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还不肯承认你很在乎我?(1/2)

加入书签

  116  还不肯承认你很在乎我?    出租车司机将车停在海洲国际机场航站楼前,看纪念脸色刷白,眼里蓄着泪,还好心的安慰了纪念两句。

  而纪念就像是失了魂魄一样,飘忽的付了车钱下了车,脚步虚浮的走进航站楼,看着航站楼里来来往往的行人,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掉,瞬间就模糊了视线。

  隔着模糊的眼帘,她看见问询台前围了些人,面色急迫,他们应该是刚刚失事飞机的家属。

  纪念手里紧紧的攥着手机,从刚才在出租车上,她就一直在试着打陆总的电话,她多希望会在下一秒听到电话里传来陆总低沉好听的声音,可是她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却始终没有接通……

  纪念的身子在颤抖,抖的像风中落叶,她几乎快要瘫倒下去,两腿已经没了走路的力气,她根本没法想象,就在两个多小时前还牵过她手的陆总,还在她身边温柔的对她说过话的陆总,就这么没了,不见了!

  她抬起胳膊用手背抹了抹眼泪,紧咬着牙根,努力走向问询台,可是,才靠近问询台,还不等开口问什么,就已经被其他失事飞机乘客家属给挤了出去。

  纪念一个踉跄,差点就跌倒在地上,大家都很着急想知道自己家人的情况,根本没有人有暇顾及要摔倒的纪念……

  忽然,一只手臂伸过来,及时的扶住了纪念,纪念猛的转过头去,却在看到扶住她的人是尹特助时,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

  她还天真的以为,会是陆总……可是陆总,他到底在哪里?在哪里啊?

  “纪小姐,你没事吧?”尹衍一脸担忧的问。

  纪念低垂着眸,失落的摇头说,“我没事……”

  然后,又猛的抬起头,用含着眼泪的双眸充满希冀的看着尹衍,“尹特助,有陆总的消息了吗?陆总是不是没有登机?”

  尹衍微微叹息一声,无奈摇头,“还没有陆总的消息,如果一直联络不上,只能说明陆总在飞机上……遭遇了不幸……”

  纪念的脸色一瞬更是惨白,她不敢去想的事实,就这么从尹特助的口中说了出来。

  “不,不会的……”纪念慌乱的说着,“陆总会吉人天相的,而且还有盛世集团在,他不可能连自己的心血都不要的!”

  尹衍实在不忍心告诉纪小姐,世事无常,没有人能预料到,但是一个体制完整的集团,即使集团总裁突遭不幸,董事会也会尽快推举出下一位合适接任总裁的人选。

  也许,陆总的离去会让整个集团笼罩在一片悲伤的气氛中,但是就像天大的事也都会过去一样,早晚有一天,一切都会被淡忘,哪怕是陆总飞机失事这件事……

  “纪小姐,不要慌,就像你说的,陆总吉人天相,我们姑且等消息吧,就算飞机真的坠入海中,也未必就没有生还者!”

  纪念无力的点点头,被尹衍搀扶着走去座位处等待机场发布关于失事飞机的最新消息。

  只是刚刚坐下,不知是不是心灵感应,纪念似乎感觉到什么,又像是被什么指引一样,转头朝安检口看过去,在看到正从安检口的通道走出来的人时,倏地站起身,激动的几乎语无伦次,“陆,陆总,是陆总……”

  尹特助一愣,顺着纪小姐的视线方向看过去,也陡然站起身,脸上难掩激动,不过他还没等有动作,就看到纪小姐已经飞快的朝陆总冲了过去,于是他站在原地,并没有动。

  纪念从没有过这种感觉,害怕失去一个人,害怕再也见不到这个人,所以,当她还被笼罩在飞机失事的悲伤氛围中时,忽然就看到这个人完好的出现在她眼前,她无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有多么激动,身体的本能反应已经把她的激动之情完整的表达出来了……

  陆其修的脸色有些严肃,步履从容的从通道走出来,就着傍晚航站楼里明亮的灯光,他赫然看到念念朝他飞奔过来,下一秒,他心心念念的小人儿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陆其修刚伸出手臂反抱住纪念,就听到她的失声痛哭,他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没想到,他可能出事这件事,竟能够激起她这么强烈的反应。

  心里,霎时被暖意包裹住,甚至于,有一种庆幸,庆幸他因为有事耽搁,过了安检之后却没能按时登机,因而幸运的躲过了这场空难。

  “陆总,陆总,你回来了,你没事,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谢天谢地……”纪念从陆总的怀里挣出来,小脸上都是泪水,狼狈不堪,可是她无所谓,再没有什么事会比陆总还好好的站在她面前来的更重要了!

