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他如果想让蒋东霆就此完了,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1/2)

加入书签

  152  他如果想让蒋东霆就此完了,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    纪念静静的靠在门板上,低垂着头,两手在身前紧紧抠着。

  陆总似乎已经跟妈妈谈了好一会儿了,纪念不知道陆总会跟妈妈说些什么,可是她却相信,有陆总在,妈妈一定会被说服的。

  “至于伯母担心的年纪问题,我认为正因为我比念念大很多,生活方面的经验会比念念多一些,所以在很多方面,我更能了解念念真正想的,也能更好的爱她照顾她!”陆其修挺拔的身姿坐于纪妈面前,脸上神情笃然。

  他很确定自己的心,确定自己想要的只有念念,所以在不信任自己的纪妈面前,他完全不会有任何的心虚表现,也不必担心会被质疑。

  纪妈对陆其修心存疑虑,她不过是一个家庭妇女,没什么远见,平日里也接触不到像他这般身份地位的人。

  电视剧里看到的,邻里之间八卦的,让纪妈骨子里就会有一种对陆其修这种身份地位的成功男人的偏见,有钱有权的男人玩弄女人感情,自古就有,现在更是屡见不鲜。

  这事落在别人家头上,纪妈也不过是跟着唏嘘一番,可是落在自己女儿头上,她怎么可能只是唏嘘感叹一番?

  可是,她自然是没想到,这陆先生能为了念念,来跟她说这么些的,她能听出他话里的诚意,只是一时真的拿不定主意,放了念念跟他在一起,到底是对是错?

  “伯母,上次过来比较突然,也没向您正式介绍过我的身份,我是盛世地产集团的总裁,说起来,我也不过是白手起家的商人而已,能和念念这么好的女孩在一起,反而是我高攀了才对!”

  陆其修顿了顿,又继续道,“伯母,近期我会将盛世百分之十的股份转到念念的名下,我想念念一定不会接受,所以我暂时会对念念保密,因此只能拜托伯母代为保管,日后再告诉给念念知道!”

  纪妈着实惊了一下,她虽然不知道这陆先生的事业做的有多大,可是想一想地产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那涉及到的钱肯定不会少的,他竟然要直接转给念念?

  “这……念念怎么可以收你公司的股份?这太贵重了!”

  “伯母,请您理解,我并非想用金钱来引诱念念,我只是一直想能够多给念念一些,至少我不希望念念跟我在一起受什么委屈!”

  两个人之间说了很久,最后,纪妈叹息一声,“陆先生,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家庭妇女,这辈子没什么大志向,只求儿女一切平顺,我原本以为念念的感情很顺利,我也没怎么操过心,但是谁知道竟遇错了人,白白浪费了五年多的感情……

  念念昨天求我,让我同意你们在一起,说实话,念念从来没为感情的事这么执着过,甚至绝食跟我抗争,其实我也不知道同意你们是对是错,但我实在不忍心念念再折磨自己!陆先生,我只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念念是我女儿,倘若她将来真的被你伤害了,我是不会任我女儿被你欺负坐视不理的!”

  纪妈说完,陆其修从椅子上站起身,郑重的向纪妈鞠了一躬,纪妈也无措的赶紧站了起来。

  “伯母,谢谢您的同意,我能做到的就是遵守我说过的话,不让您失望,也不让念念难过,请您随时监督考验!”

  纪念听到敲门声,整个人恍然的缓过神来,一把拉开房门,就看到站在她的面前,嘴角带着温柔笑意的陆总。

  看着陆总好看的脸庞,纪念甚至有些恍惚,她咬了咬唇,试着轻声叫道,“陆总……”

  “念念,走吧!”陆其修朝着纪念,缓缓的伸出手。

  纪念伸过手去,柔嫩的小手轻轻的放在陆其修的手掌心,然后被陆其修一瞬攥紧。

  “可是,妈妈她……”纪念颦着眉心,眼中噙着为难望着陆总。

  “伯母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念念!”

