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我想现在就见到你!(1/2)

加入书签

  120  我想现在就见到你!    纪念连续忙了一个月,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原本就纤细的身子,更是瘦的明显。

  临湖嘉苑项目的所有进展纪念都是直接报给陆总听的,但是听尹特助说,陆总每年都会有两个星期的时间是在香港度过的,所以这两个星期,纪念见不到陆总,她手头上要报给陆总的工作就暂时搁置了。

  尹特助告诉过纪念,如果有紧急的事情,她是可以打给陆总的,而且陆总虽然这两个星期不处理公事,但是她的电话是一定会接的。

  纪念想了想,还是作罢了,工作方面并没有什么紧急到非要陆总拿主意才能继续下去的;至于私底下,她对陆总只能是心里鬼鬼祟祟不敢明目张胆的想念,既然陆总这段时间不在,她就当让自己冷静一下吧!

  她也的确该冷静冷静了,每天这么忙着工作的事情,却还能有心思对陆总悸动,纪念已经对自己无话可说了!

  她每天都像是做贼一样,面对着阿霆,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人,总感觉自己像是人格分裂一样,有多苦,只有自己知道。

  江恺眼看纪念像只小陀螺一样,不停的转了将近一个月,都有些不忍心了,就主动建议纪念,让她休几天假。

  纪念想一想,她也好些日子没回家了,应该回家多陪陪爸妈和哥哥的,就答应下来,决定趁着陆总不在这段时间,休一个星期的假。

  蒋东霆拆了石膏,还要进行一段时间的复健,纪念不能每天陪着他,心里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的,于是她跟蒋东霆商量,他们一起回她家里住一个星期,陪陪爸妈和哥哥,她也好陪他一起复健。

  如果是以前,蒋东霆很乐意陪纪念回去,但是现在,他不能走开,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蒋东霆找了借口敷衍纪念,纪念只好一个人回了家。

  而纪念前脚踏上回家的客车,后脚,蒋东霆就拄着拐,出现在了纪念的租房。

  周游才刚醒,洗了澡,身上穿着睡衣,头上裹着毛巾,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纪小念忘带了什么东西,跑回来拿。

  急急忙忙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是蒋东霆,周游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下意识就要关门,只可惜,蒋东霆一直手臂撑在门上,让周游关不了门。

  周游冷笑一声,对着门外的蒋东霆道:“你来干什么?别告诉我来找纪小念,她今天回家你会不知道?”

  蒋东霆拧了拧眉心,“我不找念念,我来找你!”

  “找我?”周游扯起嘴角,满眼都是讥诮,“蒋大主任,我们两个有什么见面说话的必要吗?对不起,我不想见你!”

  周游说着,就想推开蒋东霆的手,将大门关上,蒋东霆的大手直接攥住周游的手腕,扯着周油走进屋子,反手关上了大门。

  周游甩脱蒋东霆的手,脸色有些难看,“渣男,你到底要干什么?这是我家,谁允许你进来的?”

  蒋东霆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儿去,“我只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周游冷哼一声,转身走去客厅的沙发处坐下,手臂端在胸前,“说吧,你随便说,不过想不想听,就是我的自由了!”

  蒋东霆也不理会周游的话,径自说道:“我要见康乾!”

  他腿不方便这段时间,只能靠打电话联系康乾,但是这只老狐狸一开始只是不接电话,后来干脆就将他拉黑。

  拆了石膏之后,哪怕腿走路还隐隐作痛,他也硬是撑着,到处找他,但是这只老狐狸狡兔三窟,又有意躲着他,他根本就找不到他。

  他也暗自打听了殷玫那边,殷玫也在试图找康乾,无非就是要康乾证明,当初给陈局行贿那栋房子他们只是听命行事而已。

  要知道听命行事的行贿和主观意识的行贿差距可不是一点点,但是蒋东霆又怎么会不知道,康乾根本不可能为他们做这个证,因为承认是他下的命令去行贿,就等于把他自己也拉下了水……

  蒋东霆实在没有办法了,他听说上头已经开始逐一调查陈局所有非法财产的来源,再找不到康乾,他怕是就要被请去问话了,所以,最后他只能用到周游了!

