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只是再普通不过的肢体接触,她偏偏反应那么强烈!(1/2)

加入书签

  115  只是再普通不过的肢体接触,她偏偏反应那么强烈!    纪念有些失落的收拾着资料,头微微垂着,耳边就是这次初招得了第一名的鼎辉代表打电话向他们老总报告喜讯的声音,似乎是故意说的那么大声,好让其他公司的人都听到。

  纪念下意识的颦了颦眉,站起身,拿起资料向外走去,初招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全力以赴复招了,只是仅仅是全力以赴,还有希望吗?

  “小纪啊,别灰心,不是还有机会,复招的时候再努力!”跟纪念一起走出来的沈万鹏拍了拍纪念的肩膀,安抚着说道。

  纪念唇瓣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又因为情绪有些低落,没说出来,只默默的点了点头。

  直到会议室里参加招标的公司差不多走光,尹衍才跟在陆总的身后一起离开会议室,他真是有满肚子的疑问想问陆总,可是又不太敢问,毕竟这是陆总跟纪小姐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他多嘴?

  只是,对于刚才各公关公司参选的策划文案,纪小姐的策划虽然算不上最好,但是排进前五倒也绰绰有余,很多公关公司派来的代表拿出的策划方案一是没有新意,二是没有感情投入,比起纪小姐的,倒还真不怎么样。

  不过纪小姐应该还是稍微年轻了点,经验有限,文案里有些广角涉猎的还不够全面,所以这份策划还有些值得完善的地方。

  尹衍一边想着刚才招标会的事,一边跟陆总一起进电梯,忽听陆总叫他,连忙应道:“陆总,有什么吩咐?”

  陆其修对着凑过来的尹衍耳语了几句,尹衍忍不住露出些吃惊的反应……

  原来,陆总是如此打算的,这般用心良苦的心思,换了谁也只能是自叹弗如了!

  纪念其实也算是个死心眼的姑娘,招标会上其他公司的策划她也都认真看了,当然,比起鼎辉的完美策划,她差的是太多了,可是对于自己的策划,她还是希望能够再修改一下,再进步一些,至少她不想复招时,直接被淘汰!

  晚上纪念去医院陪蒋东霆,心情也一直没缓解过来,至于蒋东霆,虽然面上没表现出来有事的样子,但是也有些心不在焉,心事重重。

  第二天,纪念早上进公司又整理了一部分资料,然后带上资料又去了临湖嘉苑。

  这一次,由于时间上还算充足,纪念打算再好好走一遍楼盘,看是否能够有更好一些的灵感。

  正好走到一号别墅楼的林荫道上,迎面就看到尹特助正走过来,纪念心下的反应就是真的好巧,竟然又碰上尹特助。

  那么是不是表示,陆总也在?

  “纪小姐,又来看楼盘找灵感?”尹特助温和笑着同纪念打招呼。

  纪念点点头,也柔柔一笑,“是啊,尹特助呢?又是送陆总来视察嘛?”

  尹衍摇摇头,“我只是替陆总送份文件过来!”

  纪念正想说那不打扰了,尹衍又说道:“纪小姐,昨天在招标会上表现的很好!”

  纪念微愣了一下,虽然知道尹特助这么说只是客套,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尹特助,其实我知道,我还差很多,要不然也不会勉强入围了……”

  尹衍又温和的笑了笑,“纪小姐,我可不是刻意的夸你,我是真心觉得你在这方面很有灵气,只不过可能因为经历有限,有些地方还不能像那些老公关们一样有经验而已!”

  听着尹特助很中肯的一番话,纪念的心情也稍微放松了些,无奈的扁了扁嘴,“可是时间已经不够我去学到更多经验了,看来临湖嘉苑这个项目,我们公司没有希望了!”

  “那倒也不一定,纪小姐!”

  听了尹特助的话,纪念蓦地瞪大眼睛,试探着问:“尹特助,你是什么意思?”

  尹衍的眼中飞快的掠过一抹特别的神色,而后沉吟了一下,才道:“临湖嘉苑这个项目是陆总相当重视的项目,从当初在政aa府拍卖会上拍下这块地到承建商破土动工,陆总是全程跟下来的,如果不是特别重视这个项目,陆总也不会弃用自己集团的公关部,而是选择公开招标公关公司来做策划!”

