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真是被浆糊糊了脑子啊!(1/2)

加入书签

  150  真是被浆糊糊了脑子啊!    纪念的心里蓦地就慌了一下。

  她跟陆总来b市度假这件事,当时因为走得急,只是在登机前给游游打电话说了一声,并没告诉爸妈,所以妈妈怎么会知道她不在本地呢?

  纪念不得不生出那种不太好的想法,会不会是阿霆跟妈妈说了什么?

  毕竟阿霆还像是一根鱼刺卡在她喉咙里一样,不上不下,让她很难受,虽然陆总说过会处理,但是一直没什么音讯,她也不清楚这件事是不是已经结束了,阿霆是不是能够放下了……

  可是,她和陆总来b市度假,阿霆怕是也不知道的,应该不能在爸妈面前说些什么吧?

  纪念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回应妈妈,“嗯,是的,我在外地呢!”

  “妈妈打过电话给小游,小游说你们公司组织你们去旅游了,念念,在外面玩一定注意安全啊!”

  听妈妈这么说,纪念才猛的松了口气,看来刚才真的是她多想了……

  她赶紧回道,“好的,妈妈,我会的!你和爸爸都好嘛?”

  “我们都好,你别挂着我们!”纪妈说着,忽然想起什么,“念念,你和阿霆还好吧?这几天阿霆倒是不过来了,但还是每天都打电话来问候我们,我昨天听他嗓子好像有点哑,你回去之后想着买点胖大海,给阿霆煮点喝……”

  纪念发现,她现在只要从妈妈口中听到阿霆的名字,心里都会有点堵的慌,不管怎么说,在爸妈那儿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知道了,妈妈,等我回去,就回家看你和爸,顺便有件事跟你们说……”

  纪念说有件事要说,纪妈好似并没多想,只是又叮嘱了两句类似注意安全的话,就挂了电话。

  纪念收起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因为阿霆,她连接妈妈的电话都像做贼一样,真的是太累了……

  “怎么了,念念?伯母说了什么?”陆其修看到纪念的小脸上似乎染上了些阴霾,遂温声问道。

  纪念摇摇头,“没,妈妈没说什么……”

  看到陆总看着自己的温柔眼神,她抿了抿唇,又轻声道,“一想到要跟爸妈说,我跟阿霆分手这件事,心里就不舒服,爸妈一定会因为我伤心难过的……”

  陆其修自然看得到纪念的为难,所以他不愿去逼迫念念将他们的关系公开,只要念念是他的,就足够了,他认为,得到比表象要重要得多!

  大手轻轻的落在纪念的头顶,宠溺的揉了揉,“念念,如果你认为伯父伯母暂时无法接受这件事,就不要逼自己这么紧,等到他们能够接受的时候再说清楚也无妨,嗯?”

  纪念咬着唇瓣,眼眸忽然就有些湿漉,“陆总,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我觉得我根本就配不上你……”

  陆其修莞尔,俊脸贴近纪念的小脸,在她的额头轻吻了吻,“小傻瓜,你是我的女人,我对你好不是应当的?以后不准再说什么配与不配这种傻话惹我生气,听到没有?”

  纪念点了点头,“听到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转眼,五天的度假假期就结束了。

  回程前一晚,趁着陆其修洗澡的时候,纪念跟纪毅发了几条微信,先是告诉哥哥她明天会回去,然后坦白的告诉哥哥她和蒋东霆已经分了手,又说了打算回去之后就跟爸妈摊牌的事。

  纪毅一向疼妹妹,在念念和蒋东霆这桩事上,所发生的一切他虽然并不全然知晓,但是对于曾经出过轨的蒋东霆,在他这个哥哥的心里,已然是被判了出局的。

  他的妹妹那么好,再优秀的男人都能找到,何苦委屈自己和一个对感情不忠诚的男人在一起?

  其实从当初在医院里揍了蒋东霆一顿之后,他就想劝妹妹和蒋东霆结束了,虽然两个人一直拖到现在才分手,但也不算太晚,至少没等到结了婚之后才分开。

  所以,根本没等纪念开口拜托,纪毅已经答应说,到时候会帮她好好安抚爸妈,让她尽管遵从自己的心生活和选择感情。

  哥哥一直就是她可以安心去依靠的港湾,纪念靠在床头,看着哥哥发来的微信,那一字一句,让她的心暖暖的,像是有人拿着小暖炉在熨帖着她的心房似的。

  纪念正想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准备躺下休息,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有电话进来了。

  纪念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晃动的名字,眉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是阿霆!

