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给我个解释(1/2)

加入书签

  “小伙子,为自己积点口德好,老头子我自始至终都没说过我是被你撞到的,我只是因为心脏病发作昏倒了,你一直在那吼个什么劲?”老人面色冰冷地说道。

  “呵呵,事情暴露了就想狡辩,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年轻人讽刺笑道。

  “小伙子,我们走吧,别理会这种家伙,找个地方我要好好感谢你!”老人拉着林舒就要离开。

  “谁都不许走!”

  人群忽然分开了,三个身穿警服的警察走了过来,为首是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

  “阿飞,怎么回事?谁敢讹诈你?”中年男子看向年轻人问道。

  “姐夫,你来啦!”年轻人大喜,连忙迎了上去,指着林舒和老人说:“就是这对老少,居然敢讹诈到我何飞的头上来。”

  “怎么?还不讲理了?我什么时候讹诈过你了?”老人不由冷笑起来。

  “哼,不是想讹诈我,你倒在我车前干嘛?不是想玩碰瓷是想干嘛?”叫何飞的年轻人冷笑道,“我告诉你们,你们这种行为严重影响了我,你们必须陪我精神损失费!”

  那个国字脸中年一脸冷笑,走向林舒他们,口中说道:“二位,不管事情到底如何,也不管你们有没有讹诈,先跟我回局里走一趟吧。放心吧,我们会调查清楚,绝不冤枉一个好人!”

  一旁的年轻人心里冷笑起来,不管你们是不是真的讹诈,到了局里你们不认也得认。

  “小吴,把他们扣上!”国字脸中年叫道。

  这是他身后一个年轻的警察走了上来,手中拿着手铐就要去口林舒他们。

  “我看你们谁敢!”一声暴喝声响起,所有人看到一个身穿风衣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一脸的怒容。

  “警察办事,闲杂人等不要在这扰乱秩序,不然”国字脸中年一恼,呵斥起来,不过当他回过头看到来人的时候,双腿却不由打闪起来。

  这不是总局新来的局长,这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啊。

  “不然怎么样?”来人冷冷地瞪着他说。

  “局,局长”国字脸中年脑袋快短路了,这局长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那风衣男子走到了老人身边,问:“爸,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是怎么了?”

  “哦,没什么,里面太闷了就出来走走!”老人摆了摆手说。

  国字脸中年听到他们对话,心中想死的心都有了,把自己的小舅子咒骂了无数遍,得罪谁不好怎么把自己的顶头上司的父亲给得罪了。

  不过一旁的何飞却是没有发现自己姐夫的异常,大声叫道:“你就是这老东西的儿子,哼,他居然赶来讹诈我,我现在要求他赔偿我精神”

  只不过他还没说完,就被国字脸中年一巴掌狠狠拍在后脑勺上,吼道:“赔偿你麻痹!”

  “姐夫,你打我干嘛?”何飞一脸疑惑地看着国字脸中年。

  国字脸中年没有理他,身体一站直就要给风衣男人行礼,不过却被男子阻止了。

  风衣男人脸色难看地看了看何飞,然后看向国字脸中年,说道:“你认识我?”

  “徐局长,我是宁南区分局巡警队队长黄强,上次在一次动员大会上有幸见过局长一面!”国字脸男子说道。

  “那今天你们在这里干嘛?是谁派你来这的?”徐贺明脸色阴沉地问道。

  刚刚黄强说要把他父亲带回警察局的话他可不能当做没听过,这段时间父亲老是胸口闷,所以今天他特意带父亲出来散心。

  只是没想到自己走开一会而已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要是父亲真的出什么事了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这”黄强直冒冷汗,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总不能说我小舅子认为您父亲是诈骗犯,想要讹诈他,然后我是来把他拘回局里的吧?

  黄强相信他要是敢这样说第二天估计不用在局里混了,黄强现在心里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这个小舅子。

  一旁的何飞看到自己姐夫的态度也知道对方恐怕是连姐夫都惹不起的大人物,一时开始心慌忐忑起来。

  老实说今天的事情完全不关他的事,他把车停在这里,然后这个老人忽然就在他车前晕倒了,他一开始是怕对方讹诈他,后来有自己姐夫撑腰,他忽然心生恶念想要反过来讹诈林舒和老人。

  “好了,这事情你带回去解决,我还要感谢这位救了我一命的小兄弟呢!”老人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