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怒闯岸本府(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日的早晨,晨光照在李恒宇的脸上!当李恒宇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昨天晚上的那个侍女,正跪在他的身边!当李恒宇睁眼的瞬间,她便开始替李恒宇擦拭身体,穿衣梳发!

  日本女人的温柔,李恒宇这是第一次感觉到!李恒宇对着这个侍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侍女看了李恒宇一眼,她对着李恒宇说道:“公子,奴家没有姓氏,你叫我小蝶好了!只有嫁入皇家的女人,才能够被赐予姓氏!”

  李恒宇穿上了和服,只是这和服,李恒宇还穿不惯!就在李恒宇准备吃早饭的时候,庭院的外面,若有若无的传来的几缕琴声纳入李恒宇的耳中!李恒宇颇通音律,从这琴音中,李恒宇完全听不到安神静心的曲调!这首曲子,充满了攻城略地的味道!

  这个人在自己府外弹奏这样的曲子,无疑是想告诉自己,他的野心,他的气魄!李恒宇决定去拜访一下这个弹琴的人!

  这初冬时节,樱花不合时令的盛开!李恒宇发现一个帅气的白衣公子,在樱花林中弹着琴!这个白衣男子,在皇居内有着相当大的名气!他是夏树长老的孙子,夏树三郎!夏树三郎聪明无比,曾经一直被誉为,最有可能被禅让皇位的人选!只不过现在,李恒宇的回归,也让夏树三郎的美梦,破裂了!

  夏树三郎,对着李恒宇用日文说道:“公子。请坐!”

  李恒宇听不懂夏树三郎说什么,但是李恒宇却厚着脸皮,坐在了夏树三郎的对面!这时候,夏树三郎。看着李恒宇的眼角闪过一抹寒光!这抹寒光却被李恒宇捕捉到了!夏树三郎突然拨动了琴弦!

  这首曲子,李恒宇十分熟悉!这曲子是中国比较著名的曲子,十面埋伏!听着这处处惊心的曲子,李恒宇知道这小子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这个小子今天的来意,看是不是善意,是来给自己宣战的!

  李恒宇不动声色,李恒宇按住了琴弦的另一端,夏树三郎的十面埋伏。截然而至!李恒宇此时倒弹木琴!他给夏树三郎弹奏揍的曲子,却不像夏树三郎那样富有进攻的曲子,他给夏树三郎弹奏了一曲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夏树三郎听着李恒宇的曲子,突然缩小了瞳孔!此时的夏树三郎。已经知道李恒宇不是泛泛之辈了!自己的十面埋伏本就是谋反之意,如果李恒宇用曲子跟他相互攻伐,就足以证明他们的境界相当!但是李恒宇却选择了包容,这说明李恒宇的境界,已经高出了夏树三郎!李恒宇此等境界。为王的境界!

  夏树三郎此时站起身,他对着李恒宇用不太流畅的汉语说道:“公子,果真不同凡响,在下先行告退。记住我的名字,夏树三郎!”夏树三郎。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试探李恒宇有几斤几两!但是这一试探以后。夏树三郎突然发现,李恒宇是深不可测的!

  夏树三郎回到家中以后,老夏树对着他说道:“三郎,我听说你今天去见皇子了!我对你说过什么,岸本家的那个孙子,此时正在想着篡位!咱们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坐山观虎斗!坐在后面看皇家与岸本家拼个你死我活!”

  夏树三郎对着自己爷爷说道:“好,是的爷爷,我记住了!”但是当夏树三郎转身出去的时候,夏树三郎,眼中却闪露出寒光!

  一间秘密的房子内,夏树三郎竟然不通过自己爷爷,直接召集了夏树家的高层!其中一个高层对着夏树三郎说道:“老头子,似乎反对咱们直接与皇族开战,公子你有什么打算!”

  夏树三郎对着这些高层们说道:“老头子想坐山观虎斗!其实他不知道,座山观虎斗,就等于咱们与岸本家族会被各个击破!今天我与那个皇子见面了,不是等闲之辈!如果紧靠岸本家那群废物的话,估计很容易就会被击破的!咱们不能袖手旁观!”

  一个高层对着夏树三郎问道:“那老爷子,怎么办?”

  夏树三郎目露寒光的说道:“谁挡着我登上上皇位,我就除掉谁!”

  岸本小犬,因为一个侍女被李恒宇修理了以后,心中就一直过意不去!他现在不敢当面跟李恒宇找事!但是对付一个侍女,他还是绰绰有余的!岸本小犬,找到了掌管着女们的女官!岸本小犬的命令,女官是不敢得罪的,因为岸本家是掌管着皇居内权利的家族!

  女官将小蝶叫了出来,小蝶本来还以为女官找她有什么事情呢!当她出来以后,突然发现事情不太对了!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女官,而是小胖子岸本小犬!岸本小犬看着这个侍女,他猥琐荡嚣张的说道:“臭婊子,昨天你让老子蒙羞,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羞愧欲绝!”

  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