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你们俩是不是犯贱也要一起犯?(1/2)

加入书签

  155  你们俩是不是犯贱也要一起犯?    “谢谢你,陆总!”纪念微微垂了眼眸,看着紧攥着自己的陆总的手。

  陆总的手很大,很宽厚,也很修长好看,仿佛只是被他攥着,也能让她有安全感。

  “傻瓜,怎么又说谢谢?”正好在白线前停车等信号灯,陆其修松开手,探过去刮了刮纪念的小鼻尖。

  纪念看着陆其修,柔柔的笑了笑,她刚刚之所以心念一动,说了谢谢,并非是因为陆总并不强求她在他那儿过夜,也没因为她的拒绝而生气,其实是因为,她觉得她很幸运,在一次失败的爱情之后,遇上了陆总。

  陆总给她的爱情,总是让她觉得很新鲜,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陆总的经验使然,毕竟他们之间那相差的十年里,她不可能要求陆总没有任何的爱情经历,感情是公平的,陆总甚至愿意等待她和阿霆结束感情,那么她又何至于无法接受陆总曾经的爱情?

  只不过啊,陷入爱情中的女人心胸总是要小些的,她也不能例外,自然会忍不住去想,陆总的前任,到底是怎样的女人?

  陆总的爱,可以是处处体贴细微的,也可以是浓烈深入的,纪念不知道,陆总在对待他的前任时,是不是也是这般的洞察她的每一个想法,细致到深入她的心,让她不自觉的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陆其修将车停在纪念租房的楼下,纪念解开安全带要下车,陆其修的手臂轻轻揽住她,身子前倾,在她的额头吻了吻,似乎是有些舍不得放她下车。

  纪念就软软的伏在他的怀中,等到陆其修吻过她的额头,她的吻也轻轻的落在他的侧脸上。

  “陆总,我上去了!”

  “好,上去吧,我看你上去再走!”陆其修似乎轻叹了一声,才说道。

  纪念乖巧的点点头,推开了车门,下了车,走到楼门前,她回过身,对着已经下了车,站在车门前的陆总挥了挥手,看到他朝着自己颔颔首,才牵起一抹笑,转身上了楼。

  陆其修从楼道的窗户看到纪念一步一步走到三楼,一楼和二楼的感应灯灭掉,他才转身上了车,掉头离开。

  纪念开门走进去,屋子里一片漆黑,似乎还有些空寂的味道,像是有几天没人回来过似的。

  纪念忍不住暗笑自己的错觉,她这几天在外面没回来,游游怎么可能会不回来呢?

  开了客厅的灯,坐在沙发上,纪念环顾着四周,忽然就觉出些不对劲来。

  客厅里,似乎少了好些东西,好些游游的东西!

  游游平时习惯一进门就把高跟鞋甩掉,所以门口玄关处总会扔着几双鞋,可是她刚刚进来时,一双鞋都没有。

  游游平时还习惯窝在客厅的沙发上敷面膜,然后就随手把她的面膜扔在沙发前的矮桌上,可是现在,她一张面膜都没看到。

  纪念有些坐不住了,猛的起身,冲向游游的房间。

  周游房间的门没锁,只是关上了,纪念随手一推,就推开了,她走进房间,抬眸看到游游的房间已经收拾的空无一物,整个人一下子就慌了,脸色陡变!

  游游搬走了吗?她什么时候搬走的?为什么连一句话都没跟她提过?

  纪念径自走到床前,无力的跌坐在床上,拿出手机,打给游游。

  电话通了,一直在响,可是响了好久游游都没接听,直到自动挂断。

  纪念并不气馁,继续的拨过去,无人接就继续拨……

  可是,至少有十多次,耳边都是那单调的铃声,一声接一声的。

  纪念抿着唇,她不知道游游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无缘无故就搬出了她们合租的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在去b市机场给游游打电话时,也没觉得游游哪儿有不对劲,为什么等她再回来,游游整个人就都搬走了呢?

  她们那么好,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她有事,要搬出去,难道都不肯跟她说一声吗?

  纪念将手机攥在手心里,忽然就看到了不远处床头柜上似乎有一个信封,她忙起身走过去,看到那张信封上,写着四个字:念念亲启!

