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陆总说起情话来,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1/2)

加入书签

  139  陆总说起情话来,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    “纪小念,他是不是纠缠你了?混蛋,死渣男!”一进屋,周游就气急败坏的斥骂道。

  纪念有些失魂落魄,在周游的身后走进来,脚步虚浮的擦过周游的肩膀,想向房间走。

  周游一把扯住纪念,似乎发现她的异样,捏起纪念的下颌,才发现她的眼睛通红通红的,满脸都是眼泪。

  “念念,别哭啊!”周游连忙抽了几张面纸给纪念擦眼泪,“我刚才看见蒋东霆冲你吼,他是不是说你什么了?”

  纪念哽咽了一下,看着周游,声音干哑,“他,他说我贪慕虚荣,说我早就背着他跟陆总搞在了一起……”

  周游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你跟陆总的事?纪小念,你告诉他了?”

  她记得,当时纪小念说她跟陆总上了牀,她已经再三叮嘱她,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千万不要告诉蒋东霆知道。

  以纪小念那内敛的性子,根本就不可能再跟陆总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她就是道德感太强烈,对五年的感情太在意,才会容忍蒋东霆这个混蛋那么久,哪怕蒋东霆都跟别的女人出轨了,还愿意原谅他!

  叔叔手术住院时,纪小念告诉她,要跟蒋东霆分手,还一直问她,她这样是不是太坏了,摆明一副被强烈的道德感谴责的模样。

  所以,蒋东霆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还给纪小念扣了一顶贪慕虚荣这么大的帽子?

  纪念摇摇头,“上次爸爸住院,陆总来找我,被阿霆看见了……”

  “看见又能怎样?叔叔手术住院,你还能干出什么对不起他蒋东霆的事情?他就凭看见陆总来看你,就可以冤枉你?”

  “他大概从那次就在怀疑我了,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把我送去跟陆总上牀,来换升职的机会……”纪念凄然的小脸上挤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纪念一向对人对事用心且真诚,这种笑从前根本不会出现在她的脸上。

  可是今天,她忽然开始有些疑惑,她曾那么用心的经营和阿霆的感情,最终到底换来了什么?

  “什么?他把你送去跟陆总上牀?”周游惊的脸色都变了,不敢置信的反问。

  她一直都知道蒋东霆很渣,他为了野心,埋没良心都无所谓。

  可是她愿意承认,他对纪小念还是真心的,但她刚刚听到了什么?蒋东霆那个混蛋竟然为了升职把纪念送上陆总的床,这还是人能做出来的事吗?

  纪念是他的女朋友,是他唯一肯拿出点真心对待的人,可是他竟然连纪念也利用上了……

  而且更变本加厉的是,他做了那么荒唐恶心的事之后,竟然还能倒打一耙,来责怪纪念早就和陆总搞在了一起,这个男人,不,他已经不配做男人了,他连禽兽都不如!

  “游游,其实……他没说错,我的确是错了,我的确跟陆总尚了床,我的确是变了心,却还想挽回和他的感情,可是我没有贪慕虚荣,我没有攀附权贵,我没有啊!”

  看纪念委屈的眼泪噼啪往下砸,周游绷着脸,有些激动的喝道:“纪小念,你给我听清楚,那次你和陆总上牀,只是意外,不是你的错,你无需因为一场意外而过分自责!至于蒋东霆给你扣的帽子,你根本就不用理会他,他只不过是挽不回你,而心生恼恨罢了,既然他做得出那么恶劣的事情,就应该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纪念看着安慰她的游游,轻轻的点点头,游游说的话,她都明白,只是刚刚在楼下,阿霆说的那番话,真的是太伤人了,她甚至有些恍惚,现如今的阿霆,还是当年在大学校园里的白杨树下,对她浅笑的白衣学长吗?

  周游还是有些担心纪念,陪她一起进了房间,两个人坐在床上,周游颦了颦眉道:“纪小念,要不要告诉陆总?你受了这么大委屈,总要让他帮你教训一下蒋东霆那个人渣的!”

