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兄弟相残(1/2)

加入书签

  “砰,”

  一道巨响响起,别墅的大门陡然碎裂成了几块,一股冷彻的夜风从门外直灌而入,吹得室内的东西一阵摇晃,

  于此同时,一个人影从外面飞了进来,最后重重地倒在地上,林舒定睛一看,发现这地上之人居然便是刘华,

  刘华满身的血迹,看起来伤的不轻,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眼睛却依旧直直地盯着欧阳漠这边的情况,见到欧阳漠痛苦地大叫着,顿时紧张地叫着:“少爷,你没事吧,”

  这个时候,门外几道人影从大门阔步走了进来,

  “呵呵,刘华,你也不过如此嘛,看样子这几年你真的是货到狗身上去了,”来人当中一个满头灰发的人冷笑着说道,

  林舒抬头看去的时候,脸色不由露出了诧异之色,因为这说话之人居然正是先前在武王墓一直跟在欧阳漠身侧的那位胡老,

  “胡勇,你这个叛徒,”刘华脸色难看地说道,

  “叛徒,你居然说我是叛徒,”胡勇闻言大笑了一声,随即满脸愤怒地咆哮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跟欧阳漠把我大哥给杀了,”

  刘华的脸上不由一僵,随即冷哼了一声:“要怪就怪他自己做错了选择,居然乘着少爷病发的时候企图刺杀少爷,他该死,”

  “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你们敢杀了我大哥,那我就要把你们两个给杀了,”胡勇脸色冰冷地说道,

  林舒一直安静地听着他们的交谈,很快便发现了眼前这个人原来不是那武王墓里面的胡老,

  他们两人虽然长得很像,但是两人之间的气质却是完全不相同,胡老是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就像一条躲在暗中的毒蛇一样,而眼前这个人却将自己的情绪完全地表现出来,更像是一个莽夫,

  特别是听了他与刘华的谈话之后,林舒也大概猜测到了眼前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胡老的孪生弟弟,

  这个时候,刘华见到胡勇居然绕过他准备朝着欧阳漠走去,心中顿时大急起来,连忙对着林舒喊道:“林先生,求你出手保护少爷,”

  听到了他的话,胡勇终于注意到了坐在欧阳漠身边的林舒,目光落在林舒的身上说道:“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人,”

  林舒别有深意地看了刘华一眼,而后转头看着胡勇说道:“或许吧,”

  “让开,我可以饶你一命,不然的话……”胡勇说着身上一股气息猛然爆发开来,桌子上的花瓶被他的气势一震,直接摔在了地上碎成了好几块,

  林舒耸了耸肩,直接走到了一边表示不会插手,

  刘华见状,脸上闪过了一丝愠怒,但是更多的是不敢和无奈,对着欧阳漠童声说道:“少爷,都是刘华无能,没有能力保护好你,”

  “哼哼,算你识趣,”胡勇不屑地看了林舒一眼说道,而后便将注意力落在了欧阳漠的身上,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

  “欧阳漠,你恐怕没有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吧,老实说以前我还是很佩服你的,若是你不杀死我大哥的话,或许我还不会对你动手,但是你终究还是动手了,那么就别怪我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胡勇愤怒地说道,

  随即,他一抬手便要上前对欧阳漠出手,

  “等一下,胡老,”忽然有一个手掌按在了胡勇的肩膀上,

  一个身上穿着一件?袍的人从胡勇的背后走了出来,同时伸手将头上的帽子往后面摘下,露出了一张年轻的脸,而且林舒发现这个年轻人居然与欧阳漠长得有几分相似,不过看着要比欧阳漠年轻一些,

  这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看着欧阳漠说道:“我亲爱的二哥,不知道你有没有想念我呢,”

  “欧阳然,果然是你,”刘华愤怒咆哮道,

  欧阳漠身躯一直都在颤抖着,有些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愤怒地看着他,但是却开不了口,

  “哎呀,二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欧阳然笑着说道,“需不需要弟弟我帮你一下呢,”

  “其实我从小就知道哥哥你每天晚上都被那个病折磨的很痛苦,看到你那样子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痛啊,我可是一直都很想帮你的,”欧阳然故意装出了一副很担忧的样子,

  “所以啊,在纠结了那么久之后,我最后还是决定必须帮你一把,毕竟我们是这么多年的兄弟嘛,我也看不得你一直在承受痛苦,”欧阳然说道,“所以,今天晚上我就让你彻底地解脱,”

  “胡老,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