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被反咬一口(1/2)

加入书签

  王一嘴挂断电话后叫来了几个自己的狗腿子。他将狗腿子叫道耳边,秘密的交代着什么。

  派出所里这时关押的牛蛋与狗剩酒劲过了,人也清醒了过来。

  王一嘴怪笑着走到了两人的面前提了提肚子,他对着牛蛋与狗剩问道:“小子,知道你们两个为什么被关进来吗?”烟放在了牛蛋的口中。

  现在牛蛋与狗剩两人心中充满了怒火,他们都认为是黄波出卖了他们,他们帮黄波办事,黄波却将他们供了出来。

  狗剩对着王一嘴不服的说道:“还能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我们敲了李恒宇闷棍,不过王所长你可要明鉴啊,这可都是黄波指使的!”狗剩与牛蛋,现在一心想着拉黄波下水,他们觉得黄波不让他们舒服,他们也不能让黄波好过!

  狗剩的话让王一嘴皱了皱眉头。他是来帮村长黄波平事的,看着不知好歹的两人,他觉得有必要让牛蛋与狗剩学点规矩。

  王一嘴对跟进来的狗腿子招了招手,他转过身对着狗剩狠声说道:“胡言乱语,嘴上没个把门的,黄村长怎么可能同你们两个无赖同流合污呢!”,学学规矩!”

  几个狗腿子在王一嘴的身后,早已跃跃欲试,听到黄波的命令,几个人一下子便将牛蛋与狗剩按在了桌子上。牛蛋奋力的挣扎了几下,结果却是徒劳的。牛蛋对着王一嘴大喊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狠的想到,必须让这两个狗东西先知道咱的厉害。省得这两个没骨气的东西,替自己办事的时候左右摇晃,变换口风,害了咱!腔骨上。一抹血花顺着牛蛋的嘴角流了下来。这是乡派出所的一种私刑,用皮锤敲打犯人,这种私刑,不会在犯人的身上留下丝毫的伤口。

  虽然国家早已禁止公安使用这种暴力手段了,但是在李庄这个偏远的乡村,王所长这个变态还是保留着这种违法的手段,因为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用锤子敲打别人的膛了,他觉得这样很过瘾!

  几锤子下去,牛蛋与狗剩疼的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嘴中也只剩了下无力的呻吟声。

  狗剩哭着用求饶的声音对王一嘴说道:“嘴爷,嘴爷,你就饶了我们两个吧!”

  听到两人的求饶声,王一嘴扣了扣鼻屎。他对着两人问道:“狗东西们,故意伤害罪你们知道是要判刑的吗?你们殴打李恒宇,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

  狗剩与牛蛋赶紧摇头说自己不知道,他们害怕自己回答慢了,王一嘴对着他们又是一阵子皮锤子。

  王一嘴话风一转对两人厉声道:“就凭你们两个持凶故意伤人的罪名,估计就够你们两个在号子里蹲几年了!”

  听到蹲号子这句话,牛蛋与狗剩被吓傻了,二人身子一软坐到了地上。他们还以为殴打李恒宇这件事情和以前打架一样。大不了低头认个错就没事了,他们可从来没想过要蹲号子的。

  狗剩与牛蛋两人急忙哭着对王一嘴说道:“王所长,你救救我们吧!”

  王一嘴看着吓破胆的两人点了点头,他所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让两人听话。只有这两人被吓得神魂颠倒,完全被自己控制了以后。他才能帮助黄波除掉李恒宇!

  李恒宇打算借着派出所报复黄波,同样现在黄波也要用派出所除掉李恒宇!

  王一嘴点了一支烟,烟圈一个接一个,牛蛋与狗剩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等着王一嘴的命令。王一嘴终于不在熬着两人了,他对着两人问道:“你们两个真的不想蹲号子?”

  牛蛋与狗剩两人急忙点头。他们两个年纪也不小了,因为不务正业,他们到现在都没娶到媳妇。如果再蹲两年号子,估计他们这一辈子都别想找到媳妇了。

  王一嘴掐灭了手中的烟卷,对着两人说道:“不想蹲号子,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你们一切得听我的!从现在起,你们只能说是李恒宇殴打了你们,而不是你们殴打了李恒宇。记着,谁要是说漏了嘴,我的锤子就要了他的命!”

  夜晚,李恒宇正在家中吃晚饭,电视的画面中正巧演到了男主角与女主角接吻的一幕。

  孙俪红着脸,急忙将电视频道换了。超子这个人小鬼大的东西对着孙俪喊道:“干嘛换台,我还想看看,他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呢!”

  超子的话,让孙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