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官宦女与决战龟田正二6(1/2)

加入书签

  田超然的同学,请田超然吃饭,他同学选择的餐馆是距离他们学校不远的一个餐馆!这个餐馆,只是一间普通的蜀香餐馆,但是这间餐馆,却是田超然上学时最喜欢去的一间餐馆,因为上学时,田超然的女朋友小芳说她最喜欢吃蜀香的菜了!

  田超然的同学,早早的在餐馆内等田超然了!他选的桌子,是靠窗的桌子,这张桌子,也是小芳与田超然吃饭时最喜欢的桌子!

  田超然是李恒宇开车送来了,李恒宇还是不太放心田超然,这个社会骗子太多,像田超然这样的傻子太少!一个执迷于科学研究的人,往往看不透这个社会的人生百态!谋,李恒宇就跟来了!李恒宇在车内,看着田超然与这个研究生吃饭喝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的酒下的有点快,两人总是聊些大学时的生活!越聊越投机,越聊酒喝得越多!研究生的眼睛看着田超然已经有些醉了!他对着田超然说道:“你说咱们的研究生导师,真他妈不是个东西,抢了你的研究成功,还对小芳……!”

  他的话说中了田超然的痛楚,田超然喜欢的小芳为了毕业,被教授糟蹋了也选择了忍气吞声!并且他与小芳的感情,在毕业面前,变得什么都不是了!为了毕业证,小芳甩了他!田超然对着研究生怒吼道:“别和我提她!”

  正所谓,爱多深,痛就有多疼!研究生看着田超然痛苦的表情,他就知道,田超然心中还有着小芳,他放不下小芳!他对着田超然说道:“你知道小芳,现在怎么样了吗?”

  田超然抓着研究生的衣领,他对着研究生说道:“不是告诉你了吗?别和我提她!”

  研究生却对着田超然说道:“你知道吗,你走后不久,小芳也被教授开除了!她现在就住在南苑职工宿舍内,他不敢告诉自己家人她被开除了,你知道她过的多苦吗?”

  田超然的手松开了研究生的领口,田超然记得,曾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小芳就是个非常胆小,爱哭的女人!田超然想到,小芳一个人住在职工宿舍内,这个女人,是不是会整天的以泪洗面!

  田超然对这个抛弃了他的女人,突然心疼了!他对着研究生说道:“她在哪,带我去!”研究生将田超然带到了南苑!这里是职工集体宿舍,这里的房子十分的便宜,当然这里的居住环境也十分混乱!

  田超然一进入院子内,就看到了一群光着膀子的老爷们在洗澡,这些老爷们的口中,还时不时的讲一两个黄段子!整个大院里面,只有中间一拍水管,田超然一想到小芳要与这些大老爷们共同洗漱,就觉得内心对小芳隐约的担心!但是田超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教授为了让小芳潜入他身边,而故意布的局!

  研究生将田超然领到了一处红砖楼前,他对着田超然说道:“她住在三楼,你上去,我就不上去了!”

  田超然一个人走了上去,研究生这时候,走到那些光膀子的大汉身前,他从怀中拿出人民币给了这些大叔们!大叔们口中开心的说道:“这半辈子没遇见过,在水管这地方光着膀子讲两个黄段子,就有人给送钱的!”

  大叔对着研究生说道:“以后,有这样的好事,记得还找我呀!”研究生急忙给教授拨打了电话,研究生对着王硕河说道:“王教授,一切顺利,田超然已经走进了楼房当中,没我什么事,我就撤了!”

  王硕河安排这个研究生的目的,只是想让田超然喝些酒,唤醒田超然曾经对小芳的爱!正是酒壮英雄胆,酒后乱是常识!小芳在**这方面的技术,王教授是亲自体验过的,他相信只要田超然尝过一次小芳的身体后,他就会像中毒一样迷恋她!

  到时候田超然的研究成果,他们还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研究生挂断了电话,他转身打算走出小区!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轿车内的李恒宇一直看着他!李恒宇看到研究生给几个壮汉钱的时候,李恒宇就觉得,整件事情果不出他所料,充满了猫腻!

  李恒宇就觉得,他需要作出行动了!李恒宇拍了拍研究生的肩膀,李恒宇对着研究生说道:“小子,不错呀,戏演的不错,能拿最佳奥斯卡男主角了!”

  研究生拍掉李恒宇的手说道:“小子,你是谁,找打是不是,我可是跆拳道黑带!”

  李恒宇看着这个跆拳道黑带,李恒宇装出了很害怕的表情!李恒宇对着跆拳道黑带说道:“诶有,黑带呀,我好怕呀!”

  研究生对着李恒宇怒道:“知道怕了,还赶紧给我滚开!”

  本来李恒宇还想逗他一会,但是研究生的这个滚字,却触动了李恒宇的底线!李恒宇对着研究生说道:“让我滚,不知死活的东西!”李恒宇的手,一掌拍在了研究生的肚子上!让研究生想不到的是,李恒宇这一掌的力道大如牛!

  研究生这个自以为很牛逼的黑带,被李恒宇一掌打的吐血昏迷过去!李恒宇将吐血的研究生直接扔在自己车上,开走了!沉的地下室内,李恒宇将研究生扔在地上,这个地方是李恒宇关押催眠大师的地方,李恒宇一方面是想在这审问研究生!另一方面,李恒宇已经有了,今天收服催

  眠大师的决心!这个催眠大师,在李恒宇看来,是个人才!

  李恒宇用冷水泼醒了研究生,研究生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十分的暗!这个地方的地板上与墙上还有血迹,他害怕的大叫道:“我死了吗,这里是阎罗殿吗?”

  李恒宇踢了这个嚣张的研究生一脚问道:“说吧,你今天约田超然的具体目的是什么,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保准你去阎罗殿报道!”

  研究生只是个学生,他帮教授办事,只是单纯的为了毕业!但是学生都是怕死的,面对着如此吓人的环境,面对着凶恶的李恒宇他对着李恒宇求饶道:“我要是说了以后,你真的会放过我!”

  李恒宇对着研究生说道:“当然,如果你说了的话,我一定会,放过你的!”

  研究生对着李恒宇说道:“是教授,是因为王教授收了一个日本人大把的资金,但是整个实验室,却研究不出来冬虫夏草菌丝的人工培育!教授于是便动了歪心思,他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他想让小芳,回到田超然的身边,一来可以从田超然的手中,弄到秘密。二来可以监视李恒宇的一举一动!”田正二大把的钞票,他害怕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