  纪念抿着唇,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就像你说的,阿霆只是恼恨才会说出那些话的,我如果记恨着,甚至去告诉给陆总,这件事会一直无法结束,甚至会让阿霆永远都不能释怀,我不想再跟他纠缠不休下去了……”

  周游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就不告诉陆总,但是如果蒋东霆再为难你,就打给我,我一定会立刻赶去帮你教训他!”

  纪念有些艰难的挤出一抹笑,轻轻的抱住了周游,“游游,谢谢你,每一次我有事,你都在我身边陪着我……”

  周游拧了拧眉心,“纪小念,你说什么废话呢?我们是好朋友,我不陪着你,谁陪你?”

  纪念重重的“嗯”了一声,“游游,那我们一直一直住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好不好?”

  周游听了纪念的话,脸色却倏然变了变,但很快,她将脸上那抹异样敛去,故意装出一副嫌弃的神情,“纪小念,你哭傻了吧?我们俩一辈子住在一起,别人岂不该以为我们是女同了?而且你家陆总非得膈应死我不可,我夹在你俩中间当什么第三者啊!”

  纪念觉得,她的自愈能力在一点点的加强。

  以前,遇到难过的事情,哪怕并不算很大的事情,也会搁在心上一段时间,像是皮肤的瘀伤一样,总要青紫化开,才能痊愈。

  可是现如今,明明昨天难过的几乎失眠,可是今天早上起来,却能用积极的心态告诉自己,日子总要过下去,还有一堆的工作在等着她去做,还有更值得的人等着她去爱,她又何必陷在难过的事情里拔不出来呢?

  纪念从衣柜了找出了一套鹅黄色的条纹衬衫和白色的西裤,又在外面搭了一件墨灰色的短款小西装,将长发束起了高高的马尾,化了淡淡的妆。

  今晚,她要和负责外联的简媛一起去应酬园林局的景局。

  简媛是公关部负责外联事务经验最丰富的公关,对外应酬方面的事,手到擒来,无论是打多大官腔的领导,还是自诩地位多么不凡的商场中人,简媛都能够应付自如。

  所以,当江恺将简媛调给纪念负责临湖嘉苑项目的外联事务后,简媛很直白的就告诉纪念,外联应酬方面的事情她就不用操心了,她可以全然搞定。

  而事实上,简媛做事纪念真的很放心,要邀请来参加临湖嘉苑开盘仪式的上级领导们都差不多拍板确定了,只剩下这最后一位,园林局的景局。

  其实纪念也大可以不必和简媛一起应酬景局的,但是毕竟纪念是临湖嘉苑公关项目的总负责人,她觉得一点都不插手外联的工作,一股脑的都丢给简媛实在有些不好,遂决定和简媛一起去应酬,邀请景局参加几日后临湖嘉苑的开盘仪式。

  纪念听简媛说,这位景局是个很正派的人,和之前落马的环保局那位郝局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大致听简媛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位景局,所以纪念选择了稍微正式一些的穿着,以免给景局不太好的印象。

  穿戴好,纪念拎着包包出了门,还没走出楼门,她就在二楼的缓步台上看到了陆总的车,黑色的路虎静静的停在那里,车身虽然庞大,却仿若像陆总一样,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纪念走出楼门,向陆总的车走去,还差几步时,陆其修从车上下来,绕过车头迎了上去。

  “陆总,你怎么过来了?”纪念轻轻的问道,心从看见陆总的车子开始就已经雀跃起来。

  陆其修抬起手,轻轻的落在纪念柔软的脸颊上,“想你了,所以来接你上班!”

  纪念的嘴角牵起柔柔的笑,看着陆总那张温柔脸孔,心跳的快了些,她觉得,今天一天她都会很顺利很美好的,因为她一天的开始就看到了陆总。

  陆其修倾身,在纪念的额头上吻了吻,然后牵起她的手,上了车。

  坐进车里,陆其修侧过身子为纪念系上了安全带,系好后,却没有撤身回来,而是以很近的距离凝着纪念。

  纪念被陆总那深邃的墨黑眼眸看的,脸微微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她抿了抿唇,轻声道:“怎么了,陆总?”

  陆其修弯唇,“我的念念今天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嗯?”纪念愣了一下,“哪里不一样?”

  陆其修蹙了一下眉心,脸上的神情倒是有些认真,“似乎,更美了一些!”

  纪念一下子就害羞了起来,心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