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别再哭了,再哭我吻你了!(1/2)

加入书签

  122  别再哭了,再哭我吻你了!    纪念的小脸,一瞬就白了,眼眶泛红。

  她不是偏要问,但她和阿霆是男女朋友,难道他突然就离职了,她连关心的问一问都不可以吗?

  而且她根本没有怀疑他的意思,提起殷玫,只是因为她担心是不是因为之前那件事,殷玫在工作上为难他了,毕竟殷玫是他的领导,对他怀恨在心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阿霆为什么这么敏感,就因为她多问了问,甚至提起殷玫,就对她发火,对她吼?

  五年了,他们在一起五年,不是没互相生过气,可是他从来没对她吼过……

  蒋东霆一股火烧的旺盛,似乎将他心里的不甘都点燃了,他本以为可以利用殷玫,顺利坐上销售中心经理的位置,结果事与愿违,然后又出了行贿的事情,导致现在连工作都没了,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他怎么可能默默的把所有不甘都吞咽下去?

  男人到了他这个年纪,就算不能事业有成,但最起码也应该有一份稳定有发展的工作,站在人前也不至于抬不起头,只可惜,他没有,他什么都没有了!

  越这么想,他越是恼恨,于是根本没再理纪念,拖着走路还有些不顺遂的腿直接就走掉了,把纪念硬生生的扔在了原地……

  看着蒋东霆离去的背影,纪念刚刚红了的眼眶,浮起濛濛泪水,低下头,眼泪就一颗颗的砸了下来!

  她转过身,一步步往回走去,身影落寞……

  第二天,纪念休假结束,正式开始上班。

  昨晚,她睡的很不好,以至于脸上的倦意很浓,脸色也不太好。

  她早上先去了售楼处,想看一看现场的情况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江恺调给纪念负责现场的外联公关叫齐钧,在盛世有三四年工作经验,负责售楼处这边现场安装等工作自然相当有经验,怎么跟工头和工人们打交道也是有自己的一套办法。

  齐钧虽然不负责策划,但是他看了纪念的策划,后来知道做出这份策划的纪念是个比他还小三岁的女孩子,就对纪念的印象和观感很不错。

  所以江恺派他负责临湖嘉苑,他也没有因为被一个没经验的新人领导就心里不服气不配合的抗拒心态。

  纪念和齐钧打交道很愉快,齐钧把最近的工程进度给纪念看了,纪念看到工程进度竟然一点没有延误,完全按照规划的在进行,心里除了安慰,就是对齐钧的感谢。

  如果没有齐钧帮忙盯着现场,效果肯定不会这么好。

  两个人在售楼处里聊了一会儿,齐钧说带纪念去附近转一转,看看昨晚安的灯柱宣传广告怎么样,纪念便欣然前往。

  纪念和齐钧边聊边沿着路边的路灯柱缓步走着,初秋的风一吹起,整排的楼盘宣传广告迎风飘荡起来,纪念看着,心里就隐隐生出些成就感。

  突然,她看到隔着五六米的那根灯柱上的宣传广告似乎因为铆钉没扣紧,径自脱落下来!

  刹那间,纪念脑袋里突然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直接就跑了上去,徒手去接那掉落的灯柱广告……

  纪念身材虽然纤柔瘦弱,但也是一口气抱着好些宣传广告在现场跑来跑去过的,不至于应付不来,但是这个宣传广告却是从几米高的灯柱上掉下来的,惯性就已经很大了……

  只听“啪”的一声,宣传广告砸在纪念的手背上,然后掉落在地上!

  齐钧很快的跑了上来,抓过纪念的手查看,这一下砸下来,纪念的手背顷刻就青紫了一片……

  “纪念,我送你去医院!”齐钧担心的说道。

  纪念因为疼,脸色已经有些变了,却还是摇摇头,“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只是淤青了而已,过几天就好了!”

  “那怎么行,广告从那么高处砸下来,万一砸到骨头怎么办?”

  齐钧说着,拿出对讲机,把工头叫来,处理掉落宣传广告的事,然后带着纪念去医院。

  纪念知道齐钧也是好意,遂没再拒绝,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检查完之后,好在是因为宣传广告上并没有什么利器,纪念的手没有大碍,医生给开了点活血化瘀的药,两个人就从医院出来了。

  齐钧得回现场,但是又不放心纪念,遂打算先送纪念回公司,纪念推拒了好半天才让齐钧直接回了现场。

  纪念自己打车回了盛世,虽然手没什么大碍,但是毕竟被狠狠的砸了一下,不疼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至少得疼上几天才能渐好转。

  走进公关部的开放式办公区,纪念本想跟落姐确认一下修改的文案怎么样了,只是才刚走到沈落的位置上,还不等开口说话,手机就响了。

  纪念看了一眼,是尹特助打来的,心里虽然有些纳闷,尹特助找她什么事,但还是有些费劲的接了电话,因为宣传广告砸在右手上,所以她用左手接电话,平时习惯了右手,一下子还有些不太习惯。

  “喂,尹特助,你找我?”

  “纪小姐,是陆总找你,让你立刻上来他

  办公室一趟!”

  “哦,好的,我这就上去!”纪念应下,挂了电话。

  感觉到电话里尹特助说话的腔调似乎有些谨慎,而且陆总找她,不是直接打她的电话,却是通过尹特助叫她上去,是怎么回事呢?

