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陆总那无心的性感动作!(1/2)

加入书签

  121  陆总那无心的性感动作!    纪念忍不住吃惊的张了张小嘴,她什么时候经常跟陆总提起她妈妈了?陆总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呢?

  而且,陆总这么一本正经的跟妈妈自我介绍的样子,为什么让她有种女婿第一次见丈母娘的既视感……

  还有,那声习惯成自然的“念念”,会让妈妈怎么想啊?

  真是……让她很不知所措啊!

  纪妈妈虽然只是家庭主妇,可也不至于不会看人,这位陆先生的谈吐和举止一看就不像是一般人,而且看年纪,也不像是会和她家念念交朋友的,那么,念念和这位陆先生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还让人家大老远跑来家里?

  纪妈妈虽然满肚子疑问,却也不至于不礼貌的晾着客人,连忙温和的笑了笑,对纪念说道:“念念,朋友来了,怎么不让上楼,快,把陆先生请到家里去坐坐!”

  纪念怎么会看不出来妈妈脸上的疑惑?心里无奈的想,看来之后且得有一番解释了……

  三个人一起上了楼,陆其修进门的时候,纪妈妈还特意说了一句,“家里地方小,东西乱,陆先生别见怪!”

  而陆其修进门之后,大略看了一下纪家这只有四五十坪的小房子,温文尔雅的牵起唇角,“伯母客气了,我觉得您家里很好,布置的很温馨,处处透着幸福!”

  “念念,快让陆先生坐,站着干嘛?陆先生,喝茶还是什么?”纪妈妈愣了一下才说,或许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就举止不凡的陆先生,竟然能说出这么平易近人的话。

  纪念点点头,尴尬的看向陆其修,“陆总,我们去沙发那儿坐吧!”

  其实,她只当刚才电话里陆总说来她家做客是开玩笑的,却没想到,陆总真的会上来坐!

  “伯母,不用为我忙什么!”陆其修礼貌的表示。

  “那怎么行?”纪妈妈念叨着,去厨房泡茶洗水果了。

  纪爸爸出去找老朋友下棋了,纪毅去上班了,所以这会儿客厅里,只有纪念和陆其修两个人在。

  纪家客厅的沙发不大,坐两个人刚刚好,陆其修在沙发上坐下后,纪念站在那儿就觉得很尴尬,只好在他身旁坐下,可是坐下后更是觉得局促。

  陆其修偏过头看着身边娇小的念念,心念一动,大手拉过她的小手,攥在手心。

  纪念慌的不行,连忙一边挣扎,一边回头去看厨房方向,生怕妈妈这会儿走出来,撞个正着!

  以至于,纪念的小脸上,完全就是一副偷情害怕被抓到的模样。

  陆其修嘴角的笑意更浓,甚至得寸进尺的举起纪念的小手,凑到唇边,在她食指的柔软指肚上轻轻吻了吻。

  纪念整个人霎时一哆嗦,像是过电了一样,小脸顷刻就飘起红霞。

  “陆,陆总,别这样……”

  陆其修只是略微挑了挑眉,深邃的眉眼紧锁着纪念,完全就是一副我就这样你能奈我何的无赖样子。

  纪念终于抽回了手,窘迫的咬着唇,面对这样的陆总根本就没辙,况且这会儿的情况,她想动作大点或者大声点推拒都不成,遂只能是撇开头,回避陆总的目光。

  纪妈妈端着果盘和茶过来时,就发现女儿和陆先生只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并没什么交谈,但是女儿的脸又很红,于是一边放下果盘,一边问道:“念念,怎么不招呼陆先生?而且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很热吗?热就去把窗户打开!”

  纪念一听妈妈说自己脸红,就跟做了坏事正好被妈妈抓到了似的,脸更红了,还烫的要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什么,就像只急了的小兔子似的,跳起来就去开窗户了……

  陆其修望了一眼念念娇俏的背影,眸中带着宠溺的笑,转回头,对纪妈妈说道:“伯母,真的不用这么客气,我和念念很熟了,您可以当我是自己人!”

  听到陆总这句话,纪念开窗户的手倏然滑下窗把手,着实吓了一跳!

  她的脑海里,陡然飘过一句话,是陆总之前对她说过的……

  ‘念念,你会是我的女人,无论你现在身边有谁!’

  所以,她刚刚感觉陆总向妈妈自我介绍时,有种女婿第一次上门的错觉,也是没错了,以她和陆总的交情,陆总可以去她的租房做客,但是来她爸妈这儿,就真的很令人意外和奇怪了!

  纪念的小手复又攥紧窗把手,紧咬着唇瓣,真的怕陆总会对妈妈说些什么不该说的,况且妈妈现在对陆总,肯定是一肚子的疑问。

  果然不出纪念所料,纪妈妈下一句就问道:“陆先生,那你是怎么跟我家念念这么熟的,我还真没听念念提起过她有你这么一位朋友?”

