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我是该说你真天真,还是装天真呢?(1/2)

加入书签

  156  我是该说你真天真,还是装天真呢?    纪念的小身子猛的踉跄着后退了一步,脸色一瞬间变的苍白。

  因为蒋东霆羞辱她的话,更因为他说游游的话……

  游游现在在给别人做情妇?

  不,她不敢相信!

  纪念的两手紧紧攥成了拳头,眉心紧蹙,怎么都无法相信蒋东霆说的话。

  他和游游之间关系一向就不好,他一定是在诋毁游游,游游是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去做那种傻事?

  的确有一段时间,游游整日早出晚归,而且她开始购买一些昂贵的名牌货,都是之前完全消费不起,逛商场时多一眼都不会看的。

  她那段时间正在负责星河港湾项目,同时发现自己对陆总开始生出些不可抗拒的感情,但因为那时候她不敢承认,就只能强迫着去压制这种感情,所以每天都心烦意乱的,并没怎么在意过游游。

  可她也有问过游游,游游说早出晚归是在忙工作,买那么多名牌货是拿了可观的提成,决定以后都不对自己那么吝啬了,要对自己大方一点。

  既然游游这么说,她也不可能把游游往坏处去想,更何况她始终认为,游游不会傻到不懂得洁身自好的,就算她被江皓伤的很严重,但是不代表她就对任何男人都失望了啊!

  而且,在那之后,游游似乎就恢复了正常,不再奢侈的买名牌货,每晚回家的时间也正常了些,她就没再多想过。

  可是蒋东霆却说,游游在给人当情妇,为什么他会知道游游给人当情妇的事,他和游游向来是水火难容的,所以,他一定是在说谎,一定是虚构的!

  纪念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可以强势一些,绷着小脸,脸色难看的开口,声音冷冽,“游游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也没有,如果你心里难平,大可以随便说我什么,但请你不要用这种恶毒的毁谤诋毁我的朋友!”

  蒋东霆的眼中噙着讥诮,“诋毁?那你可以去问问每晚陪康乾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周游,我有没有诋毁她?念念,我是该说你真天真,还是装天真呢?你就是用这种天真来勾引陆其修的?他是不是特别受用?你以前也是用这种天真来迷惑我的,我他玛以为你纯洁的像白纸一样,可是你其实就是个践人,谁有钱就陪谁睡!”

  听着蒋东霆这难听之极的话,纪念几乎下意识的想抬起手,扇蒋东霆一巴掌,让他可以闭上嘴,可是她到底没能举起手,只是眼眶一瞬就红了,身子颤抖的几乎要跌落在地上……

  下一秒,纪念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一瞬间,她习惯的安全感就将她牢牢的包裹其中。

  纪念微微回头,看到陆总,眼泪就委屈的掉落下来,顺着她的鼻隙蔓延过泛白的唇瓣。

  陆其修抬手,轻轻的抹掉纪念的眼泪,温声道,“念念,我们走吧,我带你去见周游!”

  纪念抿着唇,点点头,跟着陆总一起向停车场走去,没再看蒋东霆一眼。

  陆其修的手臂环着纪念,在和蒋东霆擦身而过时,冷厉的眼神淡淡的落在蒋东霆脸上几秒钟,然后,留下了一句话,“我想,你很快会后悔如此羞辱我陆其修的女人!”

  明明只是一句冷淡的话,并没有对蒋东霆生命的狠厉威胁,可是蒋东霆却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他太冲动了,看到念念从出租车上下来,就走了过去,听到她和周游讲电话的内容,就借着给康乾当了情妇的周游来羞辱念念。

  只是为了自己一时的心情畅快,他竟然都没注意到陆其修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刚好被他听到了他斥责念念的一番话!

  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就动不了陆其修,陆其修若是对他做什么,他也只有挨打的余地,根本无力还击!

  蒋东霆看着相偕离去的陆其修和念念的背影,双眼狠狠的眯着,两手攥成拳头,手背绷起的青筋窜动。

  如果谁能帮他把陆其修打倒,踩在脚下,让他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可以!

  陆其修带着纪念去停车场取了车,看着坐在副驾驶,失魂落魄的念念,他很是心疼。

  如果他再早下来几分钟,就不会让念念有机会听到蒋东霆那番羞辱的话,念念这么柔软的性子,要怎么承受那些难听的话?