  自从她开始接手临湖嘉苑之后,因为很多项目的事情都要直接报给陆总,所以她已经习惯了和他直接通话,不再像之前一样,接一个陆总的电话,都忐忑不安了,最起码关于公事的电话,她已经可以从容处理了。

  纪念又离开公关部,往电梯处走,她真是满肚子的疑问,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她才回到公司,尹特助的电话就过来,时间掐的这么准吗?

  会不会是临湖嘉苑项目出了什么问题?陆总大发雷霆了呢?

  纪念才刚走出电梯,就看到尹特助迎了过来,她微微蹙了蹙眉,不解的问道:“尹特助,是出了什么事嘛?”

  尹衍点点头,“陆总知道了现场昨天安的宣传广告,今天就掉下来的事情,很生气,纪小姐,你一会儿进去的时候,心里有个数!”

  纪念微微点了点头,跟着尹特助一起往陆总办公室走去。

  原来陆总真的是发火了,纪念心里想,招标会之前,尹特助就对她说过,临湖嘉苑这个项目,陆总很看重很在意,所以现在宣传广告没安装牢固,从路灯柱上掉下来的事,或许他们认为没造成什么伤害,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对于陆总来说,也算是还没开盘之前就给项目抹了一次黑吧!

  想一想也的确是,现在只不过是砸到了她的手,倘若不是被她看见,而是路人不小心经过时被砸到了,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纪念想到这儿,停住了脚步,拿出手机给齐钧打了个电话,让他提醒工头,务必让工人师傅把所有安装宣传广告的铆钉都确认装拧牢固了才可以,以免再有意外发生。

  打完电话,纪念才走到陆总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推门走了进去。

  反身关上门之后,纪念又向前走了几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声开口道:“陆总,您找我?”

  她已经做好准备被陆总责备了,毕竟现在项目的所有工作都是她在跟进处理,出了事被责骂也是应该的,只不过陆总对她的态度一向温柔,她从没见过陆总发火时什么样子,不晓得能不能承受得来?

  纪念站在办公室中央,微微垂着头,就是一副等待被训斥的模样,乖顺的像只小猫一样。

  仿佛过了好一会儿,陆其修才冷淡开口:“纪念,知道自己错了吗?”

  纪念闷着点了点头,一直没敢看陆总,“知道了,陆总!”

  “哪错了?”

  纪念抿了抿唇,才又继续回答陆总,“现场宣传广告没安装牢固,是我工作的疏失,当时广告安装完时,我就应该追踪工人师傅再确认一遍的!”

  末了,纪念又用很小的声音说了一句,“好在,没造成什么伤害……”

  陆其修的手,猛的就拍在桌子上,‘啪’的一声,很重很响,“没造成伤害?把手砸伤了还不叫造成伤害,什么才叫造成伤害,嗯?”

  只那拍桌子的一声,纪念就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听陆总这么质问,忽然就不知道应该回应什么了,她总不能说,她手没事,只是稍微淤青了点吧?

  若是她这么说了,会不会陆总就更恼火了?

  看着用发顶对着自己的念念,陆其修的眉心蹙的很紧,起身,绕出办公桌,向纪念走去,在纪念面前两三步远的地方站住,又厉声喝道:“宣传广告掉下来,可以让它直接掉在地上,为什么冲上去接,纪念,告诉我你当时在想什么?如果我派去完成项目的人,连带脑子这么最基本最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那就把项目交出来,我可以让别人去做!”

  纪念的小脸泛起苍白,被宣传广告砸到的手隐隐作痛,她微微蜷起手,似乎更疼了,又只好放开。

  进来的时候,心里明明就已经做好准备,被陆总责备了,可是真的被陆总狠狠的责骂,还训斥她没带脑子时,昨天被蒋东霆吼完就一直搁在心里头的委屈就一股脑的涌了上来,下一秒,纪念的眼泪就直接掉了下来……

  陆其修看着念念始终埋着头,小肩膀却似乎在一缩一缩的,顿时反应过来,她是哭了?

  心顿时有点慌了,陆其修连忙攥住纪念的肩膀,声音一瞬又恢复了只对纪念才有的温柔,“念念,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他一边问,一边心里检讨,念念性子这么柔的女孩子,的确是承受不起他那么严厉的责骂,可他刚刚也真的是担心坏了,又心疼,才一下子没克制住自己的脾气,冲她发了那么大的火!

  当临湖嘉苑那边传来消息,说灯柱上的宣传广告脱落,砸到了人时,他只当是施工意外,让尹衍去了解一下情况,并没太放在心上。

  做他们这一行,虽然不算是高危行业,但施工方面常年高空作业,也算是有危险的,像楼盘在建时,承建商那边的工人受伤的事件,时有发生,只能说需要他盛世这方承担

  责任的,他不会推卸而已,真的没办法做到,任何事都面面俱到。

  可当尹衍了解了情况,回来转述给他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被砸伤的人是念念,而且广告脱落的时候,她竟然是冲上去要接住广告,才会被砸伤!

  事实是这样,他怎么可能不恼火?万幸只是砸到手,若是砸到身体别的部位,或者砸到头,怎么办?

  可是,想放在心尖上呵护的小女人,现在被自己骂哭了,陆其修心里的气哪里还剩得下,满脑子只想着怎么才能把人哄好了。

  在他这么多年的人生经历里,似乎真的没有人教过他,把女孩子,尤其是像纪念这种软绵绵的女孩子惹哭了,应该怎么哄才好?

  纪念一哭,就是默默的掉眼泪,不喊不叫的才最让人心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