  只是看着这四个字,纪念就觉得心跳的重了,砰砰、砰砰,还伴着一阵阵的慌乱,她和游游从大一的时候住在同一间寝室开始,一直到毕业各自工作,一直都住在一起,从未分开过,她自问还是挺了解游游的。

  所以,她知道游游是个性格开朗的人,也很大咧,她遇到事,从来都是很直白的说出来,甚至可以掐腰跟人家吵架,哪怕动手撕扯都没问题,可是她却不会用这种感性的方式,写信留言给她。

  除非,有些话是她当着她的面,或者用任何一种通讯方式,电话、短信、微信都没办法说出来的,才会用写信这种方式……

  纪念颤抖着小手,从信封中拿出那页信纸,展开来看,信纸上,洋洋洒洒的一整页,是她熟悉的游游的字迹。

  ‘念念,对不起,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搬出了我们俩的小家,我很抱歉,是我先背叛了我们要一直在

  一起的诺言……’

  纪念看着游游言辞恳切的每一个字,她说她有不得已的原因才必须搬出去,虽然信里从头到尾,游游都没有说到底是什么原因。

  最后,游游说希望她和陆总好好在一起,一定要修成正果,做陆太太,她甚至还说她的衣柜里留下了几款包,都是名牌的,很适合她背,如果她喜欢,就都拿去背……

  纪念抿着唇,放下手中的信纸,再次拿起手机,打给周游,依旧,周游没有接听。

  纪念万般无奈,发了短信给她,她真的想知道,游游那不得已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她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她,她一定会尽力去帮助她的。

  游游忽然就这么走出了她的生活,就像是她的爱人突然间不辞而别一样,让纪念的心空落落的,好像被人掏空了似的。

  纪念垂着头,眼泪一滴一滴的砸了下来,她拿起手机,就打给陆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纪念带着哭腔的对着电话那端叫道,“陆总……”

  陆其修在纪念开口的一瞬间,就听出她声音里的不对劲,立刻调转车头,往回开,同时温声的问道,“念念,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告诉我?”

  “陆总,游油走了……她搬出我俩的家了,可是她不告诉我为什么就搬出去了……”纪念一边哽咽的哭着,一边向陆其修求救。

  陆其修深知,周游对念念来说是怎样的一个存在,或许要比译尧和他之间的感情更加深厚。

  周游失恋,一个电话,念念就心急火燎的跑去机场;念念被蒋东霆纠缠,是周游怕念念难过,打电话给他求他帮忙解决。

  她们两个女孩子,就像是亲姐妹一样,每天住在一起,感情好的像是一个人一样,所以陆其修可以想象,周游忽然离开,对念念的打击有多大!

  “念念,听话,你就在家里等我,我很快过去找你!”

  “好……”纪念哽着答应道。

  陆其修很快又返回了纪念的租房,下车,直奔三楼而去。

  敲开门,纪念就扑进了陆其修的怀里,陆其修怜惜的揽着纪念,反身关上门,大手轻轻的揉了揉纪念的秀发。

  “陆总,你可不可以帮我打给游游,我打了好多电话给她,她都不接,她好像是故意不想接我的电话……”

  陆其修点点头,掏出手机,他有周游的电话,是几次念念有事,周游拜托他帮忙是留下的。

  陆其修打过去,也是一样的,一直响到自动挂断,周游都没有接。

  纪念本是满怀希望的等待着游游可以接陆总的电话,可是很快她又陷入了失望中去。

  游游不接她的电话,不接陆总的电话,她要怎么找到她,总不能打去问周姨吧?

  万一,游游并没回家去,她贸然打给周姨,不是让周姨跟着着急吗?

  游游的爸爸很早就抛弃了她们母女,周姨自己一个人,将游游拉拔长大,没有再嫁,所以游游对周姨的感情很深很深,甚至她刚成年懂事,就改了姓氏随了周姨姓周。

  周姨偶尔会来她们的小家,带些好吃的给她们,所以纪念和周姨的感情也很好,就像是游游和纪爸纪妈感情很好是一样的。

  纪念两手胡乱的揉着头发,她不能去打扰周姨,可是她实在是想不到,还能透过谁找到游游了……

  陆其修温厚的大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