,鸡笆每次的深入浅出,腿根交合处都会发出肉体拍打在起的肉搏声,啪啪啪啪啪的发出美妙的声响。

  令娜被的时候模样真是迷人,蹙着眉头让人分不清是好像痛苦还是爽快,闭着眼睛微张着嘴呻吟,项老伯看着她的表情来改变抽的动作,有时快时慢,时而磨着她的阴阜,令娜受到他的窕逗,忍不住紧抱他的脖子,泄出阵荫精出来“啊啊”

  令娜喷潮时低声的呐喊着。受到令娜高嘲的鼓舞,项老伯的兴奋度愈来愈高,抽的速度愈来愈快,让他的身体及心理感到非常的满足,精关时守不住,有如火山爆发样的,在令娜体内噗噗噗噗的连珠炮般的狂喷出浓精来。

  项老伯趴在令娜的身上喘息着,忍不住双手在令娜白嫩柔滑的娇躯上又是好顿搓揉,终于带着倦意搂住令娜睡着了。令娜象卧在老虎身边的小兔,蜷缩颤抖喘息着,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趴在吧台上,刘伟望着杯中的酒发愣。回来段时间了,脑海中仍然甩不掉亚琦的音容笑貌。“别想了!水中花井中月,缘分结束了。还是面对现实吧!”刘伟扭过头,尚海是他的同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有什么心事他们都共同分享。此刻他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有什么高兴事?走桃花运了?”“还不知道,我看中了个陌生女人,等有了结果再告诉你。”尚海笑着,“好吧!祝你马到功成,干杯!”“干杯!”

  尚海紧张的在楼口等待着,终于,个清纯美丽的少女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她抱了很大包东西,显得很吃力。尚海忙走向前去,“我来帮你!”“是你!谢谢!”少女露出灿烂的笑容,看得尚海心中荡。他们住在座公寓楼里,经常在电梯里见面,偶尔也打个招呼,聊上几句。尚海偷偷的喜欢上她,下决心找机会表达。他们在电梯里闲聊着,到第八层时,他们走出电梯,来到个居室门前,“你住在这?”“是呀!”少女回答道。

  少女打开房门,尚海抱着东西走进去,迎面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走出来,看了尚海眼,转向少女责问道:“你到哪去了?我等了好半天!”“我去买东西”没容她说完,男人拉着她匆匆进入里间;不会,种奇异的声音伴着少女的阵阵呻吟传出来,尚海震惊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十分钟后,男人满足的走出来,看了尚海眼,回身道:“雪纯,今晚和明晚我不来了!不要乱走,我会打电话。”说完,急匆匆的走了。会,雪纯出来了,衣衫有些不整,头发混乱了些,羞辱的脸上挂着丝红晕;“你”尚海痛心的看着她,眼泪从雪纯的眼中流淌下来,“你都知道了!是不是很看不起我?不错!我是被他包了,是他的泻欲工具!我没有别的选择,我需要钱!我要活下去!”雪纯咽声道。尚海放下东西,默默的转身走出了房间

  趴在桥栏上,尚海望着滔滔江水呆呆出神,“哎!哎”尚海抬头看去,个短发少女正好奇的望着他,“叫我吗?有事?”短发少女舒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要自杀呢!这里很危险的!”尚海笑出声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少女,她很漂亮,圆圆脸蛋,散发青春灿烂的笑容,个头恰恰出头百六十公分;“你去过日本?”看着少女胸前富士山图案的胸针,尚海问道,“是呀!你也去过?”“我在那留过两年学!”尚海笑着说,“真巧,我也是!”少女兴奋的说。尚海的脸色逐渐暗了下来,好象勾起了伤心的往事,“对我来说,日本的生活永远结束了!”尚海有感的说道,少女也渐渐的平静下来,望向奔腾的江水,若有所思,“对我来说日本的生活也永远结束了”她喃喃的说。命运又让这个叫佳玲的少女走进尚海的生活,很快两个人恋爱了。

  “阿海!休息下,别饿坏了肚子,尝尝我做的泡面。”佳玲捧了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小心的放在床头的柜上,用口轻轻的吹着。尚海的视线从电脑的显示屏上转过去,“有女朋友就是不样,单身的生活真是苦啊!”佳玲听见了,慢慢地转过身来给尚海抚媚的笑。哇!尚海今天到现在才第次仔细打量她呢。佳玲是那种人见人爱,超级可爱型的女孩,走在路上都会有人搭讪,到哪里总是万人迷的那种女生。气质清纯又多带了可爱。她今天穿着绿色小衣服,下身是会完全显露曲线的黑色紧身七分裤,加上她天使般的脸孔,看上去分外迷人,尚海不由得阵冲动。他上前搂住佳玲扑躺在床上,将她裤头解开,将裤子拉下。脱到膝盖时拉不下去了,只好将她大腿朝天,小腿抬高,辛苦地将裤子完全拉开。小内裤紧紧包住她饱满的阴阜,还有几根小毛儿包不住,偷跑出来。佳玲扭动着身体及屁股,她终于被脱下长裤,丢到边。

  “不要大白天的,你”佳玲话才说到半,嘴就被他的嘴封住了。条湿软的舌头轻轻地撬开她微闭的双唇,悄悄溜进嘴里,肆无忌惮地钻来舔去,把她的嘴巴周围通通亲湿了。佳玲当然也不甘示弱地亲回去,将舌头也伸到他嘴里,让他尽情的吸吮。“不行不行,面要泡糊了,我去拿来吃。”亲到半,正想进步行动时,突然想起还泡着面,虽然佳玲仍脸红气喘,嘴角还挂着些口水,她赶紧舔掉,站起身来,可爱的小衣服下是被尚海稍微扯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