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诸方群某15(1/2)

加入书签

  小犬已经决定要与李恒宇拼命了,李恒宇的自由和平党与民主党一旦合作,那么他们的亲民党就完全没有胜算了。到时候在两大党派联合的碾压下,他的亲民党就会变成东京的历史云烟,烟消云散。

  但是现在,李恒宇与亲民主党的合作还没有开始,李恒宇的自由和平党也刚刚成为一个大党,并没有底蕴。只要李恒宇一旦被干嗲了,到时候自由和平党,就会如同鸟兽一样,各自散去了。他们亲民党与民主党又会与自由和平党成为一个势均力敌的局面。这是小犬心中想到的最美好的结果了。

  现在的小犬,已经决定牺牲自己,退出亲民党,他要带人去杀掉李恒宇与老真二,他要破坏这次的联盟。小犬知道,这次一旦刺杀李恒宇,刺杀一个打党派的党魁,就会成为一个大的新闻,所以小犬这一次,也没想过要逃走,他会直面这些警察。自己一力承担这件事情的后果。

  此时的老真二,终于一扫颓废,本来他本大长老废除了一切职务,就在他觉得人生一片灰暗,自己的政治前途完蛋的时候。大长老又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去完成与李恒宇的结盟。老真二是个老油条,他知道与李恒宇的结盟,亲民党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他们一定会出阻拦,而最好的阻拦方法就是杀死他们。

  老真二知道,如果李恒宇选择了与亲民党合作,他们民主党也会这么做的。因为这就是政治,没有牺牲。政治就没有进步。政治最光明的鲜花,都是由这种黑暗作为肥料滋养出来的。

  老真二在仔细的梳理着他的头发,他要用他最潇洒的自信的一面去与李恒宇的结盟。现在的老真二,颇有一种慷慨赴死的感觉。这种感觉,他慢慢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第一下他的头发充满了油光,他想起了他没有当权的时候,那时候他就是一条狗。任意的被人呼来喝去,他是从小人物成长起来的,所以他对于苦难有着深刻的理解。

  他又梳了一下头,这一次他记起了他崛起的一幕,他加入了民主党,成为了东京都的代表,在东京都这个地方。他大展拳脚,那时候他与小犬都还年轻,李雄也很年轻,他们三个并称为东京三雄,他们为了各自的李毅,不断的在东京都的决斗。一个高手如何能够体现出自己的政治前途。道路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与高手过招。

  三人不断的交手,三人的事迹也被党派内的高层知道了,虽然老真二与小犬战败东京,那时候的赢家是李雄。但是他们的政治前途。也让各自党派的高层觉得他们是可以培养的对象。这是老真二第一次进入党派的高层,见到了党派高层的权利。见到了那些可以掌握他人生命的权利,老真二便被这股权利迷住了。

  他又梳了一下头,似乎他在回忆他的一生。这时候老真二的政治前途已经走到了重点,如果没有靠山,没有其他大人物的支持,或许他老真二的政治前途就会到头。他毅然的修了自己深爱的妻子,他与牧绅的母亲成为了一个情人的关系,正是靠着牧绅家族的实力,他才能咸鱼翻身,一跃成为民主党的党魁。

  他的头发已经乌黑的发亮了,随着梳子的落下,他记起了他成为党魁的日子,那时候似乎整个日本,都是他的棋盘。整个天下间位移能够与他对弈的人,就是小犬。但是他与小犬的对弈,小犬永远低他一头,因为小犬在政治上面,比他差了分毫。就是这分毫,让他们民主党不断的击溃亲民党。

  小犬看着镜子,镜子中的男人虽然苍老却有着更为建议的眼神,如果非要形容一下老真二的话,那就是他的眼神有一种赴死的感觉。老真二记得,他的老年,似乎自己的政治发生了转变。因为他的心已经不在像以前那么狠了,他竟然为了自己的一个私生子,与自己的儿子产生了这么大的矛盾。更是因为这个私生子,让他沦丧了他所有的政治前途。

  他努力了十几年的基业,在他私生子的一次刺杀下全都化为了无有。这时候的他,已经失去了民主党的信任,几个当权的长老,已经将他当成了废物。更要命的是,他因为这个私生子,与自己儿子的关系完全丧失了并且他的这个私生子,还是没有保住。如果他不是变得优柔寡断像一个平凡的老人。

  如果是年轻时候的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牧绅,但是现在说明什么都晚了,他唯一的机会,就是明天与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