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风衣男人的身份(1/2)

加入书签

  “你说的可是那个愚蠢青衣执事被抓了一事,”风衣男人点了点头说道,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地上那个年轻人的身体忽然震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没错,这位就是东南域青衣执事‘鬼陶’的儿子,不过他对组织的贡献已经超过了他的父亲了,所以我打算让他代替他父亲就任青衣执事,”?袍男人指着地上的年轻人说道,

  风衣男子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只是淡淡地看了地上的年轻人一眼,然后看向?袍人说道:“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事,”

  “这件事自然是要跟你说一声,毕竟你现在还是组织的行使,”?袍男人说道,“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可知道这次的青衣执事是被谁查出来的,”

  “据说是龙道组出手抓的人,这事恐怕就是龙道组所为吧,”风衣男人漫不经心地说道,

  “呵呵,这次你倒是猜错了,这次的事情是一个年轻人所为,而且这个年轻人还干掉了组织派给青衣执事身边的护卫,”?袍男人说道,

  “嗯,我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兴趣,你如果只是为了说这件事的话那么我先走了,”风衣男人淡漠地说道,

  “呵呵,你先看看那个人的资料再说吧,我相信你会感兴趣的,”?袍男人说道,从旁边拿出了一份档案扔给了风衣男人,

  风衣男人狐疑地拿起了档案袋,将里面的档案拿了出来开始阅读起来,

  很快他的身躯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双手还想失去了力气一般,手中的档案掉落在地上,在最上面的那一张纸上贴着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个年轻的青年,赫然正是林舒,

  “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兴趣,”?袍男人幽幽地说道,

  “你,”风衣男人似乎十分的愤怒,身体有些颤抖地指着?袍人,

  “呵呵,行使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袍男人淡淡地说道,只是声音中多了几分嘲弄,

  “我绝对不会允许你伤害他的,”风衣男人声音冰冷地说道,

  “东行使,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袍男人一拍椅子站了起来,对着风衣男人喝道,

  “哥,你还是冷静一点吧,”这时候旁边的?衣少女忽然开口道,

  风衣男人身体剧烈一震,扭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瞪了?袍男人一眼说道:“你们证据证明是他做的,你给我看得这些档案中不过是在猜测罢了,”

  “呵呵,难道你忘了我们血徒的规矩了,宁杀错不放过,”?袍男人冷冷地上说道,

  “哼,我不会允许你那么做的,”风衣男人沉声道,

  “呵呵,看样子尘世真的让你的心变的脆弱起来了啊,这还是曾经杀人不眨眼的东行使吗,”?袍男人戏谑地说道,

  风衣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他,

  “好,我也并非那么无情,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去证明他是无辜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袍男人说道,

  “哼,”风衣男人也知道这是?袍男人的最大让步了,冷哼了一声便要离开,

  “等等,”?袍男人忽然叫道,

  “还有什么事,”风衣男人回眸冷冷地看着他,

  “呵呵,眼神别那么凶嘛,我只是想跟你说我们新的青衣执事在这几天里面会协助你调查,”?袍男人说道,“陈柏延,你可以站起来了,”

  “是,”地上的年轻人站了起来,终于露出了他的样貌,竟然是先前被逃走的陈柏延,

  陈柏延现在的样子跟以前有着很大的不同,要比以前削瘦了很多,而且身上的气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说他以前是一个毫无心机的纨绔子弟,那么现在的他更像是一条躲在暗中的毒蛇,阴冷而凶戾,

  “这几天你跟着咱们的行使大人,协助他调查吧,另外你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咱们的行使大人,”?袍男人说道,

  “遵命,”陈柏延应道,不过他低下的眼睛闪过了一丝怨毒之色,

  风衣男人看了陈柏延一眼,知道这个?袍男人是想安排这个家伙来架势自己,不过尽管如此他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就算反对了也没用,

  风衣男人转身就走,而陈柏延赶忙跟了上去,

  “大人,你为什么还给他机会,”旁边的?衣少女这时候开口问道,

  “呵呵,不给他一点希望,我怕狗急了跳墙啊,”?袍男人笑道,

  忽然,?袍男人的笑声一手,盯着?衣少女质问道:“倒是你,上次让你去杀了那个小子的时候,为什么他还活着,这你要被我一个交代吧,”

  ?衣少女被他看得身体一颤,说道:“我上次明明已经确定他已经被车撞死了,那种情况他不可能还能活下来才对啊,”

  “哼,没有完全确定对方生机已断就妄下结论,看来你的历练还不够啊,”?袍男人阴测测地说道,

  “不,大人,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一定会

  杀了他的,”?衣少女连忙说道,

  “呵呵,连?影都被他杀了,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杀死那小子,”?袍男人盯着?衣少女说道,?衣少女被他盯着心里忐忑不安,

  “这次的事情我先记下了,这件事你也不用管了,我会让你哥出手了结了那个小子的,不过如果你把另外一件事也搞砸了,那就别怪我了,哼,”?袍男人冷哼道,

  “是,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完成任务的,”?衣少女说道,

  “去吧,”?袍男人淡淡地说道,然后斜倚在椅子上好像已经睡着了一般,再无动静,

  这时候在偏僻的街角中,两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