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原来陆总是你的定心丸!(1/2)

加入书签

  123  原来陆总是你的定心丸!    纪念听了周游的话,才仿佛晃过神来,颤抖着小手,拿出手机,打给陆总。

  电话通了,彼端传来陆其修低沉好听的声音,“念念,找我?”

  “陆总,求你帮帮我,帮我救阿霆……”

  陆其修听到电话里念念的嗓音都是慌的,立刻问道:“出了什么事,念念?”

  “阿霆他,他被……”纪念感觉她的牙齿好像都在发抖,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念念,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听到纪念说她在小区门口,陆其修立即起身,扯过椅背上的外套就疾步向外走去。

  纪念挂掉电话,手机都差点拿不稳,周游这才发现纪念的手背上那么一大片的青紫,担心的问道:“念念,你手怎么了?什么时候受的伤?”

  “我没事……”纪念摇摇头,她满脑子都是阿霆被带走那一幕,她现在已经顾不得别的,只想确定阿霆会没事!

  在这晚高峰的时段,陆其修却只用了二十多分钟就从盛世赶到纪念租房的小区门口,笔直的长腿迈下车,身上沾染着风尘仆仆,大步向纪念走来。

  周游看着这一幕,心里微微恍惚着,念念真的很幸福,能被一个男人,如此在意的放在心上,只要有事,就会第一时间赶来,这般的珍视,哪个女人会不羡慕呢?

  “念念,出了什么事,冷静点跟我说,嗯?”陆其修来到纪念的面前,大手轻轻的在纪念的发顶拍了拍,似是安抚。

  陆总温柔的动作,似乎真的安抚了纪念充满恐惧和不安的心,她微微抬起头,用一双微红的眼眸看着他,讷讷的说:“陆总,他们把阿霆带走了,说什么协助调查……”

  “他们是谁?”陆其修蹙了蹙眉,反问道。

  纪念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都只是穿着便装……”

  陆其修转过脸看向站在纪念身旁的周游,“周游,你知道吗?”

  周游隐约能猜到带走蒋东霆的是谁,但是她不能说,于是摇了摇头,“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纪念失魂落魄的站在这儿,问她怎么了,她说蒋东霆被人带走了!”

  陆其修点点头,又问道:“念念,他们把人带走的理由是什么?”

  纪念抿了抿唇,脸色苍白,轻声道:“他们说什么向官员行贿的案子要阿霆协助调查……”

  闻言,陆其修自然一瞬就明白到底是什么人把蒋东霆带走了,他的手在纪念的肩膀上按了按,微微牵了牵唇角,“念念,不用担心,我找人了解一下情况!”

  听陆总这么说,原本走入狭黑胡同里的纪念仿若一下子就看到了光明的出路,她微微点了点头,虽然眸中还是有担忧,但是却已经浮现了信任的眼神。

  只要陆总说了,她就相信!

  陆其修拨了个电话,走远几步,聊了几句,然后回到纪念身边,温声道:“念念,他现在只是例行的协助调查,调查之后就可以回来了,人不会有事!”

  “真的嘛?”

  “我的话还不信?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纪念点点头,是啊,陆总什么时候骗过她?所以只要陆总说阿霆不会有事,那就不会有事的。

  “好了,别在外面站着了,上去吧,晚上冷!”陆其修的手臂虚揽了揽纪念的肩膀,纪念仰头看了他一眼,随着他一起往小区里走去。

  周油走在纪念另一侧,轻轻打趣了一句,“纪小念,怎么陆总一来你就不担心了,合着陆总是你的定心丸?”

  “游游,别乱说!”纪念皱着小脸轻斥着,一脸窘迫。

  陆其修看着纪念的样子,脸上的神情温柔。

  毕竟是两个女孩子住的地方,陆其修陪着纪念上楼后,并没多待,就离开了。

  他坐进车里,又打了个电话,“顾副局,我有件事怕是要拜托你一下了……”

  和顾明恺在电话打了半天的太极,陆其修才开车离开。

  陆其修走了之后,周游就和纪念窝在沙发上聊天。

  “纪小念,陆总对你也真是没得说了,你一个电话,随叫随到,然后被叫来居然是帮你的男朋友疏通关系,啧啧啧,真难想象,这是号称海洲市地产圣手的大人物干出的事!”

