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想我了?(1/2)

加入书签

  141  想我了?    电话那端妈妈还在说着,纪念却已经愣住,脸色有些难看。

  “念念,听到没有?”纪妈妈在电话那端追问。

  纪念连忙缓过神来,嗓音干涩的回道,“我知道了,妈妈……”

  纪妈妈又叮嘱了女儿几句,才挂断了电话,纪念的眉心颦着,缓缓的跌坐在椅子上。

  她还以为跟阿霆说清楚之后,他们就算分手了,所以根本没想到,阿霆竟然会如常的去爸妈那儿,扮演着一个称职男友、未来女婿的角色,让爸妈对他赞不绝口,甚至因为他来回奔波而心疼不已!

  因为爸爸才刚手术完,还在恢复期,她不想因为她和阿霆分手的事情让他们为她着急上火。

  她搬出来住,能陪伴孝敬爸妈的时间本就有限,还要给他们添麻烦,让他们为她操心,她哪里忍心呢?

  可是阿霆这是要干什么啊?

  他们结束了五年多的感情,她的心里本就不好受,又因为他那番贪慕虚荣的指责让她更难过,她真的想,以后能不见阿霆,就不要见他了,等到感情慢慢淡了,彼此终究会释怀。

  可是现在,他分明是在逼着她去见他!

  “念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这时,在现场帮忙的小贾正好走过来,看到纪念脸色不好,关心的问道。

  纪念掩饰的顺了顺头发,摇摇头,“我没事,可能累着了吧!”

  “念姐,你休息一下,这段时间你也真是太忙了,整个项目你都要顾到,忘了哪部分都不行,要不然我就说,项目负责人不是什么好差事,还不如像我们之前那样,就负责一块,事少还不操心,项目分红照样拿,无非少拿点呗!”

  纪念听着小贾那番己见,忍不住笑了笑,“有道理呢,下次我也考虑,不接这么繁重的工作了!”

  “可是呢,念姐,不想当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你在这方面有天赋,老板又肯重用,不抓住机会倒是浪费了!”小贾说着说着又绕了回去,“不过,念姐夫那么能干,我觉得他大概不需要念姐你做女强人的,也许他巴不得你结婚之后,把心都放在相夫教子上吧!”

  小贾这番话,纪念没有再回应什么,小贾还不知道她和阿霆分手的事情,而她也没必要逢人就告诉一声她和男朋友已经分手的事情,又不是什么好事,以后日子久了,该知道不该知道的人早晚都会知道……

  只是,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她要怎么跟爸妈说,才能让他们更容易接受一些。

  或许只能求助哥哥了,哥哥的话,爸妈会愿意听的。

  晚上九点多,纪念才从售楼处出来,后天就是临湖嘉苑开盘的大日子了,这是她第一次独立负责一个项目的所有公关活动,她希望项目可以顺利完成,不想有任何意外,所以最后这几天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心无旁骛的。

  只可惜阿霆这边,她不能放任着,再让爸妈继续误会下去,她该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纪念看了看时间,已经这么晚,她自然不能再去和阿霆见面了,于是她一边站在路口打车,一边给蒋东霆打电话。

  电话很快被蒋东霆接通,他那边的声音似乎有些意外,“念念?”

  纪念深吸了一口气,“是我,阿霆!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谈一谈!”

  “谈什么?”蒋东霆的声音很快从意外转为平常,淡淡的反问。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去我爸妈那儿了,我们已经分了手,你再去他们那儿似乎不是很合适……”

  听了纪念的话,蒋东霆低沉的笑了两声,笑声从电话那端传过来,听在纪念的耳中,却像是讽刺一样。

  笑声歇止,蒋东霆说道,“念念,我们分了手,只是你单方面的说辞而已,我并没有同意不是吗?你认为我们已经分手,可我不这么认为,所以我去看我未来的岳父母,也没有任何问题,对吗?”

