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陆总的心思,让人完全摸不透啊!(1/2)

加入书签

  114  陆总的心思,让人完全摸不透啊!    纪念没料到陆总会降下车窗,所以两个人目光这么一交汇,纪念的心,立刻就‘砰砰’的跳了起来。

  当然,纪念很想回避陆总的视线,若是在人多的场合,佯装坦然的移开目光也无所谓,不会有谁能说什么,可这会儿只有她、陆总和尹特助三个人,她怎么装没看见陆总?

  于是,纪念浅浅牵了牵嘴角,跟陆总打了声招呼,“陆总,好巧!”

  陆其修只淡淡点了点头,仿若不甚在意纪念的样子。

  纪念对于陆总的回应心里有点闷闷的,只不过和陆总之间演变成如此尴尬的境地,还不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如果那晚,陆总提出要她和他在一起,她点头答应的话,那么现在她的头衔是不是就变成陆总的女朋友了?

  心里刚一萌生这个念头,纪念就连忙暗暗的唾弃自己,纪念,你到底在想什么?这种可能是你该想的吗?

  不着痕迹的叹息一声,纪念正想离开,就听陆总用低沉的嗓音问道:“纪小姐,是来寻找策划灵感的?”

  纪念愣了一下,才点点头。

  “明天,就是初招的日子,纪小姐,准备的如何?”

  纪念不是那种习惯于投机取巧的性格,所以就算陆总不说,她也从没想过,再让他为wp放水,更何况,若是能够借此机会检验一下她的实力,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可惜,这两天她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阿霆那儿,明天就是初次招标了,她却连初招的演示文稿还没做出来,甚至于她连为临湖嘉苑设计的公关策划主题都还没定下来……

  这么算起来,倒真是有种明天就上战场,枪还钝着的感觉!

  可是,她若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陆总,她还没准备,陆总会是什么反应?

  嘲讽?嗤笑?以陆总的修养应该不会,以陆总现如今对她的态度也应该不会,毕竟她准备与否,又关陆总什么事?

  之所以会问她,想必只不过是出于礼貌,而且陆总这次要全程参与临湖嘉苑的招标而已。

  纪念思忖了半天,一咬牙,回道:“明天我们wp会全力以赴的!”

  其实这么回答,也算不上说谎,就算她到现在还没有构思,但是明天她的确会全力以赴的。

  只可惜,纪念还是太单纯,这么一句简单到算不上谎话的回答说完,白希的小脸就飘上一抹绯红。

  陆其修的眸中掠过一抹淡淡的笑意,很快就恢复了寡淡的神情,“我等着看纪小姐明天的表现,尹衍,开车!”

  纪念看着车窗缓缓的升起,一点点将陆总自她的眼前遮住,直到完全看不见为止。

  车子慢慢的开远了,纪念垂在身侧的小手揪了揪身上衬衫的衣角,抿了抿唇,才继续沿着楼盘外围的石板路缓步前行。

  尹衍一边熟练的掌握着方向盘,一边时不时的透过车内的镜子看一眼后排的陆总,说实话,对于明天的初招,他不太明白陆总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其修挺直的脊背正靠在车椅背上,修长的双腿优雅的交叠着,腿上放着一份文件,正徐徐翻过一页。

  半晌,他淡淡抬眸,对尹衍吩咐道:“尹衍,安排一下,明天的初招,wp以最后一名入围!”

  尹衍倏然一愣,下意识就反问,“就算wp的名次排前,也要刻意安排成第八名?”

  陆其修淡淡的点点头。

  尹衍没再说什么,只是心里的疑问更浓了,陆总刻意安排wp排名第八,以最后一名入围,以这种水平,在其他竞争对手眼里,估计就是下一轮被淘汰的命。

  所以陆总到底是想纪小姐怎么做?莫非是要纪小姐去求他吗?可是以纪小姐那种性格,怕是不太可能啊!

  陆总的心思,还真是深沉,让人完全摸不透啊……

  纪念把整个临湖嘉苑别墅走了一遍,心里大概有了个粗纲,立刻打车回了公司,开始整理演示文稿。

  因为太过专心,几乎忘了时间,等到演示文稿完成时,已经晚上七点了。

  纪念一看时间,心里顿时有点慌,她这个点才完成演示文稿,老板都还没看过,而明天早上她和老板就要直接去盛世了,这可怎么办?