  周游听了蒋东霆的话,嗤笑出声,故意的摊了摊手,“你要找康总就去找啊,来跟我说干嘛?你不会不知道吧,我只是他的情人而已,他的行踪,哪里轮得到我来干涉?”

  蒋东霆眯了眯眼睛,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阴鸷,“我如果能找到他,也不会来找你!”

  “你找不到他,我更不知道他在哪里?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找我去上牀了!”

  蒋东霆忽然冷笑,“周游,你应该清楚,我如果出事了,念念会怎么样?”

  “蒋东霆,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没事,我不用坐牢,念念自然也能很幸福的和我在一起;可如果我要是出事了,去坐牢了,那么念念就要很不幸的一直等着我,三年五载是少的,十年八年也说不定,你舍得你最好的朋友遭受这种境遇吗?”

  “你……”周游手攥成拳

  头,看着蒋东霆的眼神,几乎等于看着一只蟑螂那么厌恶。

  她当然了解纪小念,以纪小念的心软程度,蒋东霆若是坐了牢,她怕是真的会等他出来,纪小念如果不是死性子,死执着,现在早就跟陆总在一起了,还会跟蒋东霆这个混蛋捆在一起吗?

  她不想被蒋东霆要挟,即使她能帮他见到康乾,可是她也不想念念过的不幸福……

  “周游,选择的权利在你手上,要不要帮我,你自己决定!”

  “蒋东霆,我告诉你,早晚有一天,你会永远的失去纪念!”周游咬牙切齿的喝道。

  “我和念念之间会如何,用不着你操心,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纪念回到家,一进家门,纪妈妈眼眶就红了。

  纪念连忙放下买的东西,扶着妈妈坐去沙发上,哄着妈妈,“妈,怎么我一回来,你就要哭,这么不想看见我啊!”

  纪妈妈气的伸手拍了女儿一下,“胡说,我哪是不想看见你?你看看你,比上次回来瘦了整整一大圈,妈妈心疼啊!”

  纪念心里暖暖的,偎在妈妈怀里,“妈,是我错,我在减肥没有告诉你,让你心疼了……”

  “减什么肥?你都够瘦了,不准再减了!”

  “好,不减了,不减了,我听妈妈的话!”

  纪念刚哄好妈妈,纪妈妈就进了厨房,非要多做几个菜,再把女儿喂胖回来。

  纪爸这会儿被纪妈差遣着出去买炖鱼的料酒了,还没回来,纪妈给女儿洗了一大盆的时令水果,让纪念都吃光。

  纪念望着那夸张的大盆,无奈的笑,要是能把这盆水果都吃光,她估计一两天不用吃饭了……

  纪念消瘦了,纪妈妈看出来了,纪毅当然也看出来了,他把妹妹拉进自己的房里,关上房门,关心的询问。

  “念念,是不是蒋东霆这段日子又欺负你了?”

  看着哥哥对自己满眼的在乎,纪念摇摇头,“哥,我和阿霆没事,而且我已经决定跟他和好了……”

  纪毅看着纪念,蹙了蹙眉心,不过他还是尊重小妹在感情方面的选择,“如果他再敢欺负你,或者对你不好,就告诉哥哥,哥哥即使腿脚不方便,也还是能够揍得了他!”

  “嗯!”纪念点头,抱着纪毅的一只手臂摇了摇,“我家纪大人最好了!”

  纪毅用另一只手刮了刮纪念的鼻尖,“不是蒋东霆的缘故,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

  “可能是最近工作太忙的缘故吧,哥,我们公司接了个大项目,很大的项目,如果我能顺利完成它,我就可以用年底的分红给你买一辆专用的代步车!”纪念笑米米的对纪毅说道。

  “我不用什么代步车!”纪毅脸色严肃,“哥哥不许你太累,如果工作太累,就辞职不干了,哥哥虽然赚钱不多,但是养妹妹还是养得起的!”

  “哎呀,纪大人,我有手有脚,干嘛要你养嘛?再说我还有男朋友啊!”纪念摇晃着纪毅的手臂,“我很喜欢这份工作的,我干的很有激情呢,所以纪大人,你不用担心我的……”

  中午,一家人一起吃饭,纪念看到爸爸好像比上次见的时候憔悴了些,不免有些担心,纪爸说是因为纪妈总是拿他的三高威胁他,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