  她上上下下的摸着陆总,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给她的扎实安全感,忽然,身子就被紧紧抱住,下一秒,后脑勺被扣住,一张温热的唇就覆上了她的唇……

  纪念眸中染了惊慌,可这惊慌却也只维持了一两秒钟而已,很快,她就闭上了眼睛,尽情的感受着,这份来自唇齿之间的交融,给她身心带来的安慰和安稳。

  这里是机场人来人往的航站楼,可是这一刻,所有来往的行人仿若都不存在了,全世界都只剩下陆其修和

  纪念两个人,他们彼此深深的吻着,唇贴着唇,攫取着彼此的呼吸,深深的,深深的……

  尹衍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深吻在一起的陆总和纪小姐,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这一幕,还真是美好啊!

  不知道吻了多久,纪念甚至觉得头都有点晕晕的了,像是缺氧的症状,她微垂着头,小口小口的喘息,感觉全身上下都微微发热似的。

  陡的,下颌就被挑起,纪念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离自己那么那么近的陆总,哆嗦着有些微肿的红唇,“陆,陆总?”

  陆其修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念念,还不肯承认你很在乎我?”

  纪念倏然像只惊弓之鸟一样,眨巴着眼眸,想要躲开陆总那只钳着她下颌的手,可是却根本躲不开。

  “念念,你早就对我动心了,早就喜欢上我了,是不是?”陆其修的脸庞又逼近纪念的小脸一寸,两个人的脸几乎紧贴在一起。

  看着纪念无措的样子,陆其修试图进一步逼出纪念的心里话,“念念,这一次,我们还要错过彼此?如果我上了飞机,那么你可能就没机会再见到我了,不会觉得遗憾吗?”

  “不!”纪念轻轻摇头,“陆总,您别乱说……”

  她不想听到陆总说出任何他有可能出事这种话,她根本无法想象那种事发生,就在刚刚,她真的几乎以为天都要塌下来了!

  “念念,我那天说的话,还算数,要不要跟我在一起,做我的女人,嗯?”陆其修说这话的时候,额头轻轻的抵在纪念的额头上,温热的体温传在纪念的肌肤表面,他的声音低沉,似耳语,又似蛊惑一样。

  纪念觉得,她的理智好像有些飘忽了,脑袋里反复的都是陆总那句话,跟我在一起,做我的女人……

  这是多么让人飘飘然的一句话,因为对她说出这句话的人是陆总啊,这个海洲市身价和魅力都没法衡量的男人啊!

  而且,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她这种机会了,能让陆总一而再的说出这句话,让她再用他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为了负责这种借口来搪塞,她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了!

  陆总可能是喜欢她的,并不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在忍受着心动又必须克制的煎熬,这种认知让纪念的心跳的愈来愈快,好像快要从心口跳出来似的!

  她几乎就要点点头,羞涩的答应陆总,忽然,脑海里却蹦出阿霆一把将她推开,然后自己被车撞飞出去的画面……

  瞬间,灼烫的心便冷却下来!

  纪念觉得脸颊很烫,这种烫不是害羞,不是羞赧,而是好像被人抽巴掌之后,那种臊的慌的热烫。

  阿霆为了她,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就算车祸万幸的没有造成多么大的伤害,但是阿霆的腿骨骨折了,她怎么能当阿霆为了她奋不顾身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她怎么可以这样?

  纪念的心情沉重起来,她竟然差一点就答应要和陆总在一起,而置医院里的阿霆于不顾,更何况,她才刚刚答应阿霆不分手,她若是和陆总在一起,就是脚踏两只船,真是有够让人厌恶的!

  陆其修等着纪念的回答,就像他心里的庆幸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