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念念,你这是在邀请我吗?(1/2)

加入书签

  142  念念,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周游大概的把纪念被蒋东霆欺负的事情跟陆总描述了一下,最后拜托陆总帮纪念解决这件事。

  其实,周游知道,就算她不拜托陆总,陆总也会为纪小念解决困扰她的蒋东霆的,仅仅是透过电话,她也能听出陆总对纪小念的在乎。

  “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周游!”陆其修向周游表示感谢。

  “这没什么,陆总,我和念念是朋友,我不想看到她受委屈!”

  毕竟夜深时分,电话另一端的人又是纪小念的男朋友,周游知道她这个电话不方便讲太长时间,就没再多说什么,礼貌的挂断了电话。

  周游拿着手机从阳台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内心深处是对纪念的羡慕和对自己的哀叹。

  如果,当初没有为了报复江皓而和康乾在一起,她现在也不会困在这个囹圄里,进退不得……

  早上,纪念很早就醒来了,收拾好出门的时候才刚七点。

  她坐在去售楼处的出租车上,心里想的都是一会儿就能见到陆总了,忍不住心情雀跃欢欣。

  陆其修乘坐的飞机在海洲机场降落后,尹衍接到陆总,开车从机场出来,照例问陆总是回公司,还是回公寓。

  “去临湖嘉苑售楼处!”陆其修淡淡的吩咐。

  尹衍只以为明天是临湖嘉苑开盘的日子,陆总去视察而已,便也没多问,直接开车送陆总去售楼处。

  半路上,陆其修给滕文峰打了个电话,尹衍听着陆总和滕经理之间的通话,心里生出几分惊讶。

  陆其修挂断电话后,对开车的尹衍吩咐道,“尹衍,一会儿订个饭店,然后把地址发给滕经理。”

  “是的,陆总!”尹衍应下。

  车子在临近售楼处时,陆其修让尹衍在路边停了车,并没有径自开去售楼处,尹衍还在一头雾水,陆总下飞机直奔售楼处,到了却并不进去,到底是什么意思时,就见陆总又打了个电话。

  这通电话为时不过几秒钟,像对暗号似的,尹衍听陆总只简单的说了一句话,他在门口,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很快,尹衍的疑惑就被解开了,因为他看见纪小姐从售楼处里走出来,站在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陆总的车后,快步跑了过来。

  他坐在车里,也能清楚的看到纪小姐脸上那种开心的神情,老实说,他认识纪小姐到现在,感觉她的性子一直挺内敛的,似乎是性格内向的女孩子,所以忽然看到她脸上那么清晰的情绪外露,还是有些惊讶的。

  不过,尹衍能在陆总身边待这么久,观察力和分析力自然不会太差,很久之前,从陆总和纪小姐认识没多久时,他就感觉陆总和纪小姐之间的关系暧昧不明的,陆总对纪小姐是特别的在意。

  可是最近,好像除了公事,看不到纪小姐和陆总在一起了,他还一度以为纪小姐和陆总闹掰了,但是看起来又不太像,一直挺想八卦的问问陆总的,只不过不太敢提起而已,担心万一触怒了陆总怎么办?

  不过这下子,他算是彻底的闹明白了,原来纪小姐不是跟陆总闹掰了,敢情两人已经开始玩起地下情了,难怪纪小姐因为公事去办公室找陆总时,待的时间总是很久,估计她跟陆总根本不是在办公室里谈公事……

  尹衍自是不明白,以陆总的身份,怎么会答应和纪小姐以这种隐秘的方式在一起,难道是因为纪小姐和她的男朋友还没分手吗?

  可是尹衍觉得,纪小姐并不是那种脚踩两条船的女孩子,而且陆总怕是也不能容忍,纪小姐脚踩两条船,甚至很可能拿他当备胎吧?