  于是,她急忙拿出手机,看到手机上有两个阿霆打来的电话,也顾不上回,直接打给老板。

  电话响了三声左右,沈万鹏接通了,“小纪啊,什么事?”

  纪念的声音有点急,“老板,我刚刚才完成明天初招的演示文稿,还没让你看过,你现在在哪儿,我给你送去看一下。”

  纪念一边歪着头用肩膀夹着电话,一边将演示文稿打印出来,手忙脚乱的往包里装。

  这时却听到电话另一端的老板说,“没关系,小纪,我相信你的能力,不用看了!”

  “不是,老板……”

  纪念还没等说完,沈万鹏已经切断了电话。

  纪念听着耳边嘟嘟的忙音,有一瞬的怔忡,老板这么信任

  她,真的好吗?难道老板就这么心里有数,明天她一定能让wp入围?

  纪念还在发愣,蒋东霆的电话又打了进来,纪念缓过神来,接通了,“阿霆!”

  “念念,你今晚还会来医院吗?”蒋东霆的声音很温柔,是那种温柔到几乎能够挤出水来的感觉。

  “我才下班,这就过去!”纪念轻声回道。

  其实,阿霆替她遭遇了车祸,现在很幸运的只有轻微挫伤和腿骨骨折,没有更严重的伤害,她心里就像是一直悬着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的感觉。

  因为这次车祸,她差点以为会失去阿霆,遂也跟阿霆和好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才刚刚和好,甚至没超过四十八小时,她却已经有了种很难再对阿霆全情投入的心情。

  阿霆身上的伤,她看了还是会心疼,会难过,只是,那种心疼和难过却好像少了点情绪似的,可是少了什么情绪,她又说不上来。

  “念念,如果觉得累,就不用过来了,我自己没问题,有什么事我可以叫护士!”蒋东霆体贴的说。

  “我没事,阿霆!”纪念不赞同的道,忽然想起今天阿霆会检查颅脑,确定受到车祸撞击会不会有颅内积血现象,于是问:“阿霆,今天检查颅脑,医生怎么说?有什么问题吗?”

  “拍了片子,结果明天会出,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念念,不用担心我,我没什么不舒服的反应。”

  纪念颦了颦眉心,“结果没出来,怎么能不担心?阿霆,你晚上吃饭了吗?我知道医院的晚餐不好吃,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买了给你带过去。”

  蒋东霆嗓音略低沉的笑了笑,“念念,我没什么想吃的,你能过来看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纪念没再跟蒋东霆多聊,挂了电话,就直接离开公司,打车去了医院。

  因为有些担心明天的初招,纪念坐在病床前,一边陪着蒋东霆,一边看着打印出来装订成册的演示文稿,因为明天的招标会上,她应该是要将她的策划讲给大家听的。

  纪念正默默的念着文稿,忽然伸到嘴边一块削好皮切好块的苹果,她下意识就张开嘴,咬住苹果。

  嚼着嚼着鲜嫩多汁的苹果,纪念忽然反应过来,猛的抬起头,就看到因为腿骨骨折,一条腿吊起来,姿势很不舒服,却仍旧在一点点细心的给她削苹果皮的阿霆,忽然,纪念觉得鼻子就有点酸。

  她抬起小手,轻柔的覆在蒋东霆的手背上,“阿霆,你别弄了,你是病人,明明应该是我照顾你,怎么反而轮到你照顾我了?”

  蒋东霆牵了牵嘴角,“傻瓜,你那么忙,还过来陪我,我又不是手骨折了,削苹果皮还是没问题的。”

  纪念说不动蒋东霆,微蹙着眉心,看着他,蒋东霆腾出一只手,在纪念的头顶轻轻揉了揉,笑着,好像眼睛里都是满足。

  因为蒋东霆的病房里只有一张病床,剩下就是一张沙发,纪念想留下陪他,蒋东霆不准纪念睡沙发,纪念只好回家去。

  纪念走了之后,蒋东霆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赫然有将近二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殷玫打过来了。

  蒋东霆完全没有给殷玫回电话的意思,直接干脆的将所有未接来电提醒都删掉了。

  短信箱里,还有一条殷玫发过来的短信,蒋东霆也正要一并删掉,也就是不经意的点开看了看,脸色瞬间微微一变。

  退出短信箱,他直接打电话给殷玫,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