  纪念苍白无光的小脸,一瞬间染上了光辉一般,水润的眼眸也明亮了起来。

  陆其修抬起另一只大手,干燥温暖的掌心覆在纪念软嫩的脸颊上,眼中透着心疼和深情。

  纪念回望着陆总深邃的眼神,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是可以让她无条件去信任的。

  转眸,看到陆总身后的妈妈,纪念轻轻的将手从陆总的掌心里抽出来,慢慢的走过去,在妈妈面前停住脚步,出声,声音哑哑的,“妈,对不起……”

  纪妈眼睛有些发酸,这样一幕,就像是女儿从此要被带走一样,她抬起手,像平时一样,拍了拍纪念的头顶,开口,却故作生气,“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既然选择跟他在一起,遇到委屈就别回来哭鼻子,我可不管你!”

  纪念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抱住妈妈,口中不断的呢喃着对不起,原谅她……

  “好了,哭什么,又不是不回来了!快跟他走吧!”纪妈依旧故意绷着脸,催促着纪念。

  纪念和陆总一起向门口走去,走两步,就回回头,她知道,她这次真的让妈妈伤心了,可是不管怎样,妈妈都是爱她的,最后都会为她着想,为她让步。

  直到纪念走出家门,纪妈依旧站在原地,抬手,抹了抹湿润的眼睛。

  纪念和陆其修一起下了楼,才刚走出楼门口,陆其修就一把打横抱起了纪念。

  纪念一时没有防备,轻声尖叫,然后下意识的两臂就环住了陆总的脖颈。

  陆其修抱着纪念,迈着沉稳的步伐,向车子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微微侧过脸,对窝在他颈窝处的纪念说道,“才一天没见,就轻的像片羽毛了!”

  纪念听了,忍不住小声咕哝着回道,“哪有那么夸张啊?”

  她的确从昨天中午开始,就一直滴水未进,但也不至于就轻的像片羽毛了啊!

  陆其修似乎叹息了一声,嗓音低沉了些,“念念,答应我,以后不准再做这种伤害自己的事情,好不好?你要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在,你这么伤害自己,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能,连最在乎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纪念的小脸就贴着陆其修的脖子,她轻轻点了点头,似乎有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露在衬衫外面的皮肤上,陆其修感觉到心尖似乎紧了紧,抱着纪念的手臂忍不住收紧了些。

  陆其修将纪念抱进副驾驶的位置,正要绕过车头,就看见一起回来的念念爸爸和哥哥。

  当然,纪爸和纪毅也看见了纪念和陆其修。

  纪念立刻下了车,陆其修牵起她的小手,走向纪爸和纪毅。

  站在爸爸和哥哥面前,纪念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尤其看到爸爸的手里还拎着她喜欢吃的水果,爸爸和哥哥一定是看她不肯吃饭,才去给她买了水果,纪念忽然觉得很内疚。

  之前一直没把蒋东霆的事情说出来,就是想着爸爸的身体不好,手术之后一直在休养恢复期,她分手并且和陆总在一起的事情若是说出来,一定会让爸爸跟着难过操心的。

  可却怎么都没想到,最后这件事还是以一种让她措手不及的情形被揭了开来,而且闹的这么严重。

  一想起昨晚爸爸特意为她煎了鸡蛋,端着过来劝她吃饭,可她却生生的拒绝了爸爸,让爸爸原封不动的又端着粥和鸡蛋离开,纪念的心里头就酸酸的难受。

  纪爸看着手拉手站在一起的女儿和陆先生,其实心里头挺开心的,或许因为他是男人,很多想法跟纪妈不同,他并不会去考虑女儿高攀不上人家这种问题。

  上次陆先生来家里,他就对陆先生的印象挺不错的,而且他生病,都靠人家陆先生帮忙安排医院,安排病房和专家会诊,费了不少心,所以纪爸刚一听女儿说跟陆先生在一起了,也没多不能接受,这会儿心里更是忍不住觉得,女儿和这陆先生看起来还真挺配的。

  这位陆先生虽然比女儿年长了几岁,但是年纪大会疼人,肯定会照顾好女儿的,加上看起来就是很沉稳的男人,又很有钱,事业成功,将来能够给女儿的生活肯定不会差了。

  这么一比,这陆先生可比蒋东霆那混小子强多了!

  纪爸慈蔼的笑了笑,抬手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念念啊,陆先生说服你妈了?”

  纪念抿着唇,轻轻的点点头。

  纪爸朝着陆总举了个大拇指,示意陆总干得好,陆其修看着纪爸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