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明明已经干脆的拒绝了,却又为何会心烦意乱?(1/2)

加入书签

  109  明明已经干脆的拒绝了,却又为何会心烦意乱?    纪念看了微信,是阿霆想约她一起吃晚饭,她想了想,回了微信给他,说自己今天有点忙,还是改天再约。

  蒋东霆很快回了微信,纪念看着微信信息里,他明显哄着她,以她为主的口吻,忽然心里就有些酸涩。

  好像之前她给他发微信或者短信时,阿霆从来都是过好一会儿才会回给她,几乎很少会有这么快回应的时候,对于这些小事情,她都没放在心上过,因为理解他工作很忙,自然不愿在这种事上跟他闹脾气。

  纪念轻轻叹息了一声,将手机放在案头,开始上网搜一些临湖嘉苑的资料,她一边找着资料,一边想着这两天她得去临湖嘉苑那儿走一走,看看楼盘现场,找些灵感。

  中午的时候,纪念有些没胃口,就没有和同事出去吃饭,只是冲了杯牛奶,继续整理着资料。

  听到微信的提示音,纪念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是哥哥发来的微信,她没有回微信,而是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

  “念念,身体都好了吗?”电话接通,纪念就听到电话另一端,哥哥温柔的声音。

  “嗯,都好了,哥,别担心我!”

  “怎么能不担心?”纪毅叹息了一声,“念念,还有你和蒋东霆的事情,不要太伤心,如果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就顺其自然,总会有解决办法的,嗯?”

  “好,纪大人,我知道了!”小时候,纪念窝在哥哥身边,两兄妹一起看《铁齿铜牙纪晓岚》,纪念就记住了‘纪大人’这个称呼,每当被哥哥说教的时候,就用纪大人来消遣哥哥。

  每次被小妹叫纪大人,纪毅也只是无奈的摇头轻笑,伸手弹纪念的额头,算是教训这个淘气的小妹。

  “周末休息没什么事做,就回家来陪爸妈和我,上次你刚走,妈妈就念叨着你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不论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情,唯一能够寻求安慰和温暖的只有家人,听着哥哥的劝慰,纪念觉得鼻头有些发酸,答应了哥哥的话,兄妹俩又聊了一会儿,才挂断电话。

  到了晚上下班的点,纪念没有跟同事们一起下班,而是打算加会儿班,稍微看看临湖嘉苑的资料,整个下午她都一直在找资料,这会儿收获也还不错。

  不一会儿,纪念的手机又响了两声,提示进来两条微信,纪念解锁去看,是小贾发来的,第一条是个动画,一只眨巴着眼睛的熊宝宝,很可爱,第二条是段语音,纪念点了去听。

  “念姐,念姐夫在楼下苦苦的等着你呢,你加班也适合而止吧,别让念姐夫等太久哦!”

  听完小贾发来的语音,纪念的眉心下意识的颦了颦,没有再继续加班,收拾好所有的资料,关上电脑,拿着包包走出公司。

  纪念刚走出办公大厦,果然就看到了阿霆,他就靠在车门处,向着大厦门口方向张望着。

  蒋东霆很快看到了纪念,脸上浮起一抹笑容,迈步朝着纪念走了过来。

  纪念走下台阶,蒋东霆已经来到她的面前,纪念轻声问道:“阿霆,你怎么过来了?”

  “念念,我来接你下班,我知道你工作很累,让我送你回去,总比你挤地铁公车回家好一些。”

  纪念看了一眼蒋东霆远处的座驾,不自觉的想起之前车里的珍珠耳钉、假睫毛和唇印,心头顿时浮起些抗拒的情绪,“真的不用了,阿霆,我自己坐车回去挺方便的,你下班过来也不顺路。”

  蒋东霆深邃的眉眼望着纪念,眸中隐约有些伤心神色,“念念,别拒绝我,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好不好?你什么都不肯让我做,我真的很怕,你会离我越来越远……”

  蒋东霆这么说,纪念心里也不会好受,一颗心像被人揪着似的,她又再一次的看向那辆座驾,轻吐一口气,“阿霆,我真的不想坐你的车。”

  再坐上那辆车,她会克制不住自己去胡思乱想,想象阿霆和那个女人到底在车上做了什么,才会留下珍珠耳钉,假睫毛和唇印这些让她难堪难受的东西……

  蒋东霆顺着纪念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车,他轻轻的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