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黄波的妖招(1/2)

加入书签

  李恒宇与沈华生正在医堂内喝着茶。

  “吱~!”一声杀猪的惨叫传进了医堂,这杀猪的叫声险些让沈华生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

  沈华生揉了揉耳朵对着李恒宇问道:“这不逢年不过节的杀猪干啥,这两天难道村子里有人结婚吗?”

  沈华生说道结婚时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李恒宇记得,沈华生的老婆是个大美女。但是在李恒宇的印象中,沈华生的老婆是个母老虎。沈华生在李恒宇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师侄啊,千万别结婚,婚姻是男人的坟墓啊!”

  就在李恒宇与沈华生说话的功夫,一头大肥猪惨叫着闯进了医堂。这头猪体型巨大,在李恒宇的医堂内连调头都很困难。看着冲进来的肥猪,沈华生吓了一跳,他害怕的躲到了医堂的柜台上。

  李恒宇压下心中的惊慌,他看到这头猪的脖子不断向外流着鲜血。显然是杀猪的人没将猪杀死,猪流着血跑了出来。脖子上的伤口,让肥猪发飙了,肥猪在李恒宇的医堂横冲直撞的。

  医堂内的桌子板凳都被这肥猪撞翻在地。

  李恒宇心中叫道,不能在让这肥猪肆意妄为了,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医堂就得被这肥猪给拆了。李恒宇是医生,人们都说,做医生的是拿着营业执照的杀手。这话对于李恒宇来说是相当贴切的,因为李恒宇小时候练习针灸的时候,不知道扎死过多少头肥猪。

  这时门外冲进来了三个拿着杀猪刀的男人,这三个人是村子里的屠户。三个屠户的身上都粘着猪血。其中两个男人用绳子套在肥猪的脖子上,可是面对发狂的肥猪,两人都被肥猪甩飞了。

  看着不能制住肥猪的屠户,李恒宇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了。李恒宇手中的银针如流星向肥猪刺去。在屠户的眼中,他们只看到李恒宇在肥猪的后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可是就这一拍让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肥猪顿时倒地,连惨叫声都没有。

  屠户们都被李恒宇这一手惊呆了,其中一个屠户对着李恒宇说道:“太,太神奇了李大夫,我们是给黄村长杀猪的,后天黄村长宴请全村,只是我们也没想到,这猪竟然钻进了李大夫的医堂!”

  屠户们将躺在地上的肥猪,抗在肩上,匆忙跑出去了。他们也被李恒宇一招制服肥猪给吓坏了。他们不知道的是,那是李恒宇的银针刺入了肥猪的脊柱里面,这一针直接造成了肥猪的瘫痪。

  屠户出了医堂的门走到了街边的拐角处,这时黄波从胡同中走了出来,他对着屠户们说道:“你们怎么搞的,你们怎么将肥猪扛出来了呢?不是说好了,要让肥猪将他的医堂搅个天翻地覆吗!”

  原来这头肥猪进入医堂并不是个意外,是黄波为了报复李恒宇故意为之的。可是他想不到的是,李恒宇只是一招就制服了发疯的肥猪。

  李恒宇在医堂中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太对。杀猪的地方离他的医堂还有好几条街呢?为啥黄波家杀猪,猪会跑到他的医堂来闹事。越想,李恒宇越觉得这是黄波再故意给他捣乱。

  李二狗这时候钻进了医堂当中,一进门他就对李恒宇骂骂咧咧的说道:“娘希匹的,不知道黄波那小子搞什么呢,刚才让人赶着肥猪在大街上玩!”

  李二狗的话,解释了李恒宇的疑问,看来真是黄波将肥猪赶到他的医堂附近,在用刀激怒肥猪,大闹他的医堂。一想到刚才是黄波的报复,李恒宇突然后悔了,如果他早知道是黄波的报复的话,那头肥猪,李恒宇就不应该还给黄波!

  就在李恒宇生气的时候,外面接连不断的又传来了八声肥猪的惨叫。沈华生拍了拍自己的西服裤子,对着李恒宇说道:“好大的阵仗,杀了九头猪,请全村人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