  其实对刚上门的客人这么问,着实有些不礼貌,但是纪妈妈也是担心女儿自己在外面,也没个人看着,再学坏了。

  念念和东霆两个人交往了那么多年,感情稳定,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结婚了,这个时候要是生出点什么问题,两个人多年的感情,岂不是就白白浪费了?

  她前阵子才听说,街坊老

  李家的女儿给个有钱人当了小三儿,后来被人家妻子好一通收拾,闹的上班的公司和家邻居人尽皆知,整天被指指点点的,后来实在承受不住,躲回爸妈家来了,整天整天的不敢出屋,躲在床上哭。

  她听了这件事后,心里就替老李家的女儿可惜,以前不是没见过,挺水灵的一个姑娘,怎么就学坏了呢?弄到这地步,老李夫妻俩不也跟着着急上火?

  纪妈替人家姑娘可惜,对自己家女儿就挺放心的,其实打小,她就对念念放心,念念一向听话,不管是上学还是工作,都没让家里人操过心,后来跟东霆在一起之后,感情也稳定,一交往就这么多年,她真是省了不少心。

  想一想当年还差点为了儿子,要把念念打掉,有时候还真觉得挺对不住念念的呢!

  可是,她这才说对念念放心,就有陌生男人找上门了,而且这男人,还一看就不是什么一般人,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她好像看到这位陆先生开了辆一看就很贵的大车,所以说她这个当妈的,怎么可能不担心,女儿一时走错了路?

  她这女儿,什么都好,就是性子软,柔柔弱弱的,这真要是被已婚男人给骗了去当小三儿,且不说跟东霆的感情被破坏了,这辈子名声不也毁了?

  越想着,纪妈就越担心,俨然觉得女儿已经被骗去当小三儿了!

  陆其修是什么人,多年的商场历练和人际交往,怎么会看不出纪妈对他的防备之心和再明显不过的试探?

  他是一心要把念念据为己有,但是也懂得在长辈的心里,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没那么容易会被剔除掉,比如他们认定了念念和蒋东霆的感情很稳定,甚至于会结婚生子,把这份稳定的感情延续下去。

  他贸然登门的行为,或许有那么一些想敲一敲念念这只小缩头乌龟龟壳的意思,但是却没打算让她被父母误会,受些不该受的委屈。

  于是,陆其修淡淡的一笑,“伯母,念念之前救过我,还为我头受了伤,我们就是因为这件事认识,后来渐渐熟起来的。”

  纪妈一听女儿受过伤,脸色都变了,急忙把纪念从窗户边扯回来,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纪念当初为陆总挡砖头这事,别说爸妈,连哥哥都没敢告诉,就怕大家为她担心,后来检查没什么大碍之后,就当做这件事没发生了,反正伤口被头发遮住,谁也看不到。

  而且她受了个小伤,反倒收获比较多,在和陆总上牀这件事没发生之前,她可是一直都觉得,能结识陆总这位朋友,是她难得的幸运……

  可是这会儿突然就被陆总提起来了,纪念倒是一下子有些措手不及了,忙不迭的跟妈妈解释,到底怎么回事,而且只是很小很小的伤,一点都不严重,才没告诉他们的。

  既然被陆总提起了这件事,接下来纪念就顺其自然的跟妈妈又说了陆总一次又一次帮她的事,当然太过惊险的,比如说她被关在售楼处,又被放水这件事,就只能稍微轻描淡写点讲给妈妈听,妈妈毕竟年纪大了,再被吓到就不好了。

  至于后来阿霆出轨,她和陆总上牀这种事,纪念当然不敢跟妈妈说,说了搞不好就出人命了……

  不过,这些也足够跌宕起伏,让纪妈妈惊讶不已了!

  这下子,纪妈妈再也不怀疑自己女儿跟这位陆先生有什么不好的关系了,而且知道了陆其修是念念正在做的项目的领导,态度一下子就亲和的要命,让纪念都忍不住尴尬起来。

  纪妈妈说什么都要陆总留下吃饭,纪念看陆总好像也没什么拒绝的意思,只能微微的叹了口气。

  贵客上门,纪妈妈兴冲冲的跑去厨房,把冰箱里的好东西都拿了出来,心里谋划了一桌子的菜,然后又给纪爸打电话,让纪爸立刻买什么什么回来,女儿的领导来家里做客了!

  纪爸哪敢不听老婆的话,立刻推了棋局,去买老婆吩咐的东西,回来帮老婆下厨。

  于是乎,纪家的小厨房里,二老忙的不亦乐乎,纪念就被纪妈吩咐了,一定要陪好领导,等着一会儿开饭。

  纪念哪里还敢和陆总一起挤在沙发上?刚才都被陆总的行为吓的心快跳出来了!

  她只好站在窗边,看着厨房里爸妈忙碌的场景,感觉整个世界都凌乱了……

  而陆其修,就悠闲的坐在沙发上,优雅的交叠着长腿,一双深邃如墨的黑眸静静的锁在纪念的小脸上。

  纪念又不是感觉功能失灵,陆总这么明晃晃的盯着她看,她能感觉不到吗?可是她能怎么办?拜托陆总别再看她了?她真是恨不能有个地洞钻进去躲一会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