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刺杀(1/2)

加入书签

  “逆流,”江母惊呼了一声,快速地朝着从窗户中飞出来之人跑了过去,

  此刻在地上倒着一个中年男人,这个男人身上穿着一套西装,两边的鬓发已经有些发白了,看起差不多五十来岁的样子,但是尽管有些显老却依旧遮掩不住他原本的容颜,

  他便是江琉滢的父亲江逆流,更是如今江家的管事人,放在古代的话可以说也是家主,曾经的他乃是四九城有名的美男子,如今已经步入了中年身上的气质却依旧不减,是一个十分有气场的人,旁人站在他身边都多少会被他身上的气场影响了情绪,

  他胸口的白色衬衫此时被血染红了,嘴角上也挂着一抹鲜血,脸色有些苍白,

  江逆流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连忙抬起头看去,当他看见江母的时候顿时激动地整个人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江逆流脸色剧烈一变,顿时大声喝道:“诺莲,小心啊,”

  然后他自己则是发疯了一样挣扎起来,朝着江母快速扑过去,

  江母听到他的话不由愣了一下,脚步不由顿了一下,这个时候她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一阵微风,背后有些发冷起来,

  “混蛋,你敢,”江逆流大声喝道,

  “呵呵,既然你这么疼爱你的妻子的话,那我就先送她下去等你,”江母的背后传来了一道阴狠的声音,随即她便感觉到自己的眼角闪过了一道白光,一把白银色的匕首朝着自己的脖子快速切来,

  “逆流,”江母心中一突,

  江母有些绝望地看着正努力朝自己扑过来的江逆流,心中充满了不甘,

  本来她还想醒过来之后好好地与自己的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可是现在看来是不怎么可能了,她并不怕死亡,她放不下的是自己的家人,怕的是自己死了的话,自己的丈夫和孩子该会有多伤心啊,

  “住手啊,”江逆流怒喝一声,可是他距离江母还有五米的距离,但是对方的匕首已经距离江母的脖子不足一厘米的距离了,

  站在江母背后之人脸上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容,他已经能够预预想到自己手中的匕首切入江母的脖子的那种感觉了,

  可是,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得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掌忽然被什么捏住了,不仅无法向前挪动分好,手掌上的骨头更是受到了一股很强的力道,让他的掌骨直接碎裂了,

  “欺负女人算得上什么狗东西,”一个年轻的脸孔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时候,这个对江母出手之人口中却是忽然吐出了夹杂着鲜血的白沫,然后抽搐着倒在地上,很快便没有了气息,

  “诺莲,你没事吧,”江逆流快步走到了江母的身边,抱着她关切地问道,

  诺莲是江母的名字,她的全名叫做陈诺莲,

  陈诺莲还没有从刚刚的事情里面缓过神来,双手紧紧地捏着江逆流身前的衣服,

  “诺莲,没事的,已经没事了,”江逆流拍了拍陈诺莲的后背说道,

  “嗯嗯,”陈诺莲微微颔首,不过还是紧紧地抱着江逆流,生怕一松手自己的与他永远分离了一般,

  “爸妈,你们没事吧,”江琉滢快步地跑到自己的父母面前,紧张地看着自己的父母,

  她发现父亲身上的一副竟然有很多血迹,而母亲的脸色也有些苍白,最关键的是地上为什么会有一具陌生的尸体,而且她很清楚刚刚要不是林舒出手的话,恐怕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

  不过他这么一个平时不苟言笑的人,见到自己的老婆女儿的时候却是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摸了摸江琉滢的头发,对着她与江母说道:“别担心,我这不是还好好的吗,”

  “林舒,这……”江琉滢转头看向方才出手的林舒,

  林舒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这个人应该是一个死士,一旦不得手便咬破了口中的毒囊,如今就算想要拷问也不可能了,”

  不管是江琉滢还是其他人,脸色纷纷一变,谁也没有想到江家之中竟然出现了死士,

  “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琉滢问道,

  “这个等一下再说吧,你先带着大家去大厅吧,我去换一下衣服就来,”江逆流说道,说完之后还看了林舒一眼,朝他点了点头,

  江琉滢点了点头,这个地方却是不适合说话,带着林舒他们离开了这里,

  至于江逆流则是吩咐人将地上的那具尸体抬走了,而自己则是深情地看着江母,

  “诺莲,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的身体……”江逆流问道,

  他很想问的是陈诺莲的身体如何了,但是他却问不出口,更多的是自己不敢去面对那结果,

  陈诺莲展颜一笑说道:“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