  “阿霆,你……”纪念怎么都没想到,阿霆竟然对她说出这番话,一下子就语滞了,根本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

  “念念,我不仅知道而且亲眼看见你和陆总在一起了,没关系,我不在乎,我也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过,所以我可以原谅你一时迷失,只要你最后回到我身边就好,念念,我给你时间想清楚,嗯?”

  纪念再也听不进去了,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秋天进入尾声,迎来了初冬,晚上的气温已经很低,尤其海洲这种海滨城市,纪念站在路口,一辆辆空的出租车驶过,她却迟迟没有抬起手招一辆停下。

  也不知是冷,还是因为蒋东霆那番神逻辑的话,纪念忍不住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着,她就像是在做着一个噩梦,哪怕梦里没有什么打打杀杀,可是却依旧很恐怖。

  忽然,手机又响了,纪念垂在身侧握着手机的小手下意识的攥紧了些,多怕是蒋东霆又打回来的,直到手机响了几声,她才回过味来拿起手机看一眼,是陆总打来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接通电话,“陆总……”

  电话

  那端的陆其修,声音一如平常的温柔,像是一潭温泉水缓缓落入纪念的心间。

  “念念,还没下班?”

  “没有,我已经出来了!”

  “这才听话,如果你还在售楼处,我想我只能立刻派江恺过去将你赶出售楼处了!”

  纪念刚刚一直揪着的心,伴着陆总温柔的话语,稍微的松懈了些,“陆总,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怎么,想我了?”陆其修似乎淡淡的笑了,纪念能够听出他声音里的愉悦。

  她的确是想他了,他临时出差差不多有两三天了,如果不是有忙碌的工作占据着她大部分的时间,她估计会被强烈的思念折磨的寝食难安的。

  “嗯,我想你了……”纪念在感情方面,虽然很羞涩,但是有些时候却也很诚实,比如此时。

  “那就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上十个小时,醒来之后就可以见到我了!”

  纪念轻轻的牵起了唇角,“可是我睡不了那么久,怎么办?”

  “那就用睡不着的时间好好的想我,等我回来,要检查你到底有多想我,不合格的话,我会在床上好好的教育你!”

  陆总这番外露的话,让纪念禁不住红了小脸,咕哝了一句,“那我宁愿睡满十个小时……”

  陆其修在电话另一端朗声大笑。

  挂了电话后,陆其修回到那间中型的会议室,重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并不算太大的会议桌另一侧,坐着一个约莫和陆其修年纪相仿的男人,男人梳着整齐的平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银框眼镜,一身灰墨色的休闲装,显出几分书卷味。

  男人到了中年,自然会流露出一种阅历赋予的迷人,加上他身上的书卷味和儒雅气质,也是个很容易便能令女人着迷的男人。

  “给女人打电话?”苏译尧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你的这个行为,似乎让我有些接受无能!”

  陆其修略微挑了挑眉,“怎么说?”

  “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一直都以为你是女人的绝缘体,哪怕你当年那个选择……”苏译尧只是淡淡提及,并没细说,“可是没想到,这次见面,你居然变化如此之大,竟会特意放下手上的公事,去打电话!”

  苏译尧说着,目光里都是饶有兴味,“而且,看你刚刚在门外打电话时的样子,让我难以和我认识的陆其修划上等号啊!”

  陆其修淡淡的牵了牵唇角,对于纪念的感情,并没有刻意瞒着好友,“或许,我也没想过,我会因为爱情这种陌生的情感模式而陷的这么深,不过……”

  陆其修稍微卖了卖关子,“不过,原来深爱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苏译尧耸着肩膀,有些敬谢不敏的摇摇头,“对你来说可能不错,但是对我来说,可是彻彻底底的噩梦,我一点都不想再回味一遍!”

  陆其修轻蹙眉心,“谨臣跟我提过,叶琅好像快要回国了!”

  苏译尧猛的向后靠在椅背上,两手端起至于胸膛间,语气中似乎有些说不出的意味,“回来又如何?我跟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举案齐眉,难不成你还幻想我们会复婚?”

  “我是个现实的人,不做幻想!”陆其修淡淡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