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那晚只是意外,我喝醉了而已!(1/2)

加入书签

  106  那晚只是意外,我喝醉了而已!    纪念倒是没什么别的想法,毕竟以前老板也偶尔会带她去应酬,于是老板吩咐下来,她就应下了。

  第二日下班后,纪念就直接坐沈万鹏的车,一起去了饭店。

  毕竟是做东请客,沈万鹏带着纪念早到了半个小时,两个人坐在包房里,等着客人到来。

  “老板,我们今晚应酬的是谁?”因为等了一会儿,还没见客人来,而且来之前也没听老板说过应酬的是谁,纪念便好奇的问了一句。

  沈万鹏的神情多少有些卖关子的意思,“一会儿客人到了,你不就知道了?”

  纪念听老板这么说,微微颦了颦眉,忽然就有些不太好的念头。

  当然,纪念的第六感真是挺准的,沈万鹏应酬的客人带着特助走进来时,纪念的小脸一瞬变了颜色,有些泛白……

  她看着眼前迈着从容步伐走进包间的陆总,洁白的贝齿顿时咬住了纷嫩的唇瓣,眼眸避开陆总看过来的目光。

  看陆总来了,沈万鹏用手肘碰了碰纪念,然后殷勤起身迎了上去,纪念只好无奈的跟着老板一起起身去迎接陆总这位贵客。

  沈万鹏激动又有些谄媚的和陆总握了手,之后撤开身子,给纪念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也跟陆总握握手。

  纪念的小脸上顿时涌起为难,小手就垂在身侧,迟迟没有举起来,而陆其修似乎也有几分故意的意思,举着手,不顾纪念尴尬的等着她握过来,大有纪念若不同他握手,就不放下手的意思。

  纪念感觉到,整个包间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确切的说除她以外一共三个人,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一向脸小爱害羞的她,脸颊一瞬飘起抹红绯,这抹红一直蔓延到耳根处。

  万般无奈之下,纪念只好举起手,伸向陆总的大手,像是定格了慢动作一样,缓缓的,握住陆总的手。

  陆其修脸上的神色看似如常,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跳俨然已经开始不平稳起来,念念的手那么柔软,他好像是握着一团柳絮一样,轻柔的撩弄着他的掌心。

  纪念自然只是想象征性的和陆总握一握,握了一下,就试图抽回手,可是陆总却陡然用了力,让她抽不回来,脸颊好像有些发烫,纪念觉得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尴尬了,一双水润的眼眸像是小鹿一样,有点哀求意味的看着陆其修。

  “念念,看到你,我很开心!”陆其修又微微使力握了握,淡淡的说了一句,才松开纪念的小手。

  纪念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被陆总握过那只手,像是刚刚从沸水里拿出来,烫的要命,她将手背到身后,紧紧的攥了起来。

  看小纪不吱声,沈万鹏连忙插话道:“陆总,快坐吧,别都站在门口了!”

  于是,陆其修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就坐,包间里是一张大概能坐下十人左右的圆桌,现在只有四个人,倒是显得空间很是充裕。

  陆其修坐在了圆桌的主位上,尹衍跟着坐在旁边,隔了两三个位置坐的是沈万鹏和纪念。

  沈万鹏看陆总已经坐好,就起身出去招呼服务员来上菜,而纪念,她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从陆总在位置上坐下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胶着在她这儿,根本就没有移开。

  纪念觉得呼吸都有些发紧,她这两天就一直在踯躅着要怎么去找陆总谈那一晚的事情,若是她早知道老板带她来应酬的是陆总,她肯定不会答应的。

  现在,气氛多么尴尬,她甚至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才好,真恨不能立刻就走掉,可是,连菜还没上来,老板估计不可能允许她走的……

  服务员很快上了菜,毕竟宴请的是陆总,沈万鹏平素就算再怎么吝啬,也不可能把吝啬发挥在这种时候,像沈万鹏这种人精,那就是将他的聪明才智发挥在最有用的地方,释放其最大化的功效。

  一桌子菜,都是特别精致又丰盛的菜肴,似乎饭店大厨的看家本领都拿了出来,加之沈万鹏很会调节气氛,酒席刚一开始,气氛已经被他调节的很热络。

  但是当然,沈万鹏又不傻,他很明显的看出来,虽然陆总看似将注意力放在应酬他上,实际上陆总的目光就一直在小纪身上打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