  不管怎么样,眼前他该干的事,是把车内的空间留给陆总和纪小姐,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

  “陆总,我下去买包烟!”尹衍随意的找了个借口。

  陆其修淡淡的点点头,没说什么。

  纪念像只小兔子一样跑了过来,正看到尹特助从车上下来,被尹特助撞破她和陆总,纪念其实有些尴尬的,不过她也没想能瞒着尹特助多久,更何况此时此刻,思念陆总的心情已经盖过了尴尬的感觉,于是她只是冲尹特助笑了笑,就从后车门上了车。

  纪念只是刚刚坐上车,身子就落入了陆其修的怀中,他将纪念抱的很紧,寻到纪念柔软香甜的唇瓣,就吻了上去。

  纪念一瞬间就迷失在陆其修的深吻中,唇被陆其修带着,辗转反侧,越吻越深。

  纪念有种不会思考的感觉,头脑都因为陆总的吻而变得一片空白,她缓缓的睁开了晕染着情动的水眸,以这么近的距离,看着陆总。

  陆其修略有些急切的吻渐歇,唇贴着纪念的唇角,平复着自己的情动,和念念在一起之后,他的自控力是每况愈下,刚刚只不过是吻而已,已然恨不能在车里要了念念。

  不过到底是知道念念的性子不可能接受大白天和他在车里做这种事,所以不想强迫她什么,隐忍着将欲念平息下来。

  “念念,我很想你!”片刻后,陆其修用低沉的嗓音在纪念的

  耳边说道,他的声音里,似乎因为还染着些许没压下去的动情而迷人动听。

  纪念像是被蛊惑一样,小手轻轻的从陆其修的臂下穿过,紧紧的环住他的背脊,小脸紧贴着他的胸膛,“我也好想你,陆总……”

  两个人毫无缝隙般的抱了好一会儿,陆其修才又开口问道,“念念,这几天还好吗?”

  纪念下意识的就点点头,“我很好!”

  “是吗?可我了解的情况似乎不是这样,嗯?”陆其修的眉心微蹙,语气似乎有些严肃。

  纪念看着陆总脸上的神情,这才缓过神来,陆总刚刚那句问话,并不是随意的问一问而已,他意有所指的,而他所指的,估计是阿霆的事情……

  纪念没去关心陆总是怎么知道的,她知道陆总就像是万能的一样,但凡是他想知道的事情,没有无法知道的。

  “陆总,我不是故意瞒着你,不告诉你的,我只是想等开盘仪式之后再告诉你……”

  “傻瓜!”陆其修无奈的摇头,大手轻捏了捏纪念柔软的脸颊,“以后再种事不准拖,必须立刻告诉我,我不希望我的女人被人欺负,我却是最后一个从别人口中知道的,听到没有?”

  纪念点了点头,乖乖的回答道,“听到了……”

  纪念知道,既然现在陆总知道她被阿霆困扰这件事,肯定会对阿霆做些什么的,她知道阿霆不会是陆总的对手,她不至于想为阿霆求什么情,阿霆现在变成这样,俨然已经快要把他们过去那五年累积的感情全都消耗殆尽。

  不过,她也不希望陆总为了她,让阿霆的身体受到什么伤害,那毕竟是犯法的,她只是希望陆总能够让阿霆不再去她爸妈那儿,别再做困扰她的事情!

  想到这儿,纪念随即问,“陆总,你会对他做什么?”

  陆其修看得出纪念脸上的担忧,淡淡的牵了牵唇角,“放心,我是个商人,不是打手,也不会花钱雇凶做犯法的事情,嗯?”

  当你的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他的思想很成熟,他能够看懂你所有的想法,不会误会你,不会指责你,更不会伤害你,只是用很多很多的细节保护宠爱着你,你将会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人!

  这一刻,纪念深刻的意识到,她就是这么个幸福的人,而给予她所有幸福的人,就是陆总!

  纪念轻轻的点了点头,小脸便又埋入陆其修的胸膛,嗅着他身上,让她迷恋的味道和气息。

  纪念没有太多的时间和陆总一直腻在一起,她还有一堆最后的事情要去确认,于是,只能依依不舍的说,“陆总,我得回去了……”

  陆其修点点头,“嗯,回去吧!”

  纪念咬了咬唇,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问了出口,“陆总,晚上我们还见面吗?”

  因为陆总并没有提,所以纪念有些怯怯的问道。

  陆其修闻言,勾起唇角,绽开一个迷人的笑靥,“念念,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至于邀请什么,不言而喻。

  纪念一下子羞涩了,不太好意思直白的回答是,当然她骨子里是很想和陆总睡的,只是内敛的个性,对于这种事没法大大方方的要求。

  陆其修没等到纪念的回应,也不非得迫她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