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我想跟他分手!(1/2)

加入书签

  130  我想跟他分手!    在无菌病房观察了二十四个小时之后,纪爸回到了之前住的病房。

  手术很成功,也没有术后感染的症状,而且纪爸醒来后,精神也很好,之前遮在纪家头顶上的乌云总算是散去了。

  爸爸手术这块心病治愈了,纪念便把情绪拢了拢,回归了临湖嘉苑项目。

  蒋东霆每天都会到医院来,纪念下班过来时,蒋东霆已经在了,看到阿霆和爸妈一起聊天,把爸妈哄的很开心的样子,那些想让阿霆不用每天过来的话,纪念就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纪念知道,虽然跟阿霆交往的这五年多里,阿霆来家里看爸妈的次数并不算很频,但似乎因为爸妈把他当成了自家人,每次看到他都会很高兴的样子。

  所以,阿霆若是不再每天过来,爸妈怕是免不了要追问的。

  自从那天被阿霆看见她和陆总在一起,纪念这两天看到他的时候心里头都很乱,虽然她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怀疑什么的异样,但是她的心也不安稳,分明就是做了亏心事的感觉。

  她已经决定,爸爸一出院,就跟阿霆说清楚,也只能安慰自己说,在隐忍几天吧!

  临湖嘉苑的项目已经正式进入后期准备中,平面媒体和路面的广告都已经打了出去,开盘当天活动的初步策划也已经出来了,只等纪念去呈给陆总看。

  一早上,纪念刚到盛世,就接到电话说售楼处这边出了点问题,纪念连椅子都没坐着,就又急匆匆的离开盛世,赶去售楼处。

  一忙就是一整天,等纪念终于有时间喝口水休息一会儿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四点多了。

  她又匆匆离开售楼处,赶去医院。

  路上,蒋东霆打来电话,只简单问了问,纪念也简单的回应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纪念走进病房时,没看到哥哥,爸爸正靠在床头,妈妈坐在一旁陪着,蒋东霆则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三个人似乎在聊着什么,一如前两天那种愉快融洽的气氛。

  纪念对着爸爸柔柔的笑了笑,问道:“爸爸,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我现在啊就想出院,在这儿待的闷坏了!”

  纪妈插话道:“你爸啊,心痒痒的就想找你李叔去下棋,开刀的刀口还没痊愈呢,我一听就生气!”

  纪念听了微微蹙了下眉,“爸爸,你要听医生的话,现在是恢复期,不可以大意的,要好好休养!”

  纪爸听了女儿的话,像个小孩子一样扁了扁嘴,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囔,“我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娘俩总是一起管我!”

  这时,蒋东霆笑了笑,说道:“伯父,虽然棋艺不精,但是我多少也会下点,我问问医生,要是对您身体没什么影响,那我就每天来陪你下两盘,缓解下您住院的枯燥!”

  “好好好,这好这好!”纪爸一听蒋东霆这么说,高兴了!

  纪念看了蒋东霆一眼,唇瓣微微动了动,却没说什么。

  纪妈这时候忽然对蒋东霆说,“东霆啊,你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念念说嘛?怎么还不说呢?”

  蒋东霆立刻道:“嗯,伯母,我这就说!”

  说着,蒋东霆从椅子上站起身,朝着纪念走过来,双眸一瞬不瞬的凝着纪念的眼睛,眸光深邃!

  纪念看着蒋东霆的眼睛,竟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下意识就后退了半步。

  蒋东霆径自来到纪念的面前,忽然就单膝跪地,像是变魔术一样变出了一个戒盒,躺在手心上。

  纪念被这忽来的架势吓到了,愣愣的挤出一句,“阿霆,你这是……干什么啊?”

  蒋东霆一脸的诚恳,眼神温柔,“念念,嫁给我,好不好?”

  纪念垂在身侧的两只小手蓦地蜷缩起来,在蒋东霆说出那句求婚的话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懵了……

  纪念怎么都没想到,她还满心都在想着,要怎么提分手的事情,可是阿霆却向她求了婚!