  这个时间,他打电话来要干什么?

  纪念根本就不想接蒋东霆的电话,或许是已经料到,就算接通了电话,以他们现在僵着的关系,怕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索性,就没有接。

  电话整整响了好一会儿,纪念的心因为那唱着的音乐声音而有些焦躁,她几乎要把手机调成静音,终于,铃声歇止了。

  微微松了口气,纪念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正要躺下,手机响了一声,提示进来一条短信。

  纪念已经想到应该是阿霆发来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过手

  机,打开看了短信。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充斥着一股子阴鸷和嘲讽。

  ‘念念,你现在连我的电话都不敢接了?你可别后悔!’

  纪念看着这条短信,心忽的就沉了些。

  可是,她总不能因为这条短信,就把电话回过去,那岂不是正中他的下怀?

  纪念咬了咬牙根,将手机关机放回了床头柜,她现在没有什么好怕的了,阿霆他愿意怎么威胁都无所谓,她不会去在意的!

  陆其修从浴室出来,看到纪念已经躺下睡了,俯身吻了吻纪念的唇,熄了房间的灯,也尚了床。

  这临返程前的最后一晚,陆其修并没有疼爱纪念,想着这几晚都没让她闲着,这最后一晚,就打算放过她,让她好好的休息休息。

  陆其修将纪念揽进怀里,纪念就乖巧的伏在他的怀里安睡,只是因为蒋东霆那条短信,纪念睡的并不算太好,浑浑噩噩似醒非醒的,睡的特别累。

  第二天早上,苏译尧陪着纪念、陆其修和苏色一起吃了顿丰盛的早餐,然后就开车送他们去了机场。

  纪念可能是因为昨晚没睡好的关系,整个人都蔫蔫的,没什么精神。

  于是,登机之后,陆其修就向空姐要了一条薄毯,给纪念盖在身上,让她再睡会儿。

  天气不错,飞机准点起飞,纪念的头微微歪着,枕着陆其修的肩头,没多会儿倒也睡着了。

  陆其修侧过脸,唇轻吻了吻纪念的发旋,眉眼间都是温柔的神色。

  可是,此时此刻,纪毅却在不断的打着妹妹的电话,但始终无法接通。

  纪毅的身旁,就坐在纪妈,他们正在驶往纪念租房处的出租车上。

  “小毅,把手机收起来,不准给你妹妹通风报信!”

  纪毅蹙了蹙眉心,“妈,你冷静点,怎么可以偏听一个外人的话,就这么冲动的去质问念念?”

  “外人?”纪妈听了忍不住反问,“东霆怎么会是外人?他对念念多好?对我们家多好?这么好的男人是念念和我们家上辈子修了福分才找到的,念念却不懂得珍惜,真是被浆糊糊了脑子啊,你不要遇事就跟你妹妹站在一边!”

  纪毅讥诮的扯了扯嘴角,叹息一声,并不想在出租车上和母亲争论这件事,毕竟这不算什么光荣的事,可是母亲不分青红皂白的站在蒋东霆那边,也真是让他很是无奈。

  “妈,我不知道蒋东霆给你喝了什么迷汤,他对念念好不好,你我怎么会知道?只有念念自己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做过伤害念念的事情,你也根本就不清楚,怎么就认为是念念的错呢?一会儿见到念念,听听念念的解释,不要急着认为就是念念的错,好不好,妈?”

  纪妈绷着脸,拧着眉心,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纪毅又给纪念打了个电话,可还是提示已关机,他想念念应该是上了飞机。

  他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早上妈妈去早市采购,没多会儿就回来了,质问他知不知道念念和蒋东霆分手的事情,然后不由分说的就要去找念念问清楚,他拦都拦不住。

  好在是爸爸出去遛弯了,没在家,否则看到一定会跟着着急上火……

  没办法,他只好跟着妈妈一起出来,想着也能适时的劝劝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