  纪念听的很认真,还不时点点头,只是有些不明白,尹特助到底是什么意思?

  尹衍顿了顿,才算正式步入正题,“所以,对这个项目最了解,最懂得这个项目想要表达的意义的人只有陆总,纪小姐既然还寻不到一个更好更完美的策划主题,为何不去向陆总请教呢?”

  尹衍话落,纪念倏然一愣。

  半晌,才尴尬的说:“去向陆总请教,恐怕不太合适吧!”

  陆总之前就已经很明白的对她说过,这次不会给wp放水,更何况,以她跟陆总现在这么僵的关系,让她怎么去请教陆总,就算硬着头皮,她也开不了这个口啊!

  “纪小姐,虽然我不清楚你和陆总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可能不太了解陆总,陆总是个公私极其分明的人,对任何人任何事,他都不会把公事和私事混作一谈去处理,你可以想象一下,像陆总这种做大事的人,倘若公

  私不分的话,那么盛世集团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

  纪念对于尹特助的说法还是赞同的,她相信陆总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但是她和陆总之间发生的这件事,只是简简单单用私事来概括,恰当嘛?

  看纪小姐似乎还有些犹豫,尹衍继续游说道:“而且我觉得,纪小姐既然很想为公司拿到临湖嘉苑这个项目,只是去请教一下陆总,应该没那么难吧!陆总稍微提点了你,那么你就很有希望最后拿到这个项目,倘若陆总不肯提点你,那么对于你来说,也没什么损失,君子做大事者,不拘泥于小节,你说呢,纪小姐?”

  纪念咬了咬唇瓣,犹豫了片刻,轻声说:“我再考虑一下吧……”

  尹衍也不再试着继续说服下去,有些事做的太明显,可能会露出蛛丝马迹,毕竟纪小姐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或许细一想想,就觉出不对劲来也说不准。

  “纪小姐,我就说这些了,说再多被陆总知道,怕是该以为我吃里扒外了!”尹衍笑言,“我先回公司了,希望复招的时候,看到纪小姐最后拿到项目的好消息!”

  纪念跟尹特助告别后,继续在别墅区的林荫道上漫步,气温适中,不冷也不太热,空气很好,纪念感受着微风拂在她皮肤上,让皮肤微微战栗的感觉,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尹特助刚才那一番话。

  或许,真的可以尝试去向陆总请教一下?她不是要陆总给wp放水,只是让陆总稍微提点她一下,她的构思和策划不足在哪里就好……

  只是,她要怎么向陆总开这个口?想一想,还真是头疼啊!

  纪念到下午的时候才从临湖嘉苑回公司,或许是一直想着要以怎样的情形向陆总请教才比较合适,以至于在楼盘里待了几个小时,也没什么收获。

  回公司之后,坐在位置上,面前就摆着文稿,纪念却呆呆的看着漆黑的电脑屏幕,继续呆坐着。

  晚上的时候,纪念本该继续去医院陪着蒋东霆,但是周游打电话来说感冒了,想纪念早点回去陪她,于是纪念就给蒋东霆打了电话,说今晚就不过去了,蒋东霆在电话里也没表现出不高兴的意思,纪念就安心的回家陪周游。

  纪念回到家,周游正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身旁摆着一整盒面纸,只见她动作干脆的从面纸盒里‘刷’的抽一张面纸,在鼻子上擤鼻涕,然后再‘啪’的扔进脚下的垃圾桶里,动作连贯的一气呵成。

  纪念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说:“游游,别这么频繁的擤鼻涕,会把你好看的小鼻子擤成扁平大鼻子的!”

  周游一边擤着,一边用通红的眼睛斜睐了纪念一眼,“去,少说风凉话,我饿了,我要喝海鲜粥,鲜虾和海贝都已经买好了,在厨房里!”

  纪念表示无语,不过看在游游生病的份上,不跟她计较了……

  纪念的厨艺自然谈不上精湛,不过喂饱自己倒是没问题的,而且勉勉强强还拿得出两道拿手菜,用纪毅的话来说,作为女孩子就够了,将来他的小妹是要老公煮饭老公喂的!

