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怒视(1/2)

加入书签

  在森林之中,陈小蛮脸上如梨花带雨一般,一拐一拐地朝前走去,

  “阿满,”陈小蛮带着哭腔呜咽着,

  刚刚阿满忽然将他扔出来,当时她的大脑之中一片空白,感觉着身后扑来的冷风,她甚至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呢,

  最后,她落在了一棵大树上,也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不然的话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以她的小身板恐怕不死也要残废了,

  陈小蛮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她现在的时间可都是阿满拼了命为自己争取的,自己必须赶快离开这里才行,可是她的脚刚刚被树枝给戳伤了,现在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就算他想要走快也没有办法,

  陈小蛮一想到临别时阿满的背影,眼中便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阿满,你一定要没事,你一定会没事的,”陈小蛮紧咬着下唇说道,

  这深林里面很幽静,陈小蛮走在草地上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鞋子跟脚下的草地磨蹭产生的“沙沙”声,草丛里面蟋蟀的鸣叫声,以及其他虫子发出了声响不绝于耳,

  虽然她知道自己必须赶快逃走,但是她却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她从小就没有离开过榕城,如今母亲不在了,阿满也不在了,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离开了榕城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她感觉全身还疲惫,她多想好好地睡上一觉,她多想醒过来发现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那个时候母亲还在身边,阿满那头大笨牛也在,还有那道藏在自己心中的身影,

  “对了,我可以去找他,”陈小蛮眼前不由一亮,但是很快又?然了下来,她如今在被人追杀,要是贸然跑去找他的话恐怕会连他一块连累了,而且自己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啊,

  是啊,自己连他的住处都不知道,甚至自己对他来说只不过是生活之中一个普通的过客而已吧,不然这么长时间以来他都没有联系过自己,也没有来找过自己,或许她已经把自己给忘了吧,

  这个时候,背后的树林里面传来了一道脚步声,当她回过头的时候,便看到那个拿着长弓的青年从林子里走了出来,眸光冰冷地自己,

  陈小蛮与他对视了一眼,顿时感觉身坠寒潭一般,不禁地打了个冷颤,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我们,为什么,”陈小蛮从刚开始的害怕得声音都有些颤抖,到后来甚至是歇斯底里地喊出来的,

  “阿满呢,你们把阿满怎么样了,”陈小蛮眼中充满了晶莹的泪水说道,

  银白的月光之下,陈小蛮脸上的泪水闪烁着晶莹的微芒,褚弓看着梨花带雨的陈小蛮,不由冷哼了一声,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看到女人哭泣了,每次看到女人哭泣都会让他莫名地感到心烦意乱,

  “给我闭嘴,再哭信不信我把你给杀了,”褚弓冷喝一声道,

  陈小蛮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被他这么一喝,顿时吓得跌坐在地上,不敢继续出声,

  随即,褚弓快速地来到了陈小蛮的身边,伸手在她的脖子上敲了一下,

  陈小蛮只觉得脖子一痛,而后眼前的视野便开始涣散起来,她在倒下的时候眼睛看着天上那轮圆月,不由露出了一抹苦笑,看样子自己终究还是跑不掉了,自己的生命会就此凋零了吧,

  看来要辜负阿满的期望了,只是心里好不甘心啊,到最后还是没能见他一面,

  阴鹫老头看到褚弓带着陈小蛮回来,不由松了口气,至少今晚的任务没有出现太多的意外,

  “马老头,你说上面让我们抓这个小丫头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变态大叔好奇地问道,

  阴鹫老头眸光陡然一冷,盯着他语气不善地说道:“不该知道最好不要乱问,不然都话会给自己惹来杀生之祸的,”

  变态大叔不由一愣,连连点头称是,

  “走吧,回去交差然后就去执行下一个任务,这榕城不宜久留,”阴鹫老头说道,随即率先离开了这里,

  变态大叔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不由瘪了瘪嘴说道:“不该知道的最好不要乱问,哼,搞得好像很拽的样子,”

  这个时候,阴鹫老头脚步忽然一顿,回头说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变态大叔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老家伙属狗的吧,这耳朵这么灵,

  “哼,”阴鹫老头冷哼一声道,随后便直接离开了,

  ……

  林舒与薛廷站在一块,这期间不断地有人上前来跟薛廷敬酒、握手、笑谈,搞得这个家伙好像挺受欢迎的样子,反倒是林舒基本上没有人搭理他,

  看着薛廷那得瑟的死模样,林舒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