  陆其修探身过去,为纪念系上安全带,温热的手掌落在纪念软软的脸颊上,叹息一声,“念念,别难过了,嗯?”

  纪念纤长的睫毛颤了颤,似乎是找回了视线的焦点,她摇摇头,轻声道,“我没有为蒋东霆那番话难过,不值得……我只是始终无法相信,他怎么会走到这么极端的地步!”

  忽然,纪念颦了眉心,急切的问道,“陆总,刚刚蒋东霆说,游游给人当了情妇,你告诉我,这是他胡说的,是不是?”

  陆其修的薄唇微抿,看着纪念闪着急迫的眸光,淡淡的说,“念念,这一点,他没有乱说,据我得到的消息,周游现在的确跟乾坤置业的总裁在一起,康总已婚的身份,商场人皆知。”

  “是……真的?”纪念的声音颤着,如果

  说这些话是从蒋东霆的嘴里说出来的,她还有足够的理由可以驳斥,可是若从陆总的口中说出来,她便无法再驳斥了。

  游游是跟了乾坤置业的总裁,蒋东霆之前的公司就是乾坤置业,难怪他会知道游游的事情……

  纪念的脸上是一种遗憾和难过交织的神情,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略带着哭腔的说道,“陆总,游游为什么会做这种傻事啊?”

  陆其修也并不清楚周游为什么会做出这种选择,康乾的名声在他们这个地产圈子里,都是极差的,因为他的妻女都在国外,所以仗着无人管束,身边的女人从没断过,而且他已是将近五旬,身体早已并不年轻。

  陆其修自问谈不上多了解周游,但是以他和周游接触过的两三次来看,他也认为周游并不该做出这种选择,若是说她想从康乾那儿得到所谓的爱情,更是极为不可置信的。

  “念念,我带你过去见她,你不妨当面和她谈一谈,嗯?”

  纪念忙不迭的点头,她必须要去见游游,好好的劝劝她,让她离开那个已婚的男人!

  有周游的事情让念念暂且分了心,没有再去为蒋东霆那番羞辱的话耿耿于怀,倒也让陆其修暂且安心了些,只是蒋东霆必须得尽快处理掉了,多留一天,对念念来说都是祸患。

  陆其修直接开车带纪念去了康乾经常出没的一间私人会所。

  就在刚刚,他接到张修达的电话,才知道周游和康乾在一起这件事,张修达在电话里还打趣了康乾,那个老家伙的身体倒真是‘肾好’,一把年纪了,还专挑小女孩下手玩!

  车子在私人会所门前停下,纪念直接解了安全带,推门下车就往会所里跑,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让她出示会所的会员卡。

  纪念自然是没有任何可以出入这间会所的卡片的,陆其修随后走下车,这种经常用于谈生意的商务会所,想当然陆其修都是常客,经常出入的,所以他的脸和会员卡倒也没什么区别。

  保安们很眼尖的认出了这位是盛世的陆总,可是会所的金卡客户,连经理都怠慢不得的,他们哪里还敢拦?立刻恭敬的让两人走进会所。

  或许只能用巧合来形容吧,纪念还在想要去哪间包房找游游,就正好看到游游从楼梯上走下来。

  眼前的游游穿着一条裹身短裙,裙子的前襟露的很大,深v的线条几乎拉扯到脐部,她的手挽着一个发迹已有斑白的男人从楼梯上走下来。

  看着这一幕,纪念的两手紧紧的攥成了小拳头……

  这个男人,其实她见过的,刚刚陆总跟她提起时,她一时还没记起是哪位康总,可是看到他的脸时,她才陡然记起,她是在陆总带她去过的乾坤年会晚宴上见过他。

  那时虽然她满心都在想着那个和阿霆关系暧昧的女同事到底是谁,但是陆总和乾坤的康总互相寒暄时,纪念对这位康总的印象还是很深的,不为别的,只为这位康总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这位康总的那双眼睛,看着人的时候,就像是在筹划着什么坏主意一样,所以纵然那晚,她跟在陆总身边,看陆总和好些个老总应酬寒暄过,现在早已经记不住他们

章节目录