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这就嫌弃我了?(1/2)

加入书签

  134  这就嫌弃我了?    大抵是因为在陆总温暖的怀抱中,一整夜,纪念睡的很安稳。

  早上醒来,身旁并没有人,纪念从大床上坐起来,看到身旁床单上的些微褶皱,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心生缱绻,像是蔓藤一样,一圈一圈缭绕着。

  其实,还是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至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一桩桩一件件,都像是电影一样情节冲突激烈,和她向往也一直追求的平淡生活始终相悖着。

  当她在拆迁现场为陆总挡下那块砖时,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和陆总走到一起,那时也从未想过,她将来要嫁的人不是阿霆。

  可是,这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一切却都物是人非了,世事的发展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她也一样控制不了……

  而且,事到如今,她也不想再控制了!

  纪念坐在床上,抱着被子发呆时,陆其修从房间的浴室里走出来,身上穿着酒店提供的浴袍,带子松垮的系在腰间,从脖颈处一直蔓延到浴袍带子处的是一条浅麦色的性感肌肤。

  “念念,在想什么?”陆其修在纪念的身旁坐下,长臂将她揽入怀中,嗓音温润的问道。

  纪念缓过神来,摇摇头,“没,没想什么!”

  陆其修用大手轻轻扳着纪念的小脸,盯着她的眼睛,深深的凝了一会儿,在她的唇角吻了吻,才作罢。

  蒋东霆这件事,想让念念仅仅是过了一晚就不再受影响,自是不可能的,他不想逼迫她什么,他愿意给她充裕的时间去释怀,去疗伤。

  “陆总,我们可以走了吗?”纪念忽然想起什么,问道。

  陆其修点点头,淡淡勾了勾唇角,“再留下去,蒋东霆会以为,你有把我榨干的趋势,一整夜,我这个年纪怕是不行了!”

  纪念顿时,无言以对。

  她还有些不太习惯,陆总开这种玩笑,心里头对陆总还是那个被一干手下簇拥着高高在上的形象,或者是在她身边悉心对待的温柔形象,哪能受得住他时不时就说上一两句这种话呢!

  “陆总,你别这么说……”纪念垂着头羞涩的说。

  “怎么,这就嫌弃我了?”陆其修低沉的笑了两声,“那看来,我应该开始加强锻炼了,否则满足不了我的念念,以后被嫌弃的日子还长着……”

  “陆总!”纪念的小手猛的覆在陆其修的唇上,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陆其修的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大手攥住纪念覆在他唇上的柔软小手,掌间像是攥了一团棉絮一样,软入心间。

  纪念下床去浴室清洗了一下,出来时,陆其修已经叫了客房服务送了早餐上来。

  纪念和陆总一起吃了早餐,然后走出酒店。

  走出希尔顿的大门时,纪念下意识的朝四周看了看,只是没看到什么,她抿了抿唇,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阿霆是不是还在,可能他还在附近某一处看着,可能他早已经走了,按照陆总的安排,她和陆总在酒店整整待了一整晚的时间,这不管在阿霆眼中还是旁人眼中,她和陆总同处一室,发生了什么怕已是不言而喻了。

  她和陆总尚了床,交易完成,算是帮阿霆实现了升坐上经理位置的想法,他该满意了,达到了他所谓的抱负,他应该已经不至于再留在这儿,等着她看经过一夜,是以一种怎样的姿态走出酒店了吧!

  想起昨晚,她走进酒店,等了他大概一个小时,没能等到他,然后按照他电话里说的,去1308帮他取东西,没找到什么东西,却震惊的看到陆总走进房间!

  其实那时,阿霆就在希尔顿外的某处,像是幕后策划一样,操控指挥着她,把她当成交易品送给陆总。

  一想到这些,纪念的心就有些微酸,虽是不至于也不想再为不值得的人流眼泪了,可是到底还没办法一点都不再难过了。

  只是,大抵唯一的不同就是,倘若她再见到阿霆,跟他说分手时,心里头的难过不会有那么强烈了,她对阿霆变了心的愧疚感,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陆其修似感觉到念念情绪的波动,大手轻轻的握住纪念的小手,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眸中噙满了关心。

  纪念抿了抿唇,看着陆总眼中对自己的关切,心好似没那么酸涩了,被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