  那天他在走廊上说结婚的事情,她已经对他说过,现在没有心情想结婚的事情,她以为至少能拖到她向他提分手的,可是他却忽然赶鸭子上架般求婚,而且还是在她爸妈面前……

  蒋东霆像是没看到纪念脸上的惊愣,牵着唇角,温声开口:“念念,我知道我们在一起这五年,我并没有好好的照顾你、爱护你,但是你却一直包容着我所有的缺点,原谅我犯下的错误,今天,我在伯父伯母面前向你求婚,就是想让二老替我做个见证,我们结婚之后,我会只爱你一个人,这辈子都只对你好,绝对不会伤害你、欺负你,所以,念念,嫁给我好吗?”

  纪念默默的站在那儿,没出声,她紧紧抿着唇,心头涌起的都是被逼无奈的无助感。

  她真的很想对阿霆说,对不起,她不能嫁给他,她甚至想跟他分手,因为她的心已经不在他身上了,可是这些话,却没那么容易可以说出口,只因为,爸妈都在,他们都在关心的看着她,等着她对阿霆求婚的回应。

  她和阿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爸妈什么都不清楚,他们只知道,她和阿霆在一起很多年了,感情也早已成熟稳定,结婚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怕是根本没想过,她和阿霆会结不成婚甚至是分手……

  之前,妈妈跟她闲聊的时候就说,让她想一想结婚的事情,那时候,阿霆给她的承诺还是等他事业稳定,一两年后他们就结婚,她对他是全然的信任,只等着他实现对事业的追求之后就结婚,可是谁又能想到,才过了多久,阿霆想要结婚了,可是她却不想嫁了!

  她真的很想自私一次,干脆一次,可是爸爸才刚做完手术,刀口甚至还没愈合,让她怎么当着他和妈妈的面自私呢?

  纪念觉得嗓子有些干涸,她张了张嘴想说话,又说不出来,洁白的贝齿咬住了唇,心里缠绕着蔓藤一样的纠结。

  “念念?好吗?”蒋东霆一动不动的单膝跪着,等着纪念的回答。

  纪妈看女儿一直呆了一样的站在那儿,以为女儿是被惊喜着了,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于是忙不迭的催促道:“念念,发什么呆,高兴傻了?东霆跟你求婚呢,还不赶快答应?想什么呢?”

  纪爸也笑着说,“是啊,念念,快把戒指接下来,答应东霆啊!”

  纪念的小手攥的很紧,指尖就划在柔软的手心上,有丝丝淡淡的痛意袭来,她的耳边似乎泛起了嗡嗡的声音,可是爸妈催促的话却格外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让她不知所措。

  此时此刻,她像是被孤立了一样,如果她不做出一个选择,那么她将摆脱不了这种困境……

  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纪毅走了进来,他只是淡淡的扫了蒋东霆一眼,就移开了眸光。

  “这是在干什么,求婚吗?”

  纪妈点点头,“小毅,你来的正是时候,东霆正在跟念念求婚呢!你这个妹妹啊,怕是激动的都傻掉了,迟迟不答应人家东霆,你快跟着催催!”

  纪毅微微颦了颦眉头,走到纪念的身旁,他从小看到大的妹妹,怎么可能不了解?

  只消一眼,纪毅就看得出,念念根本不是什么激动到傻掉的状态,她根本是想拒绝,当着爸妈的面儿却又没办法直接拒绝出口,为难却无从求助的状态!

  爸妈不明白,是因为爸妈不知道念念和蒋东霆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很清楚,一个出过轨,和别的女人搅和在一起过的男人,就算念念原谅了他,同他和好了,但是结婚的事情,他这个做哥哥的,也要替妹妹把好关,不可能让妹妹轻而易举的就被蒋东霆给骗了去。

  结婚是很容易的事,可是以后的日子,念念受了委屈,被蒋东霆欺负,谁能给她撑腰?更何况念念还是个什么事都愿意憋在心里的性子,报喜不报忧!

  倘若以后念念不幸福,那么她这辈子怕是都要毁在这段婚姻里了!

  纪毅伸手,拍了拍纪念的头顶,温声说道:“这么突然就求了婚,念念根本就没什么心理准备,婚姻可是大事,怎么能草率的就定下来?东霆,结婚这件事可不能一时冲动,依我看,给念念几天考虑的时间吧,反正你们在一起这么久,也不差这几天了!”

  纪爸纪妈虽然觉得儿子说出这番话很诧异,但是倒也有几分道理,遂都没出声反对。

  蒋东霆心里清楚,纪毅拖他后腿的缘故,可是当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