  纪念颦着眉心,看着周游,小声的问道:“游游,你觉得我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

  “过分倒不至于,毕竟蒋东霆被人带走,除了陆总,你也不认识谁有能力帮忙的,找陆总也无可厚非,只不过呢……”周游说着说着,卖了个关子。

  “只不过什么?”纪念有些着急的问道。

  “只不过,陆总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真的没法想象,刚才他打电话帮蒋东霆疏通关系时,心里得多堵的慌!”周游边说,边从沙发上跳下来,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纪念的额头,“纪小念,你就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然后,周游就踩着拖鞋去洗澡了。

  纪念没动,就窝在沙发上,

  两手抱着膝盖,想着游游刚才说的那番话,好像真的是这样,她刚才只是一味的担心着阿霆,却根本没想过,陆总帮她打电话时,心情会如何?

  纪念拿起身旁的手机,在手里攥了好一会儿,才打开短信,决定给陆总发个短信。

  ‘陆总,谢谢您……’打了这么几个字后,犹豫了一下,又删掉了……

  ‘陆总,今天……’又删掉……

  纪念对着手机叹了一口气,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直接问,今天帮她这件事是不是让他心情不好了吧?

  算了,还是不发了,纪念退出短信界面,跳下沙发,回了房间。

  第二天,纪念如常去上了班,虽然心里还是担心阿霆的,但是因为有陆总那句话在,她知道她只需要等就好了,而且现在临湖嘉苑进入最忙的阶段,她才刚休了一个星期的假,再旷职就不太好了。

  纪念赶去盛世,把所有人叫进会议室开了个会,跟大家一起讨论了一下工作进展,然后又针对策划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她觉得她的策划主要走的是温情幸福的路线,这算是整个临湖嘉苑公关主题的大纲,这个主题虽然能够吸引到客人,却并不是所有客人都会有耐心去体会这种感情,她觉得,还是应该再拿出一个比较速食的策划主题,两个主题一起推出来,吸引不同类型的顾客对临湖嘉苑的关注。

  沈落和负责活动策划的李朵朵都对纪念的想法表示赞同,于是纪念就提出来,让大家都尽可能的去想,然后再把所有构思放在一起讨论,选一个大家都认为不错的,再报给陆总做决定。

  开完会,纪念抱着资料走出会议室,沈落跟在纪念身旁,随口问道:“昨晚没睡好?看你很累的样子。”

  纪念点点头,她的确是有些没睡好,一直在做噩梦,梦里好像还在想着阿霆的事。

  沈落拍了拍纪念的肩膀,“我听齐钧说你手受伤的事了,要是难受,就回去休息一下,别硬撑着,这阵子项目还有得忙,你要是撑不住病倒了怎么办?”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落姐!”

  纪念倒是没有回去休息,中午的时候,她没有出去吃饭,而是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儿。

  陆其修走进公关部时,整个公关部里只有纪念趴在桌子上,剩下的人都出去吃饭了。

  他走到纪念的身旁,看到她可能因为手受伤的缘故,不能压到,所以睡的似乎很不舒服,微微蹙着眉心的样子,有点心疼。

  脱下身上的外套,轻轻的披在了纪念的身上,陆其修没有在公关部停留太久,转身离开了。

  他的电脑上能看到全公司的监控,当监控镜头转到公关部时,或许是知道念念在公司里,他才分神去看了看,果然看到偌大的公关部只剩下她一个人,疲倦的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样子,才会从三十楼下来看一看。

  尹衍取了为陆总订的午餐回来,送进办公室,恭敬道:“陆总,您的午餐!”

  陆其修抬头看了一眼,说:“午餐我不吃了,一会儿帮我订一间好一点的中餐馆。”

  尹衍愣了一下,之前不是都跟陆总确定好了,午餐不出去吃了,怎么他才出去一会儿,陆总就变卦了?

  但是作为特助,尹衍不会说些不该说的话,既然陆总说不想吃了,那就按照陆总的吩咐办就好了,于是他问道:“陆总,是要和谁应酬吗?”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