  纪念很快的淘了米,将鲜虾和海贝切成差不多大小的块状,然后开始熬粥,在粥七八分熟的时候,放了调味料,最后洒上一丢丢香菜末,盖上盖子闷了一会儿,就算大功告成了。

  纪念盛了一碗粥给还在沙发上锲而不舍的擤鼻涕的周游,周游立刻像只小馋猫一样,急不可耐的就舀了一匙吞进嘴里,却被烫的只呼气。

  “慢点吃,还有很多,没人跟你抢的!”纪念念叨了一句,就起身,又往厨房走去。

  “没办法,纪小念你煮的海鲜粥简直是人间美味,我等不及嘛!”周游耐着性子吹了吹,又喝了一口,“纪小念,你还干什么去?快点过来跟我一起喝粥!”

  “我等会儿再喝,你先喝!”

  纪念又进厨房,拿了一块姜和红糖出来,给周游熬了一小锅红糖姜茶,想给她祛寒除湿,当纪念端着姜茶摆在周游面前时,周游的眼睛好像更红了,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纪小念,你要是男人该多好,我一定嫁给你!”

  周游吃完粥喝完姜茶,就被纪念给推去床上睡觉,躺在床上,捂着棉被,周游歪着头问道:“纪小念,你是不是有心事,我看你脸上就写着‘我有心事’四个大字!”

  纪念抬手摸了摸脸颊,“有这么明显吗?”

  周游白了纪念一眼,“说吧,到底又有什么为难事,让聪明伶俐的游游姐帮你出谋划策一下!”

  纪念被周游气笑,把初招勉强挤入围,然后尹特助提醒她可以去请教陆总,但是她又不知道应该以什么理由去见陆总才会比较坦然这件令她纠结的事情一股脑的说给了周游听。

  尹特助不知道她和陆总之间尚过床,又闹掰过这件事,但是周游知道,末了,纪念又问道:“游游,你觉得我去找陆总合适吗?尹特助说陆总是公私分明的人,可是我……”

  “纪小念,你怎么那么多犹豫,既然人家陆总的特助都说没问题了,你怕什么,陆总那种大人物,就算被你这么个清粥小菜拒绝过,也不会跟你一般见识

  的,要是那么小肚鸡肠跟你计较,也不至于事业做这么大!”

  听了游游一番话,纪念不得不承认,同样的话还是从尹特助口中说出来比较动听,一到了游游嘴里,就差好多……

  “可是我现在跟陆总碰到,打招呼都很生疏,我要怎么去请教他,总不能直接就冲去找他吧?”

  周游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不好直接冲去找他,就在盛世门口假装巧遇嘛!”

  “假装巧遇?”纪念诧异的挑起眉头,“怎么可能那么巧就巧遇上陆总啊?”

  “纪小念,明天一早你就蹲在盛世门口守着,我就不信你巧遇不上陆总!”

  “真的要这样吗?”纪念一脸怀疑,总感觉游游的这个主意有点馊……

  可是,想一想,她也真的没什么合适的办法了,看来只能将就着用游游这个办法了!

  纪念回房间后,周游忍不住弯起嘴角笑了,她已经不会幸福了,纪小念能够这么幸福,真好!

  或许,也只有纪小念这么单纯,才不会觉察出,那个什么尹特助给她支的这个招,分明就是出自于陆总的意思。

  那位尹特助可是大人物的特助啊,如果没有上头吩咐,又不是欠纪小念人情,跟纪小念也没什么多深的交情,难不成还能那么好心自作主张来帮纪小念?

  周游整个蜷在被子里,因为感冒,鼻音浓重,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既然老天爷安排让纪小念幸福,那就让她狠狠的幸福下去吧,把她这份幸福也带出来!”

  说完,周游闭上眼睛,渐渐的进入梦乡……

  翌日早上,纪念出门去上班,她倒是没夸张到真的一早上就去盛世蹲点守着等陆总出现,但是她打算中午过去,看看下午能不能好运的碰上陆总出去视察或者见客,顺便假装个偶遇。

  午休时分,纪念没有正经吃午餐,只是吃了个面包将就一下,就打车去了盛世。

  从出租车上下来,纪念看着盛世大楼前偌大的广场,还有喷水池,就有些犯了难,在盛世大楼门前装偶遇,好像有些太此地无银了……

  可是去别的地方,还怎么巧遇陆总?她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