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兄妹夜谈(1/2)

加入书签

  夜幕,空中的月亮与繁星在薄云之中若隐若现,就像一个妙龄少女见到喜爱的人儿一般羞涩。

  柳清清趴在自己房间中的窗户上,撅着小嘴看着天空发着呆。

  她今晚的心情真的不怎么好,以致于如今已经十二点的都还没有睡着。

  先前被绑架的时候日夜都提心吊胆的,回到家中本该是饱受家人的关心呵护,家里本应该是最让人心安的港湾,她的心情也应该开心,而在这点上徐兴国他们也确实做到了。

  真正让她心情不好的是,她的父亲一直要让她去亲近那个什么欧阳青,一直使劲地撮合他们俩,可是柳清清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那欧阳青的时候,便十分的反感他,所以自己父亲越撮合只会让她觉得越烦,越来越厌恶那个人。

  倒不是说这个欧阳青真的不好,只是柳清清对他真心没有那种感觉,每次看到他都觉得烦,只想他赶紧从自己的面前消失。

  再加上柳清清也知道自己父亲的目的,这才是她真正觉得烦躁的地方。在以前她与父亲的关系十分的好,甚至可以说除了徐兴国以外,她最粘的人便是柳明生了,她觉得自己的父亲是最疼爱自己的人了。

  可是,上次她的二十岁生日来临之时,这一切却都变了,自己的父亲忽然带回了欧阳青,让自己与他好好相处,并且还一再地逼迫她,这让她感觉自己的父亲好像不在爱自己了,她感觉自己更像是父亲的一个工具,一个实现自己野心的工具。

  她讨厌如此,她十分的讨厌自己的父亲这般利用她的婚姻,她觉得在亲情和利益面前,父亲选择了利益,这让柳明生在她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崩塌了,父亲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父亲了,自己或许也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这一切都变的陌生起来,让她的心感到十分的不安。

  知道了父亲的安排之后,柳清清本来是想直接取消派对的,但是脑海中忽然浮现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孔,这让她迟疑了起来,同时心中也多了几分期待。

  但是期待最终却化成了灰烬洒进了她的心头,林舒忽然失去联系最终没有参加自己的生日派对,那一天她感觉头上一片乌云密布,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

  第二天她因为心情不好,她才约了温玉婷一块找了一个静吧,在里面使劲地喝酒,最终喝得一阵晕乎乎的,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居然让人绑架了,那个时候她是真的绝望了,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样完了。

  在绑架的那段时间她他都提心吊胆的,老实说,她不怕死,毕竟她已经对生活绝望了,但是她害怕的是如同网络上那些报道一般受人蹂躏最后被杀害,她甚至想过要自行了断,可惜双手双脚都被绑住了,她根本就做不到。

  直到今天,那个沉稳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响起的时候,才让她的心彻底地放了下来,才让她惊慌失措的心如抓住了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再度安定了下来。

  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再度出现,当时她是真的感动到哭了,他果然真的来救自己了!

  只是等柳清清冷静下来之后,心中却又对于林舒之前不辞而别,没有参加自己的生日派对一事生了气,最可恶的是他居然连一个道歉都没有,还找了一个借口来敷衍自己,这让柳清清心中十分的生气,决定以后再也不理林舒了。

  女人就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前一刻还被你的英雄救美感动得稀里哗啦的,但是下一刻就可以抓着你先前的过错不放,自个儿赌气不理会你。

  这也是林舒之所以对此一直一脸懵逼的原因,两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又怎么可能想到一块去,柳清清觉得林舒不给自己道歉自己就不跟他说话,可是林舒却是觉得柳清清一直在无理取闹,最后懒得去理会。

  “那个死木头,哼,打死你打死你!”柳清清拍打着窗户的边框出气道,好像在她面前的是林舒一般。

  这个时候,她的门被叩响了,随即被推开了,进来的是徐卓天,手上还拿着一个果盘。

  柳清清见到是徐卓天,又回过头去,怔怔地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徐卓天走到了她的身边,将果盘放在桌子上,然后拉过了一张椅子说道:“就知道你这丫头心情不好还没睡觉,专门给你准备了点吃的!”

  柳清清深情不变,就连目光都没有移动,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徐卓天倒是不在意,反倒是笑着说道:“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